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的情人节

约翰的情人节–文/焱焱

1165235439e68bb728l正午的太阳直射到约翰的脸上,他迷迷糊糊地睁开惺忪的睡眼,从沙发上直起身子。一阵剧烈的头痛,使得他不得不捂住脑袋。电视里正在放著广告,昨晚没关电视,就在沙发上睡著了。环视一下屋子,一片狼藉。酒瓶东倒西歪地在地上、桌上,还有沙发上。

他想起什麽,急忙翻身起来寻找手机。没有未接电话和留言。茱蒂再没有打来过电话。他嘟囔著,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屁股底下有什麽东西,一摸,一个精美的首饰盒。他一开一关地摆弄著首饰盒的盖子,里面一克拉的钻戒,一闪一闪地折射著日光。

今天是2月14日情人节。他早在一个月以前,就预订了一家叫“巴塞罗那”的高级餐厅。他打算在这富有西班牙风情的餐厅里,向美丽的西班牙姑娘茱蒂求婚。可是一切都在两天前,他目睹茱蒂房间里的男人後改变了。

约翰愤怒、沮丧,在家中大吼大叫。这两天他虽然借酒消愁,但他还是期待著茱蒂会给自己打电话,向他道歉,请他原谅。可是茱蒂没有。

约翰彻底地绝望了。他頽废地将身子埋在沙发里。这两年里,他一直真心地爱著茱蒂。

电话响了,是鲍勃。鲍勃是约翰的好友。

“唉,约翰,我有事求你。”

“我是不会答应你的。我失恋了。”

“茱蒂把你甩了?”

“对。”

“约翰,我没有时间和你多讲了。我得走了。有个姑娘叫梅尔琳,梅尔琳·韦伯,是个挺不错的姑娘。我本来和她有个约会,可是我现在在外州,赶不回来了。你代替我去吧。晚上6点钟,你去接她。”

“你这混蛋,搞什麽鬼?你的女朋友珍妮知道了怎麽办?”

“你反正今天有空,你去一下吧。”

“我不去,我不想见任何人,尤其是女人。”

“我都和人家讲好了。放心,这个你会喜欢的。地址是华盛顿街201号。”

“等等┅┅”

“就这麽定了。”

“喂,喂——”

电话断了。

约翰懒洋洋地从沙发上爬起来。真差劲,情人节还要替朋友约姑娘吃饭。

约翰实在不想去。可是想想“巴塞罗那”餐厅,又有一些犹豫。“巴塞罗那”是热门餐厅,预约往往是3个月前就满了。约翰是因爲有人取消定位,才硬挤进去的。当时约翰还幸灾乐祸地想,这是哪个倒酶蛋让人给蹬了。可没想到现在轮到自己了。这样难得的机会,浪费了真可惜。去约会也可以,我什麽也不说,就是吃。女人的话,是不能相信了。

约翰开车到华盛顿街201号时,刚好是晚上6点钟。这是一个4层的小楼,建筑样式和隔壁的教堂一模一样,大门上写著“圣马利亚楼”。

约翰吓了一跳,鲍勃该不会和修女嬷嬷约会吧?

他再看了一下地址,没有错,就是这里。

约翰整了整西装领带,推门进了大厅。大厅里有一位穿制服的老人正在值班。

约翰清清嗓子问∶“请问这里有一位名叫梅尔琳·韦伯的小姐吗?”

“你是哪位?”

“我叫约翰·史特。”

“啊,你就是史特先生!鲍勃已经通知我们了。我这就去找梅尔琳。”老人说著就站起来要走。

“请问,这里住的都是什麽人?”

“这里是孤儿院。”老人离开了座位,消失在走廊里。

鲍勃真是神经病!跑到孤儿院和嬷嬷约会!而且明目张胆,搞得人人皆知!约翰一边駡,一边在大厅里转悠。

“史特先生?”

听见有人轻声地叫他,约翰回过头,眼前站著一位二十四、五岁的姑娘。这姑娘留著亚麻色的长发,棕色的眼睛,匀称、饱满的朱唇,脸上挂著灿烂的微笑。她的妆束很普通,淡蓝色的毛衣,米黄色的长裤,浑身上下透著健康、青春的气息。

“你是梅尔琳·韦伯小姐?”约翰睁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这位美丽姑娘,感谢上帝,她不是嬷嬷!可是心里又大駡鲍勃,有了珍妮还不够,还要欺骗良家女子。

“我不是梅尔琳。”那姑娘笑了起来∶“我是琳达,是这里的老师。这位才是梅尔琳·韦伯小姐。”

约翰顺著琳达的眼光和手势,看见了那位梅尔琳·韦伯小姐,他不由得向後退了一步。
这是一个只有五、六岁的金发小姑娘,瘦瘦小小的,穿著件粉色的小大衣,手里还拿著个金发娃娃。

琳达将小姑娘向约翰面前推了一下,低头说∶“梅尔琳,快问史特先生好。”

“你好,史特先生。我叫梅尔琳,很高兴认识你。”小姑娘小大人似地向约翰伸出小手。

约翰有些犯晕,他一脸困惑地握了握梅尔琳的手,机械地说∶“叫我约翰就可以了。”

琳达看出了约翰的尴尬,很大方地说∶“约翰,谢谢你和你的女友邀请梅尔琳出去过情人节。我们这里的工作人员都很感谢你们的慷慨大度。这种活动可以增加孩子们接触社会的机会,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一些惊喜。这是我的电话,如果有什麽紧急情况,请马上和我们联系。”琳达说著,把写著电话的纸片交给约翰问∶“不知你们今天去哪里过情人节?”

