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王正旺

 好人王正旺–文/王菡

show_mop (5)一辍学成为村子里的传道士;结婚後,为传福音携妻女移居哈尔滨。11年,尝试过13份工作∶宣教士、农民工、登三轮的、打工仔、店老板、“活雷锋”、董事长┅┅不同时期人们对他的称呼不同。他没有自己的住房,没有固定收入,没有创业基金,却用一颗善良博爱之心,做了无数件感动“冰城”儿女的事。他生活拮,宁可不吃饭也要省钱帮助孤寡老人。他曾遭遇“诚信危机”,“时间会证明一切,成为他的一个信念。”他希望助老事业能在全国展开。

他获得哈尔滨市农民工劳动模范、哈尔滨市道德模范、黑龙江省道德模范、感动黑龙江十大人物提名奖、黑龙江省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孝亲敬老之星、中国好人榜提名奖等荣誉┅┅在哈尔滨,几乎无人不知王正旺爱心车队和他经营的养老院。
王正旺认定,这一切都是上帝的引领。

顽劣浪子成为传道人

“还在娘的肚子里,她就把我奉献给了上帝。”家中5个孩子中,排名老四的王正旺从小顽劣在全村是出了名的,这个被献给上帝的孩子没少让父母操心。

“那个时候虽然小,但是捡烟头抽、打架骂人,看谁不顺眼就用弹弓把谁家门口放著的磁尿盆打碎。在小学,老师一提我的名字就头疼,村里的老人都议论说我以後是‘蹲局子’的料,因为名声在外,不是我干的坏事也会被人找上门。”

10岁的他还喜欢在教会里和人争辩,说得过他的,他才肯听。虽然那个时候他已经受洗,但还不知道什麽是基督徒。那个时代,基督徒留给他的印象是∶信耶稣会被抓,因此要常常打游击似地更换聚会场所。

父母将平时舍不得吃的白面都留给了基督徒。父母摊煎饼,给孩子的是因为放油少,而看上去发黑的煎饼,但留给其他基督徒的却是黄灿灿的煎饼。孩童时期的王正旺不理解父母的做法,甚至还会恨那些到家里把好东西都吃完的基督徒。由於对这件事的印象太深刻,王正旺的哥哥直到现在,仍不太能理解父母的做法。

让王正旺同样记忆犹新的还有老一辈基督徒的虔诚。一个星期有好几天,天不亮父母就叫醒孩子们,走几里路去教会聚会,他和哥哥坐在父亲用扁担挑著的两个筐子里昏昏欲睡。长大了,因为正旺不愿意去教会,父亲手里总少不了一把扫帚,一路“抽打”著他去教会。
有时路太远,父母就不带上孩子们了,大人们做完一天农活後,稍事休息就匆匆上路。常常是披星戴月地走,等赶到40公里以外的聚会点时,天刚麻麻亮。他们就跪下向上帝祷告,然後又匆匆往回返,回来吃过早饭就直接下地劳作,虽然身体疲倦,家人却因著对上帝的敬畏充满盼望。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箴言》9∶10)14岁,即将从小学毕业的王正旺突然懂事了,不但知道认真学习,还学会了体谅孝顺父母。他的成绩从全班倒数第一,以惊人的速度上升至第二名,他出人意料地考入了初中。

不少同班同学都不喜欢初一的班主任,王正旺竟然跑去找到班主任,告诉他为啥不被学生喜欢的原因,每隔一段时间他就和老师沟通一次。王正旺当了班里的副班长,成了老师和同学都喜欢的人。

六、七十年代的农村,识字的老人不多,很缺乏牧师和传道人。刚读初一的王正旺,下课後常会跑到临近几个村子的聚会点,去念圣经。村子小,提前几分钟通知,大家就都知道了,每次聚会的人差不多有十几个,老人偏多。老人耳背,所以王正旺刻意读得很大声,他那穿透力很强的哑嗓门就是这样练出来的。

作为家里拥有最高学历的人,家人对王正旺非常重视。舅舅为了鼓励他考上高中,甚至许诺为他买手表和自行车,那可是不小的诱惑,可初一还没念完,王正旺就打算退学回家做全职传道人。班主任两次苦口婆心上门找他和父母谈心,父母却说,支持儿子做的决定。
因为服侍上帝的缘故,家人不但让正旺独享一间屋子,还不要他承担任何家务活。刚开始,他每天在家里抄写圣经,将抄下来的纸贴得满墙,努力地背诵经文。读经、祷告、唱诗、聚会、讲道,每天只要站到村口,就可以听到王正旺那富有穿透力的嗓音。这位小小的全职传道人,虽然很忙碌,但感到非常充实和快乐。

