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梦见你离开

因为梦见你离开–文/蔡越

12602713255151 晨薇发电子邮件来笑我∶如此刻板,错过了人生无数的好风景┅┅

因爲梦见你离开

我从哭泣中醒来┅┅

等到老去那一天

你是否还在我身边?

看那些誓言、谎言

随往事慢慢飘散┅┅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顔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这是“水木年华”的歌曲《一生有你》。“水木年华”是大陆著名的音乐组合,歌手都是清华大学学生。这首歌曲调悠扬,深情的歌词直触人的心底┅┅难怪我最近给朋友晨薇发了这首歌的网上链接後,她一听就哭了。

既然男人都是不可靠的

那年,晨薇到洛杉矶来看我,我兴高采烈地带她去吃牛肉卷饼、羊肉水煎包、手工刀削面┅┅这些都是住在美国中部的她,平时“可望而不可及”的。

正吃得兴高采烈的时候,她突然对我说∶“我要结婚了,是和‘一日看尽长安花’。”

我一口饼噎在了嘴里,满脸通红,只能飞了个眼波过去询问∶“不是那个家伙吧?”

她用一个眼波飞回来∶“就是那家伙!”

我拍案而起∶“你是光滑大脑皮层(零记忆、白痴)吗?”

“一日看尽长安花”的本名叫陈刚,是我们大学同班同学。他之所以有这个花名,纯粹是因爲他在大学入学的第一天,扔下行李,就跑到北京电影学院、外语学院等多个出美女的高校,站在校园里溜溜地看了一天,回来後得意洋洋地在其他男生面前宣称∶“北京的美女我都看遍了!”从此他的名声就传开了。

接下来的大学几年,陈刚同学不仅“看花”,还到处“种花”(交女朋友),“育花”(交比自己小好几级的小女朋友),爬别人家墙头、硬拽别人家的花出墙┅┅我们生物系的课程是很重的,而且还要考托福、考GRE、准备出国,但陈刚居然能在这几年里,和校内外的美丽女生谈恋爱共计120多人次┅┅

晨薇当年一点儿都不喜欢他。晨薇是三大校花之一,她喜欢的是憨厚老实、忠心耿耿那一类的男生。她怎麽突然要和他结婚了?

“陈刚在纽约开了一间贸易公司,”晨薇淡淡地说∶“前一阵子,他买了一栋千万豪宅,里面是法国运来的家具、印象派油画┅┅”

我顿时心里哀叹一声,知道大势已去、无可挽回。晨薇一向就喜欢这些呀!可是我还想努力争取一下∶“陈刚有多花心,你可是知道的┅┅”

晨薇反问∶“你还记得,王菲和谢霆锋交往的时候,那英劝王菲,说谢霆锋不可靠。王菲是怎麽说的?”

“王菲说,既然男人都是不可靠的,不如找个年轻英俊的,先享受一下。”我回答。
晨薇揶揄地一笑∶“把这句话变通一下∶既然男人都是不可靠的,不如找个有钱的,先享受一下。我原先的男朋友,他够憨厚老实吧?我出国不到两年,他还不是照样喜欢上了别人?”

她指了指桌上的盘子,问我∶“如果横竪吃了都要拉肚子,你是吃味道好的生煎包呢,还是喝米汤?”

“应该选生煎包吧?可是,结婚和生煎包一样吗?”我问。

爱情,衆水不能熄灭

晨薇走了。星期日,我和先生去教会做礼拜,牧师正好讲圣经《雅歌》第8章∶“爱情,衆水不能熄灭,大水也不能淹没,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财宝换爱情,就全被藐视。”

这才是我心目中的爱情啊!爱情和婚姻都是神圣的,是不该被任何不纯洁的东西污染的,因爲爱情和婚姻是上帝对人的祝福。

我拿起电话,把这段话读给晨薇听。她说∶“现在世界上还有这样的爱情吗?你居然还相信爱情?”

“是,我还相信爱情和婚姻!我还相信爱情是可以永恒的——虽然中间可能消褪,但终历久弥新;我还相信婚姻是可以与子偕老的——只要有决心和意愿!圣经是这麽说的。”

“基督教是奢侈品,看著美丽,却全然不实用。”她说。“如果你天真到把圣经当作生活的标准,结果一定很惨!”

“我会幸福!”我很肯定地说。

《婚姻十诫》和好风景

不久,晨薇真的和“一日看尽长安花”结了婚。我呢,则开始和外子一起遵守起《婚姻十诫》(Ten Commandments ofMarriage)来。

《婚姻十诫》是仿圣经中的《十诫》(Ten Commandments)写的,作者可能是美国牧师葛培理(BillyGraham),至少,葛培理牧师从年轻时就遵守《婚姻十诫》,所以,“我今年80多岁了,还没有在婚姻守贞方面犯过错误。”他在一篇讲道中这样说。

圣经上的《十诫》和《婚姻十诫》(破折号之後的内容)∶

1.不可有别的神——对配偶专一(No other gods—— Exclusive loyalty to myspouse)

2.不可跪拜偶像——诚信与忠实(No idols ——Truthfulness and Faithfulness)

