今天,我还可以吃什么?

今天,我还可以吃什么?

 3193896560836061363

能入口的垃圾食品虽有害,却只会伤害我们的胃,不会污染我们的心,但我们却要格外留意那能入人心、能败坏人心的“食品”。

 

 

文/一雨


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在哪儿?不是百慕大,不是原始森林,不是食人部落,而是——我们的餐桌。

 

今天我该吃什么

 

自从2008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爆发后,地沟油、苏丹红、一滴香、陈化粮、增稠蜜、农药菜、毒胶囊……一轮接着一轮的食品安全问题,挑战着人们脆弱的神经。人们不禁要问:我该吃什么?我该拿什么喂养我的孩子?中国人到底怎么了?

我在所教的班级中,做过一次关于食品安全问题的活动,要求学生将这种社会现象用话剧形式表演出来。学生们表演得活灵活现,让人忍俊不禁。最后,我问他们,产生这些食品问题的原因有哪些?他们七嘴八舌地议论,有的说是政府的监管不力,有的说是法律制度不健全,但大多数人,还是投票给——人的贪欲。

食品造假,因为有利可图;屡禁不止,因为欲壑难填;无视人命,因为金钱至上……有学生开玩笑地说,以前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现在是有钱能使磨推鬼!

最后,我问他们,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根治这些社会问题?他们沉默了,也许,这个提问对于刚刚20岁出头的他们来说,太沉重,太复杂了;也许,在我们所处的环境,他们很难知道答案;也许,这个答案本就太简单,简单到让人不敢正视,不敢承认。

 

有毒的心灵鸡汤

 

不能为我们的身体提供健康的饮食,缘于我们的心灵的败坏。那我们的心灵鸡汤在哪里呢?我们的心灵在成长过程中,都是用什么食物来喂养的呢?

中国人的心灵“主食”是无神论。从小我们就被教导,这个世界没有上帝,我们都是猴子进化的,我们不过是幸运的高级灵长类动物而已。如此一来,人性里“兽性”的一面就有了合理的解释。

紧接着,我们的“菜品”是物质主义、金钱至上和享乐主义。没有了上帝和救世主,我们就只能靠自己。我们赤手空拳地在这个冷酷的世界中打拼,有人烧杀抢掠,有人坑蒙拐骗,我们大多数人不会这么做,但我们会虚伪、欺骗、仇恨、报复,会为了一己私利,不顾他人感受。

最后一道“甜品”就是各类娱乐节目。打开电视,一片笙歌艳舞,花红柳绿。各种相亲节目教导你怎样选择爱情和婚姻,各种偶像泡沫剧告诉你灰姑娘如何嫁入豪门,各种时尚节目引导你怎样装扮才能更酷更潮,各种访谈节目教导你如何快速致富走向成功……更有辛辣的午夜娱乐节目,大肆谈论一夜情、婚前同居的刺激,更不用说肆虐的色情网站了。

 

来吃喝生命的粮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们用这些“食物”喂养着自己的心灵。直到有一天,我们无意中窥视到自己真实的内心世界时,才惊讶地发现:我们的心灵早已被毒害得病入膏肓,奄奄一息了。

三聚氰胺、毒胶囊、地沟油、农药菜,只会让我们的身体不适,但只要稍加注意,我们基本上还可以正常度日;但心灵的“毒餐”,却会引诱我们一步步地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为了喂饱我们的心灵,人们造出各种偶像来填补空虚的精神世界。在中国,有这样一种现象,只要出现某种精神“疗法”,马上会有一群人蜂拥吹捧,当精神领袖的凡人面目被揭穿后,随从者便做鸟兽散。余下我们,如同荒野上的孤儿,饥肠辘辘,没有指望,没有方向。

曾几何时,我也是这茫茫大军中的一员。直到有一天,一个温柔的声音对我说:“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必定不饿;信我的,永远不渴。”(《约翰福音》6:35)

起初,我抗拒、怀疑、耻笑,甚至谩骂,但不知为什么,我还是不由自主地向他靠近。终于,我鼓起勇气“吃一口试试”,却没想到,这一口吃下去,我的人生竟就此逆转!就如诗人所言:“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投靠他的人有福了!”(《诗篇》34:8)

我确实有福了,但我和主越是亲近,便越为之前那些吃“垃圾食品”的日子而难过。能入口的垃圾食品虽有害,却只会伤害我们的胃,不会污染我们的心,我们更要格外留意那能入人心、能败坏人心的“食品”。

 

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上,我们时刻面对各种试探和诱惑。所以,更当小心谨慎我们眼睛所见、耳朵所听和心中所思的。

如今,我的主食就是上帝的话,副食是各种属灵书籍,甜点是各类福音电影、见证和讲道。由此产生的效果也是有目共睹的。我的脾气变好了,抱怨变少了,忧虑变小了,日子越过越喜乐了!最重要的是,我的心灵不再空虚无着落了,因为有耶稣住在我的心里!

最健康、最安全、最绿色的“食品”,都在主耶稣那里。朋友,今天你吃了没有?

 

 

作者是高校教师,现居山东,英语文学专业。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