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枫的叶子

金枫的叶子–文/原初

12677018845078(一)

那天中午,我们3个女人,如常约在老街转角咖啡屋共进午餐。

窗外金枫刚露出丁点嫩绿,微尘在风中飞舞,窗里筛进薄薄的阳光。低头吹凉热腾腾的伯爵奶茶,抬头看见坐在对桌的你俩,茶气氛氲中,我的心忽地抽紧——直觉永远比理性来得快,你们之间不一样了。

究竟是哪里不寻常?身体贴得比往常近,眼神亲昵互换,脖子上吻痕隐现,空气里仿佛流动著蜜与奶的香气┅┅

霎时间,我的心如小鹿在深林中迷了路,不知道该继续直视你俩,还是低头拨弄酪梨沙拉;不知道该开口探问,还是保持静默;甚至不知道该不该举起茶杯,深怕颤抖的手指,会泼溅出心底张惶。

正不知如何是好时,你却大大方方地展开笑顔∶“昨晚我待在她那儿,我们想要在一起┅┅”
当时我对你们说了什麽吗?完全想不起来了。信仰与社会历练都青涩的我,一时无法把握这疾风吹来的消息——我最要好的朋友,和另一个也相熟的同性朋友,决定“在一起”?

窗外尘埃飞舞得厉害,我的世界跟著七摇八晃。唯一确定的是,我是你们新关系的唯一目击者,也是你们倾倒喜悦的唯一出口。这许多的唯一,我却不觉得受宠若惊。从小到大,承载过许多手帕交的秘密,就属这一个最沉重!

(二)

金枫嫩叶长到半个巴掌大,你俩过得欢天喜地。我也努力维系和你辛苦建立的情谊。虽然脸上波澜不惊,心里却翻滚著千层问号∶什麽是友谊?什麽是爱情?什麽时候友情会跨进爱情的门槛?若是异性,可以保持单纯友情吗?同性可以发展爱情吗?是否只要双方情愿,无论男女,怎麽样都可以?

我看著你刚刚结束一段缠绊多时的感情,知道你身心俱疲,对异性失望透顶。适时出现的她,在你口中几乎是完美的∶“从没有一个人那麽体恤我,又那麽细致的理解我身心的需要┅┅”

当时,我也正沸沸扬扬地谈恋爱。与他闹别扭时,不免感叹,男女差异之大,确实有如来自火星、水星。不过我和他对婚姻有著共同信念,就是在上帝的爱中,我们要学习彼此接纳、沟通、帮补,在不完全中寻求完全。

我试著和你分享,那种在信仰中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执著。你说,现在想不了那麽多,北地早春的夜还是天寒地冻,两根柴靠在一起可以互相取暖。

爲要靠得近些,你搬去与她合住,对外宣称找到好室友,有人照应,又省开销。你们常邀我去作客——毕竟少有人知道你们秘密又热烈的关系。看著你们花花草草、锅碗瓢盆地布置新居,又分分毫毫爲对方精打细算,我不能说没有感动,然而感动却被遗憾遮掩。

你们愈是两根柴霹霹啪啦烧得火星四溅,我愈是感到,这是我生命中,不能隔岸观望,却又插不上手的灾难。加班回来,累过头睡不著的夜晚,我看著阁楼天窗外相隔千百光年的闪烁星光,常常觉得上帝像星辰一样闪耀,却也像星辰一样遥远。我一遍遍问上帝,也问自己,究竟要如何来爱你们?除了倾听和祷告,我还能爲你们做什麽?

(三)

金枫的叶子,从翠绿烧成驼红,又落入雪泥。我的无名指上多了一点星光闪烁,你们之间的火花却渐渐熄灭。

你说,感激她在你的生命低谷与你同行。但行过水穷处,发现自己仍然渴望良人出现,如渴望天边带来雨水的云彩。

她呢,虽能烧尽自己去爱身边人,但她自身灵魂飘泊,找不到生命的锚,无法安定下来真正接纳自我,也无法全面拥抱外界。

你还说,试著跟她去过几回玻璃圈酒吧,但那里的氛围让你窒息。

她当然不舍得放开你,对你哀告∶看著我!先别想我的性别,先想我是人,我们不都是人吗?你无言以对。

(四)

金枫树顶的最後几片叶子,尽管死命抓住枝丫,仍被北风吹落。你们终究无以爲继。已经随夫移居南洋的我,看著电脑屏幕上你传来的分手电邮,心里又觉释怀,又觉恻伤。

我不知道,两个女子曾经身心都那麽样亲昵,如千丝万缕缠绕,分手後会不会仍有一丝半缕,常挂记忆旧枝头?

隔著窗外密密芭蕉树丛,隐约传来南太平洋的潮声。想像人生如洋海,谁划定友情和爱情的潮界?谁分开精神与情欲的波涛?鱼本该在水里悠游,但若浪卷千层,冲上沙洲的两苹鱼,是否可以忘却来路,在沙中相濡以沫?

人又如何呢?面对礼教律法,有人谨守,有人反抗,也有人选择遁逃。但面对人心中最初的渴慕,最深沉的呐喊,谁能回答?谁有能耐面对隐匿在自己灵魂深处的暗礁?谁有智慧看清疾风吹过树梢和洋海,风的来处与去向?

潮声呢喃,没有答案。但我相信生命最原初的设计,和造物主在我们身上独一无二的签名。我愿你与她,终将停下浪游的脚步,回归港湾。愿你看到,那将星光挥撒天际,将嫩绿点染金枫的那一位,愿你认出,在你生命中,有他多处挚爱的笔迹。

作者来自台湾,美国俄亥俄州大学教育博士,主修儿童少年文学。现居洛杉矶。

本文刊发于《海外校园》111期(2012年2月)

图片来自网络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

(2)条精彩评论:

  1. 同性恋是最难接受信仰的一个群体。没有这异数体验的基督徒也最难体恤他们的痛苦。求上帝给我们负担与恩赐,赶在主要来之前,奔赴在索多玛的最前线。

  2. 同性恋是根基还是贪恋人的爱吧,渴望在人的亲密交往中体会神。顺序就在于神中自有人爱,人爱中难以完全神。
    芙蓉花开2012-04-11 09:2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