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靠在他翅膀的荫下

投靠在他翅膀的荫下

 6608867526422293846

信主后,曾经的难题并没像期待的那样都迎刃而解,困难依然很多,压力依然很大。可我最大的改变是可以自己去面对这些困难了。

 

文/韩超峰

 

很多人都很疑惑,你年纪轻轻,又读了那么多书,为何会信耶稣呢?在他们的心目中,信耶稣的人都是一群老弱病残,为了寻求心灵安慰,没什么能力和知识的人。

我说,我信耶稣,实在是上帝的恩典临到了我,使我不得不降服在他的大爱之中。

 

给众神明上香

 

1983年,我出生在河南农村。上学时,跟大多数人一样,接受的是无神论教育,但我并不相信这个世界除了物质以外没有别的。

周围的人都拜各种各样的神。我除了跟家里人拜祖先外,还拜狐仙,祈求它保佑我考试顺利,得个好名次。每年大年初一,我们给众神明上香,奶奶会根据香气飘动的情况,来判断供物是否受悦纳。如果她说香烧得好,我心里就很高兴;如果不好,就会忧愁,担心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小学3年级,我学会了骑自行车。很兴奋,一放学,就骑着车子到处乱跑。那天,我在村子里骑车,看见了一座新坟头,花圈摆得整整齐齐的。不知为什么,看见这座新坟,我心里非常难受,心想,这个人在墓地里,被土压着,该多么难受啊!

晚上回家后,我还在想着这件事,并且越来越难受和恐惧。我想跟父母说,我不想死。可是想想,父母也不能让我不死啊,连他们自己都要离开这个世界的。这让我更加绝望了。

圣经中说:“上帝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传道书》3:11)我想那时,上帝是借他人之死来叩我的心门了吧?

 

追求光宗耀祖

 

但这事没持续多久,我就投入到愉快的生活当中去了。

我读书比较好,老师、家人都对我有很大的期待,我的追求也是出人头地,光宗耀祖。高二时,村里有个老太太信主,来我家传福音。我们村里信主的人很少,大家都很轻视她,我也是这样。那时,我一心想考个好大学,所以对她不屑一顾。

现在回头想,上帝曾经借着她,向我传达过他的信息和呼召。后来,这位老人在教堂做礼拜的时候去世了,村里的人冷嘲热讽,说耶稣怎么不保护她啊,让她死在教堂里。

我信主后才明白这件事,能如此没有痛苦地安息在主的怀里,这是何等大的福分!难道非要在医院里躺个两三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后落个人财两空才算好吗?

高考时,我考得极出色,超出了老师、同学和我自己的意料。更奇妙的是,填志愿时的估分竟然和实际分数一模一样,都是477分。因为农村信息闭塞,对大学和专业的情况一无所知,我和父母在家里坐了一夜之后,懵懵懂懂地就填报了武汉大学,当时也不知道这个学校的分数其实很高,招生很少。但那年,武汉大学在河南省扩招,我就压着录取线被录入了。

家里人都非常高兴,我也志得意满,觉得前途一片光明。我们全家都对那位狐仙非常感谢,觉得是它保佑了我,奶奶还特意跑很远去给它画了一幅像供起来。

 

去看心理医生

 

上大学时,家里人让我带一包土,说是水土不服时,喝点家乡土冲的水就好了;还给我准备了一块红布,让我带着保平安。这块红布,是从邻居那里求卦得来的。到了武汉之后,我没有水土不服,就没用上那包土;至于那块红布,最开始在枕头底下压着,后来就不知道弄到哪里去了。

大学生活轻松美好,我也一直做着美梦,希望毕业后在大城市找份好工作,娶个漂亮媳妇,过年回家,风风光光。

周围同学中没有基督徒,我也没接触过这方面的信息。临近毕业时,听了一个讲座,关于基督教与西方文明。讲课的老师是武汉大学一位名师,专门研究基督教,但他不信上帝。

后来读研究生,班上有位同学是基督徒,他邀请我参加团契的活动。我去了一次,就不想再去了。从团契回来后,我跟他说:“白天不懂夜的黑。”意思是说,这些人虽然很好,可信仰跟我没什么关系,我没有办法理解他们。