通过当地教会的长老做媒,王正旺认识了他的妻子。王正旺的妻子姐妹6个,她排名老三,因为家中没有男孩,她从小充当男孩子的角色,驾著两头牛耕地,干重体力活。在她15岁信主之前,(按王正旺的说法),脾气很暴,骂人能骂出花来。18岁,两个脾气都暴的人订婚了,4年期间,两人的脾气有了很大的改变,王正旺为女方家中做了不少家务,却联手都没敢牵。21岁,他俩携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农民工成为爱的拓荒者

“亚伯拉罕凭藉信上帝,虽然并不知道要往哪里去,但还是得到上帝的祝福和引领,到了应许之地。”王正旺用亚伯拉罕的例子比喻自己背井离乡,从河南到冰雪之城哈尔滨,完全是因著上帝的呼召,去传福音。

王正旺传福音的方式很特别,他从不主动提起自己的信仰,只在别人因著他不同俗常的行为而好奇发问时,才告诉他们自己是基督徒,以及自己的信仰。他说这是因为“上帝给我的带领是先行动。”

“刚开始来哈尔滨,我站过‘大岗’,(就是站在路边等候被临时雇佣干体力活的民工)。冬天室外零下几十度的天气,在路边一站好几个小时。我从来不穿毛裤,因为要帮人搬家爬楼,穿得太厚就上不动楼。常常几趟下来,浑身上下都是汗,就用大棉袄把汗捂干,继续站在寒风中。这样几年下来我却从来没有生过病,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神迹’。而且上帝给我一个恩典,就是我一天只需吃一顿饭。早上出去什麽都没吃,就干体力活一直到中午,才吃两三个馒头,然後再继续干到晚上,回家後也不用吃东西。这让我度过了当时最困难的开始阶段。”

王正旺回忆过去,语气明朗,充满了感恩。

做苦力攒了点钱,他就买了辆三轮车,同时,立了3条在别人看起来“犯傻”的免费服务规定∶孤寡老人不收钱、弱势群体不收钱、比较有“眼缘”的人不收钱。而这反倒成了一个祝福,不但为他这个外来打工者赢得了更多信任,还借此认识了很多朋友。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容易,以善报恶是王正旺做事的又一“怪”。

看不惯外乡人生意兴旺的一个开电动三轮的老爷子,顶著王正旺的车不让他走。话还没说上两句,性格暴躁的东北老爷子,上前抡起锁车的铁链子就把王正旺的头打破了,老爷子被派出所拘留了,派出所的人建议王正旺把打他人的电动三轮车卖了,抵医疗费。思考再三,王正旺说,算了吧,卖了他的车,相当於砸了那人的饭碗。老爷子被放出来,见到他,低个头闷声就开车走了。

上帝能使坏事变好事

只要是行在上帝所喜悦的道路上,不好的事上帝也会翻转为好事,你有多少信心,上帝就帮你成就多少。对此,王正旺深信不疑。

在免费帮一个手机修理店的老板通了2次卫生间的下水道後,那个东北老板决定教王正旺修手机作为报答。在BP机普遍流行,模拟型号手机刚刚兴起的年代,和登三轮相比,修手机自然是门好营生,没过多考虑王正旺就一口应承了。

他回家有策略地做了妻子3次思想工作,想商量先花几百元钱买套修手机的设备。妻子火了∶一个大老粗想修手机?除非上帝会帮你。教会的一名负责人知道他要转行修手机,也开了个善意的玩笑∶如果你真的会修手机了,我们教会上千个弟兄姐妹以後都去你那修手机。

王正旺却信心满满,背著妻子,从手机老板那买了套修手机的工具,算是借了他670元钱。他怕妻子生气,就暂放在一位老大哥家。老大哥问了价格,皱著眉告诉他买贵了。他不相信,结果第二天到市场一问,400元就可以买到。很明显,要帮他的老板吃了“回扣”。王正旺也不说破,笑呵呵地还了670元。

手机店的老板一天都没教王正旺怎麽修手机,却告诉他可以开店了。店面没有选老板推荐的那家,王正旺看到一个卖豆浆的小店,心里对上帝说∶如果能租下这家小店,我就满足了。1周後,被他相中的那家店贴出了转租通知。於是,王正旺从一个登三轮的变成了手机修理店老板。

刚开始,有客户上门修手机,王正旺就请那个东北老板帮著修,利润对半。直到有一天,他无意发现被修过的手机,竟然被卸走了主要零件。直爽的妻子忍不住了∶你不学修手机,还开什麽店呀?王正旺买来一些相关书籍,用废手机练手,自学修手机。不到1个月,手机基本的毛病他都可以修理了。

手机店开了3年,年年都有上帝丰富的供应。他的小店还设有农民工老乡之家,农民工妇女之家,政府也借著他的店免费发放避孕用品。小店的人气越聚越旺,生意越来越好,小店成了爱的管道,雪中送炭也帮助了不少的人。