“巴塞罗那餐厅。”约翰的脑子还不是很清楚,他听见自己说。

“是吗?那是非常好的餐馆!很难在情人节预定到的。史特先生,谢谢你和你的女友爲梅尔琳做的一切。请你务必在9∶30以前把她送回来,好吗?”

“噢,好的。”约翰又听见自己在说,他本想说自己没有女朋友,今天只有他一个,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自己今天已经够“背运”的了,不想再说什麽了。

琳达又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要走了约翰的电话,然後低头笑眯眯地对小孩子说∶“梅尔琳,希望你过得愉快。”

“我会的,琳达小姐。”小姑娘给琳达一个亲吻,然後伸出小手去拉约翰的大手∶“约翰,我们可以走了。”

一路上,约翰沮丧到极点,駡鲍勃和自己开这种玩笑。我有病吗?请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去约会!自己也大脑迟钝,怎麽说了“巴塞罗那”了呢?打发这小丫头,“麦当劳”就够了呀。
约翰从後视镜里看了看後座上的小姑娘。小姑娘长得很漂亮,金黄色的卷发,大大的蓝眼睛,粉红的小脸蛋。她一声不响地坐著,很不安的样子。约翰警惕地意识到小姑娘可能会啼哭。他必须哄好她。

“梅尔琳,怎麽不说话?”

“约翰,爲什麽你是一个人?”

“爲什麽这麽说?”

“来接我们出去过节的,都是一对一对的。”

“哦,经常有人接你去吃饭吗?”约翰不想和一个孩子讲他被女朋友甩了。

“是的。我的生日、情人节、感恩节。”小姑娘小大人似地说∶“情人节是情人过的节日。约翰,你的女朋友在哪里?”

“我没有女朋友。”

“没有女朋友?那太太呢?”

“没有。”

“有小孩子吗?”

“没有。”

“有狗吗?”

“没有。”

“你有爸爸、妈妈吗?” 梅尔琳小声地问。她不安了。对这个什麽都没有的约翰,她産生了不信任。

“有。”好险呀,再这麽问下去,梅尔琳非给吓哭了不可。

“我没有。”小姑娘小声说∶“不过圣母院的小朋友都没有爸爸、妈妈。”声音中充满了自我安慰。

小姑娘又很骄傲地说∶“琳达小姐说,我是最聪明的孩子!她说,我虽然没有爸爸、妈妈,但主耶稣非常非常爱我!”

“琳达小姐是这麽说的?”

“是的。她还说等我长大了,会有男朋友。那时我就可以和男朋友一起,带圣母院的小朋友去过情人节。”

“我相信你长大以後,会有不止一个男朋友的。”约翰几乎有些恶意地说。

“巴塞罗那”餐厅坐落在一个隐蔽的半山腰上,此时餐厅的里里外外已是灯火通明,停车场上停满了车辆。推开餐厅的大门,立刻有一股热气迎面扑来,人们语笑喧阗,杯觥交错。在橘黄色暗淡的灯光下,约翰可以感到女士们的珠光宝气,空气中隐隐约约地飘浮著脂粉和酒精的气味。

约翰和梅尔琳一出现,刚才还欢声笑语的门厅,嘎然安静了几秒钟,人们的目光停留在了这一大一小的两人身上。

约翰觉得自己像是“皇帝新衣”里面的裸体皇帝。他低著头、红著脸说∶“我是 史特。7点钟,两个位子。”

“欢迎您!”大厅经理很有礼貌。他看了一眼梅尔琳,然後熟练地对他们说∶ “请跟我来。”
“谢谢。”梅尔琳昂著头,甜甜地向大堂经理一笑。她宛若一位小公主,骄傲而矜持地把手伸给约翰,示意他带路。

站在门厅的人,自动地给他们挤出一条小通道来。于是在衆目睽睽之下,他们通过了门厅。
这家餐馆不愧是本地的著名餐馆,富丽堂皇,大厅里还有一座喷泉,上面挂著心形花环。喷泉的後面放著四、五十张餐桌,已经坐满了就餐的客人。雪白的桌布,不时传来的欢笑声和刀叉酒杯的碰撞声,空气中飘来阵阵烧烤的香气,加上柔美的情歌的衬托,整个餐厅显得格外的浪漫。

约翰和梅尔琳走向预订的桌位时,约翰感觉到人们投来的目光。他窘迫,兴奋。约翰注意到,凡是看见梅尔琳的人,无论男女老少,脸上都立刻浮起微笑。这微笑是那麽的自然,发自内心,充满了怜爱。女士们又把这微笑转化成钦佩的目光,倾泻到约翰的身上。