后来,因为身体的原因,我在学业上遇到很多困难。这些困难使我内心非常焦虑,并反过来加剧了我身体的疾病。

那时,我晚上睡不着觉,担心自己不能毕业,找不到工作,无颜见江东父老。白天又昏昏欲睡,没有精神,回宿舍睡觉又睡不着。眼看着时间一天天地过去,论文却没有多大的进展,真是煎熬啊。我每周一次去看心理医生,一次1小时,收费60元。但看了几次,却没多大的效果。

 

喜欢团契生活

 

我非常苦闷,向那位基督徒同学诉说。他建议我参加团契的查经聚会。若是以前,我不会去,但现在走投无路,就同意了。去了之后,我却非常喜欢那里,因为那里有爱。虽然我是一个新人,但大家对我非常关心,也愿意听我说自己的问题,跟学校里的社团完全不同。

后来,每周,我都满怀期待,盼望去团契。每次都是心情沉重地去,轻轻松松地回来。在团契中,最吸引我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大家可以分享彼此生活中的高兴与忧伤,互相安慰,彼此代祷。

一段时间后,我发现,基督徒的信仰并非像我想象的那样迷信、无知,相反,却经得起理性检验。

在团契中,带领我们的老师是各大高校的教授,还有很多海外归来人士,以及各高校的博士、硕士。但最吸引我的,是他们的生活状态。在读经、祷告、聚会、赞美、交流中,我们可以将自己的难处向这位全知全能又慈爱怜悯的天父诉说。

那时候,我最喜欢的一句经文是:“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马太福音》11:28)我对上帝说,主啊,你若真存在,请给我你的安息。

在这期间,我也有很多挣扎,不想信基督,觉得佛教、道教更适合中国人。但上帝用他的爱拴住我,让我更多地去认识他、经历他。

聚会一段时间后,那位同学问我,是否愿意做决志祷告,我说再等等吧。第二天早上,我起床后,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我对自己说:“我愿意信!”圣经上说:“若不是被圣灵感动的,也没有能说耶稣是主的。”(《哥林多前书》12:3)

虽然当时我对圣经不是很了解,对这位上帝也没有太多认识,但是上帝的灵感动了我,让我愿意投靠在他翅膀的荫下。

那个礼拜,团契的老师带领我做了决志祷告。一年半后,我受洗,在众人面前归入基督,那一天是2007年12月23日。

 

终于放下忧虑

 

信主后,曾经的难题并没像期待的那样都迎刃而解,困难依然很多,压力依然很大。可我最大的改变是可以自己去面对这些困难了。

临近毕业,论文还没做完,我心里非常焦虑,头痛欲裂。这时,团契带领人蒋老师打电话,让我去参加晚上的查经。我本不想去,因为有这么多紧急的事情等着我去做呢。但蒋老师说,既然你一时做不下去,为何不先放放呢?

我一想,也有道理,就和他一起去了。交流的时候,我说了自己的情况,他安慰我说,他读研究生的时候也曾延期半年毕业,没什么可怕的。听了他的话,我一下子就放松了,觉得即使不能按时毕业,也没关系,也是可以接受的。

第二天,当我不再焦虑忧愁的时候,写作反而顺畅起来了。最后,我在毕业前完成了论文,拿到了学位。

2008年7月毕业,但直到11月,我才上班。在这段时间,我心里仍然有很多压力。

我祷告求上帝为我安排一份自己能胜任的工作。当时,我想去国家图书馆,或者市政协一家事业单位,但面试都没通过。

后来,上帝把我带回河南老家的一个事业单位,这是我从前没想到的。那个工作编制是一位同事通过关系,费力弄来的,本来是要解决他自己的编制问题,但上帝却奇妙地预备给了我。而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单位规模不大,工资也不高,我当时心里很失落。但这里的工作却是我能胜任的,压力也不大,就如我当时所祈求的。第二年,赶上参与一项大工程,我作为技术负责人全程跟进。完成后,我就得到了提拔。

感谢上帝,我知道这一切不是靠着我的能力,乃是上帝的恩典托着我。

 

父母反对我信主,说我把自己的前途耽误了,他们很失望。这时,我也会动摇,怀疑自己如此坚持信仰是否明智。因为基督徒的生活也不是一帆风顺,也会有很多难处。可是,回头看看自己这20多年来的人生之路,也曾跟随这世界的潮流,拼命往前挤,最终又得到了什么呢?

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以赛亚书》55:8-9)我愿意将自己完全交托给上帝,让他带领我走那前面的路程。

 

作者现居河南焦作,环境工程硕士。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