开一家有爱的养老院

“二伯一辈子没结婚,他最喜欢我,总把好吃的留给我。一天我去找他,推开门,二伯裹著被子蜷缩跪在炕上┅┅他去世的画面一直印在我的脑子里,以後只要看到孤寡老人,就会想到他。”

王正旺对孤寡老人有著特殊的情感,而上帝也给了他喜欢与老人唠嗑的恩赐。从登三轮车的时候起,王正旺就一直在帮扶贫弱老人,他的心中还藏著一个从上帝而来的梦。就是“开一家有爱的养老院”。

当听丈夫说要开养老院时,妻子沉默了。毕竟生活才刚刚转好,还有孩子需要抚养,放著挣钱的生意不做,开养老院?谈何容易。王正旺祷告将这件事交给了上帝。

有一天,两个姐妹主动找到刚讲完道的王正旺,提出愿意投资合夥开一家敬老院。没过多久,投资6万元的敬老院开业了。但3个月後,没有一个老人进来。投资入股的两个姐妹信心动摇了,提出撤资。面对艰难的环境,王正旺始终相信上帝的恩典必不断绝。他借钱并将手机维修店转租出去,连本带息的还给那两个姐妹。

他说∶“当时我一直为这件事祷告,心里有个声音说,不但要还钱,连利息也不能少。”
开业第4个月,突然搬进来8位老人,刚刚好能平衡收支。从200平米到2000平米,现在的迦南养老院里住著40多位老人。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刻,王正旺仍很感谢那两位姐妹,“是她们鼓励并帮助自己圆了自己的梦想。”

中国正迈入老龄化,养老院是一个朝阳产业,却也是不容易做好的服务行业。如果没有之前十多年的磨砺,王正旺很可能随时会被击垮。“久病床前无孝子”,王正旺说他很能理解这句话。迦南养老院收养的老人,大多都是被其它养老院“赶出来”的,患老年痴呆和不讲理的“老小孩”,需要用更多的爱和耐心去照顾。

老人半夜起来大吵大闹;吃饭时莫名奇妙的将整个桌子掀翻;早上起床後,将大便抹得满墙都是;用指甲挠伤安慰的人;对工作人员说“我付你钱了,你就要伺候我”┅┅这些都时有发生。

刚迈入不惑之年的王正旺,已经有了很深的眼袋,睡一个好觉在他心里成了奢侈品。开迦南养老院的6年来,他常常需要值夜班看守老人,睡在走廊的长条沙发上。连续多年的大年初一清晨,他都在清理老人的屎尿,同时也要承受没有被子女接回家过春节的老人心中的苦毒。他心里也难过,更是想念自己的父母,但他向上帝祷告说∶感谢你让我有这样的机会,侍候这些没有生我养我的老人,这就当是报答我自己的父母了。

没有钱也可以做慈善

圣经中有一个无知财主的比喻∶一个良田万顷的财主,发愁自己的收成没地方收藏,就想将旧谷仓拆了盖一座大的。他对自己的灵魂说∶“灵魂哪,你有许多财物积存,可作多年的费用,只管安安逸逸的吃喝快乐吧!”上帝却对这个财主说,“无知的人哪,今夜必要你的灵魂,你所预备的要归谁呢?”(参《路加福音》12∶16-20)

这是王正旺最喜欢的一个圣经故事。静下来的时候,他会问自己∶王正旺啊,若干年後,你发财了,钱花不完了。可那个时候你是谁呢?你不还是王正旺吗?有钱了,变著法子享受,吃再多的山珍海味,可胃不会变,吃多反而成了负担。买10万元以上的衣服穿,再怎麽穿,一次也只能穿一件,穿多了身体还会捂出痱子。

王正旺笑著说∶“玩,天天旅游,跑的地方越多,身体就越疲乏,欲望反而无法得到满足,不过如此。买车,买房,无论你买多少,你的身体也只需要一个小空间。但有一天,我们死後却要到上帝面前交帐的。他会问,你们在世上曾经为我做过些什麽呢?”

不少人对王正旺没钱还做慈善的行为提出质疑,持有“穷则独善其身”观点的人不在少数,一个当地记者怀疑他是个隐藏身份的富翁,几年跟踪调查下来,这名记者却加入了王正旺的爱心车队,成为其中活跃的一员。

对於“没钱还做慈善?”的争议,王正旺回答得很坦然∶“很多人都认为钱是最重要的,在我看来,钱只是慈善的一部分。很多孤寡老人并不缺钱,但他们缺爱,陪他们吃吃饭,唠唠磕,修修东西,比给钱都好。真正的慈善就是爱,爱是免费的,白白得来也要白白地舍去。”