约翰不由自主地挺起了胸,他觉得自己脸都在放光。他的手拉紧了梅尔琳的小手。

约翰不得不佩服梅尔琳的举止。小姑娘面对衆人的目光,没有丝毫的胆怯,像是一位小公主,心安理得地接受著人们的赞许。

看得出来,梅尔琳很喜欢这家餐厅。她很有教养地、端端正正地坐在约翰的对面,甜甜地向他笑。约翰已经赢得了她的信任。

约翰叫了前菜和奶酪烧烤大龙虾。他打消了喝酒的念头,要了两杯桔子水。“这是什麽,约翰?” 当龙虾上来时,小姑娘惊叫起来。

“龙虾。很好吃的。”一个黑发、黑眼的服务生很温柔地对梅尔琳说。

“哇!还活著吗?”梅尔琳小心翼翼地问。

约翰刚想回答,却发现服务生又抢了自己的话∶“没有,小姐!┅┅龙虾生活在海里,所以有这个硬盔甲。不过我爲您预备了工具。”服务生拿著钳子,举起来给梅尔琳看。

梅尔琳冲服务生笑笑,兴奋地看著龙虾。

“这是你第一次看见龙虾吗?”旁边的桌子的女士,伸著脖子问梅尔琳。

“是的。”梅尔琳回答。

“多可爱的小姑娘呀!”那女人又看看约翰。

约翰有一些尴尬。眼角瞟出去,竟然周围的客人,尤其是女性,都在注视著自己这桌。有人在说∶“这个爸爸真和善。”“这个男人了不起。”他知道人们在议论他,他今天已成了最受瞩目的人。此时的他已经不是两天前失恋的约翰了——那个原本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可怜、最孤独的人。他现在很自豪。他知道他给梅尔琳带来了快乐——尤其是当这个孩子看见龙虾的时候。他有一种从没有过的满足感,好像他真的成了这小姑娘的监护人。

梅尔琳告诉了约翰很多事情,比如她每天7点起床,9点睡觉,圣母院还有很多小孩子。梅尔琳还说她最喜欢琳达小姐。琳达小姐会讲故事,会唱歌,会弹钢琴。

这时,黑头发、黑眼睛的服务生又出现了,手里还拿著一个精美的盘子,上面用巧克力画著一张娃娃脸,娃娃的鼻子是冰淇淋,嘴是草莓,眼睛是巧克力。

“这是我们厨师长特意爲小姐配制的。”服务生的眼睛温柔地看著梅尔琳,“这个礼物送给今天最漂亮的女士。”

“好漂亮的冰淇淋!”梅尔琳高兴地叫了起来,给了服务生一个吻。

周围响起了一阵窃窃私语声,在场的人的心,都被这小人精溶化了。约翰听见一位女士说∶“希望我们有这麽一个可爱的小姑娘。”还有人说∶“那男士一定是单亲父亲!能和他结婚的,真幸福。”

“约翰,你也吃冰淇淋吧!”梅尔琳把一大块冰淇淋递给约翰。

“梅尔琳,你吃吧!不用给我这麽多。”

“琳达小姐说,我们应该和别人分享。”梅尔琳说。

约翰看著梅尔琳把冰淇淋放进嘴里,咂巴著滋味,然後满足地舔著勺子的样子,又是欣慰又是辛酸。能爲梅尔琳做一点事情,他真是高兴。今天梅尔琳就是他的公主。

约翰把梅尔琳送回孤儿院时,梅尔琳已经睡著了。

“约翰,今天真是太谢谢你和你的女友了。” 琳达接过约翰手中沉睡的梅尔琳。

“对不起,我没有和您说清楚,我没有女朋友┅┅不对,我不知道带小朋友去吃饭必须是一对一对的┅┅不对,其实我今天本来是有女朋友的,可是又分手了┅┅”约翰语无伦次地说。
琳达有些惊讶。看到约翰尴尬的样子,她噗嗤一声笑了。

看著琳达在笑自己,约翰也不由得笑了。

“琳达,爲什麽没有人领养梅尔琳?”他问。

“她的呼吸系统有病,需要长期的治疗。”

“原来是这样。”约翰无不惋惜∶“琳达,我能爲孤儿们做些什麽呢?”

“您已经做了。” 橘黄的灯光下,怀抱著梅尔琳的琳达,是那麽的温柔、美丽。

“我可以请你喝杯咖啡吗?带著梅尔琳。”约翰突然有了一种冲动,他问。

琳达一笑∶“晚安,约翰!”

“晚安!”

琳达抱著梅尔琳,转身走向走廊。

目送著她的背影,约翰对自己说,如果琳达转过头来看我,她将来就是我的妻子。心里的话还没有说完,琳达的头就转过来了,冲他一笑。

虽然是寒冬,约翰离开圣玛丽亚大楼时,心里是暖烘烘的。

作者来自北京
图片来自网络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