3.不可妄称神名——在人前和私下,均尊重配偶(Not taking God’s name in vain ——Honoringyour spouse publicly and privately)

4.当记念安息日——给予配偶时间与休息(Remembering the Sabbath day—— Giving Spousetime and rest)

5.当孝敬父母——与双方父母保持和谐关系(Rightly relating to parents andparents-in-law)

6.不可杀人——不怀恨,不暴怒,也不让情绪失控(No Murder—— Freedom from hatred,destructive anger, and uncontrolled emotions)

7.不可奸淫——在性关系上忠贞,节制性欲(No adultery ——Sexual faithfulness;controlledappetites)

8.不可偷盗——共享财务,幷尊重对方隐私(No stealing ——True community of property withthe gift of privacy)

9.不可作假见证——真诚地沟通(No false testimony ——Truthful communication)

10.不可贪恋——知足常乐(No coveting——Contentment: freedom from demands)

我和外子认真遵守著这《婚姻十诫》。特别是,我们俩都不单独和异性来往,从不打电话给异性倾诉心事,也不倾听异性的心事。甚至,不在下班後和异性喝一杯咖啡或者茶,免得黄昏惆怅,或是夫妻感情正有嫌隙的时候,留了空档犯错。道理很简单,与其“常在河边走、力求不湿鞋”,不如根本不在河边走。

晨薇发电子邮件来笑我∶如此刻板,错过了人生无数的好风景,以及无数“小心肝可以砰砰乱跳的时刻”。她说∶“女人的青春是最风光的时候。你一点儿都不利用。你损失大了!”

我看著她的信,笑了。抬头看见丈夫和两个儿子坐在桌前,各自静静地读书,柔和的灯光打在他们身上,一室温馨,岁月静好。<b
r />
有损失吗?或许有,或许根本没有。若能得一人一生陪伴、不离不弃,谁在乎什麽“损失”呢?

想起离别她带泪的脸庞

就在我家这样认认真真,过著传统式的北美基督徒生活的时候,晨薇也连著生了一儿一女。因爲两个孩子年龄靠近,她十分辛苦。每次问她,过得好不好?她都说还不错。

有一天她突然在我的Facebook上留言,说下班路上堵车,听到了“水木年华”的《在他乡》,她开始在高速公路上泪雨滂沱∶

那年你踏上暮色他乡

你以爲那里有你的理想

你看看周围陌生目光

清晨醒来却没人在身旁

冷清的雨夜想起了她

她的挽留还萦绕耳旁

想起离别她带泪的脸庞

你忍不住地哭出声响

我多想回到家乡

再回到她的身旁

看她的温柔善良

来抚慰我的心伤┅┅

那年你一人迷失他乡

你想的未来还不见模样

你看看那些冷漠目光

不知道这条路还有多长

冷清的雨夜想起了她

她的挽留还萦绕耳旁

想起离别她带泪的脸庞

你忍不住地哭出声响

就让我回到家乡

再回到她的身旁

让她的温柔善良

来抚慰我的心伤

晨薇在留言里说,她後悔离开亲人、恋人来美国。我默默无声地听著。这是每个留学生都有的痛。只是,如果丈夫好,她会如此怀念原先的恋人吗?

我更爱你备受摧残的容顔

晨薇的婚姻,是一部结局已定的连续剧,拖得只是演播时间和细节而已。

还在她给女儿喂奶期间,一天,“长安花”同学回来,要求离婚,理由是∶“你的漂亮已经消耗殆尽,我的资産却还在一直增加。再和你在一起,就违反投资原则了。”

晨薇冷静地看著他问∶“你喜欢上谁了?”

“长安花”同学确实出轨了,对象是一个金发女郎,年轻、美丽,关键是能带他进入美国上流社会——这一点,是晨薇这个纯中国人做不到的。

“我没什麽好内疚的,” “长安花”说,“反正你也没有爱过我,只是喜欢我的经济能力。反正你也不只有我一个男人。”

这句话给了晨薇最後的一击。的确,她当初幷不爱他。可是爲他生儿育女、和他一起生活了这些年,她爱上他了。她是想和他专心地、安安稳稳地白头到老的。

晨薇坐下来,一遍又一遍地听我发给她的《一生有你》,听那悠悠扬扬的音乐∶

当所有一切都已看平淡

是否有一种坚持还留在心间?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顔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她哭了又哭。她的婚姻,动机不正确,方向不正确,怎麽能有好结果?

她打电话告诉我∶“如果我下次结婚,我会像你那样!”

在手机上按下“结束通话键”後,我和先生继续在阳光下散步。先生看到我心情郁闷难过,便握紧我的手,看著我说∶“将来有一天我们老了,我们还会这样牵著手散步。那时,‘比起你年轻时的容貌,我会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容顔’(法国小说《情人》,杜拉斯著),因爲你的白发,是爲我和孩子而生的。”

我回握他的手,嘴角微微翘起,慢慢读出《勃朗宁夫人的十四行诗》∶“Grow old with me, the best is yetto be——和我一起慢慢变老,最好的尚未来到!”

作者爲本刊编辑。

本文刊发于《海外校园》第一一一期(2012-02)

图片来自网络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