王正旺常常开著那辆爱心流动车拜访哈尔滨的一些社区,他托社区主任帮他打听最需要帮扶的孤寡老人。社区主任感慨说∶“正旺啊,你自己又不富有,何必要认领(固定説明物件,有需要随时就到)那麽多的老人呢。”但王正旺觉得帮扶那些有困难的老人是他应尽的义务。

“省一包烟钱就能给有些老人带来很大的帮助。”王正旺回忆起一名叫高淑兰的孤寡老人,红了眼圈。第一次上门探望高淑兰老人,正好是冬天。王正旺买了10块钱的大白菜,老人家见到白菜,背过身去哭了。王正旺问老人原因,老人说自己从来没在冬天吃过蔬菜,每月200多元的低保金大多买了药和米,每天还要上街捡些垃圾帮补勉强糊口。王正旺陪著老人一起流泪,默默承担起老人以後吃菜及其它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日久见真情,老人无以为报,就提出将自己居住的30多平米的房子过户给王正旺,却被他婉拒。

做好事也会遭人质疑的事,王正旺也没少见。“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有位老人深受这种价值观的影响,看到王正旺一次次免费帮他扛煤气、做劳力,怎麽给钱还都不要,又听到邻居亲朋的猜疑,老人就隔著门下了“逐客令”∶“你以後别来帮我干什麽了。给钱不要?你是不是惦记我家有什麽值钱的东西?”

类似於这种不理解,在王正旺的生活中时常发生。每当遇到这种状况,他就对自己说∶和耶稣所做的相比,这点委屈算得了啥。

爱是家中最宝贵的财富

受访前,王正旺正和在北京读神学的女儿一起吃午饭。采访中,女儿给他打来电话。王正旺直呼女儿为“亲爱的宝贝”,大概之前和女儿之间发生了什麽矛盾,女儿在电话中向他道歉,王正旺笑著回答∶“你给爸爸发短信,我的眼泪都出来了,我的宝贝越来越像耶稣的孩子了。老爸没有尽到责任,我应该先给你道歉的┅┅上帝给我们最大的礼物就是你。”王正旺给笔者看了女儿发给他的短信∶“爸爸,你是我的骄傲。你每天那麽辛苦,我应该体恤你,但还是向你发火了,对不起┅┅”

提及女儿,王正旺满眼都是浓浓的爱意。女儿是早产儿,在母腹中只待了7个月,出生5斤重的女儿自小体质不好,营养不良,而家里也没能给予女儿更多的照顾。但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18岁的女儿显得比同龄人都要懂事。为了节省开支去帮助老人们,一年四季家里几乎不烧开水,妻子女儿都跟著他喝自来水过日子。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可在王正旺的家中,因为一家人都仰望一个方向,所以即使落入谷底,却也能时常因感恩而快乐。

王正旺讲了一件过去的事,当时手机修理店也卖手机,一次有个男人拿了部1,000元的手机跑了,这对他们家是个大损失。王正旺安慰哭泣的妻子说∶“走,我们下馆子,好好庆祝一下。”妻子不解∶“我们丢了手机,你还说要下馆子。”丈夫拍著她的肩说∶“我们要感谢上帝,没有损失更多,我们所拥有的哪一样不是他的。”

男人要做家里的头,女人要成为帮助者。这正是王正旺家庭的真实写照。“我们俩从来没有因为怀疑和不信任吵过架。”每天出门,妻子都会保证丈夫的身上不少於1,000块钱,除了让他给汽车加油以外,还可以随时买东西、捐钱给需要的人。王正旺的外衣口袋里,也随时都会准备一些零钱给乞讨的人。

关於王正旺的故事还有很多,每一天都有一个天上的导演,帮助他演出一场场主题叫“爱人如己”的情景剧,原本围观的观众也都自愿加入,成为其中的一员。 “爱尚爱正旺爱心/志愿者服务队”的志愿者已达500人,其中400人是在校大学生。服务迦南养老院的大学生,首先要能接受给老人洗脚的条件。其他的志愿者大多是私家车主,有政府官员和私人企业主,凡是孤、老、病、残、困等弱势群体,只要拨打114转王正旺,就可以无偿、免费地得到帮助。

当很多人在抱怨这个世界黑暗的角落太多时,也有一些人主动迈进阳光中,并愿意将光和热播撒到需要爱的地方。这个世界其实并不缺少光明,少的只是发现光明的眼睛。王正旺和他的爱心车队每天都会带著爱,用行动去点燃希望和光明,一个个美丽的故事正在继续。

作者现居北京。媒体人。

本文选自《海外校园》115期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

(3)条精彩评论:
  1. 转发微博
    斯闻_书正2012-11-27 13:54 回复
  2. 相信王弟兄的爱能够溶解冰城的冷
    熙荃2012-11-27 14:31 回复
  3. 感谢上帝,我也要努力
    Peters_sister2012-11-27 15:2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