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民谣10年祭

我的民谣10年祭–文/瑞华(图片来自网络) 我的民谣10年祭

11510561288d913ac1l“主啊,你救我的命免了死亡,救我的眼免了流泪,救我的脚免了跌倒。我要在耶和华面前,行活人之路。”——(《诗篇》116∶8-9)

2008年6月2日晚,医科大学研究生楼,我们正煎熬在福州无与伦比的潮热里。突然,我又听见那位不知名的电吉他手在楼上弹唱。他指法娴熟,嗓音漂亮,惊起对面楼女生的阵阵欢叫,研究生楼这里也有不少人喝彩和嚎叫┅┅

听著这样的喧闹声,想这才是校园的味道吧,却不由得开始想念厦大的校园了。

想念那些四季婆娑的柠檬桉和相思树,温煦的阳光斑斑点点地洒进树叶的影子里。那些漂亮的女生、白发的先生,还有鲁迅像前的红色蜡烛桶;那些三三两两的弹唱,时断时续的手鼓,还有一群群来了又去的晚自习的学生。

身在福州,想念中的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1998年秋夜里那句“有没有听到我的声音,就像是我忽远忽近”,似乎依然飘荡在耳边,风吹过博学报告厅前的柠檬桉树梢——“带著我的恋歌,你迎风吟唱”。

转眼10年过去了,不折不扣的10年┅┅

那时我们不谈钱

我有一位朋友,当年是厦大吉他协会的会长。在厦大度过6年本科生涯後,2002年,他本来已经找到一份还不错的工作,但是因为想念厦大、想念还在象牙塔里的女友,便辞去工作,转到软体园一家台资企业上班,收入菲薄也不在乎。

那时候,我们这些“浪子”的偶像就是——诗歌、民谣、女人和酒。至於钱,是和粪土一样的;我们很清高,甚至不屑於说到“钱”这个汉字。

但是不久,女友开始嫌弃他的工作,当然,更主要是嫌弃他的失落。落落寡欢的他扬言要坚守校园。台湾老板的压榨在2002年还是很恐怖的,10个月工期结束,他最後才拿到了3,000多元。

回忆起那段日子,他说∶“在剩下最後2块钱的时候,我想起一个朋友还欠我800元,立刻跳上车去找他,把钱要回来。然後,我住在一个筒子楼里,靠著那点儿钱和学生餐厅,吃了2个多月。那座破楼里堆满了建材废料,没人知道我住在里面。在那里,我没麻烦朋友,还省下了房租。”

“女人,女人都是贱的。女人不可信!”他当时非常悲愤,“有了钱,我要┅┅”他的嗓子还带著民谣浸润的稚嫩,但眼睛里已经凶光毕露。

2003年,就在他毕业1年後,我学完5年制临床医学,也毕业了,被安排到厦门一家医院。第一个月试用期工资为720元,3个月转正後提升为800元,外加100多元的星期六加班费,没有奖金,没有社保┅┅没有怜悯。

豪气已荡然无存

2001年春节前夕,我因为单科补考遭父亲训斥,而摔门出走。那个春节,我和朋友们在一起。在街上与家人碰面,仿若陌生人,彼此遥望而不打招呼。他们眼睛中的悲伤,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2002年,随著国企改制的深入,全国5千万国企职工下岗分流,我的父母也都相继退休、内退。当时,我哥哥还在上海读博,家中经济拮,开始显露出经济危机的影子。但我的心思却不在这些“钱”的事情上,我一直在寻求“反思”,寻求个人主义在情绪上的强烈释放。
2003年7月,初恋女友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提出与我分手。我认为是因为我穷,没盼望,不能给她安全感;但她觉得是我没本事,没心志,骂我不懂得爱,不懂得体贴自己的父母。我母亲後来说,在2003年那一年里,她每逢听到电话铃响,心都会像碎裂了一样。因为她不知道那电话是不是我打的,不知道是不是我又出了什麽事。

那年8月,兄嫂赶在出国前举办婚礼,我以“找工作”为藉口没去参加。虽然到现在他们也没因此怪过我,但我心里背负了很大的亏欠,使我至今想起都忍不住想流泪。

有3年的时间,我喜欢一个人喝酒,一个人坐在马路边上哭。我设想最美好的自杀方式应该是跳楼,但也因为自己不甘心认输,而没有施行那 空一跃。这期间,我先後在3家医院工作过。当初做见习医生的时候,我站在医院楼顶大呼∶“我要征服这个厦门!”如今,那股豪气早已荡然无存。

我不再写诗,只是偶尔哼唱几句校园民谣,算是我廉价的、唯一的安慰。

老吉他已经消失

2004年某个夏日,顾影自怜的我忽然想起那位吉他手朋友,便给他打了个电话。他当时在深圳,口气里已经有了苦尽甘来的感觉。他说他在深圳的高铁上用笔记本上网,月收入是过去的几倍;他说下了飞机去旅馆,会有许多女孩子像苍蝇一样围著他,爱情俯拾皆是;他说,这年头谁都别信,只能靠自己,只要你敢做、努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听著,应答说∶是的。

05年,我得知他搬到了厦大的住宅楼,於是去找他。那天,正好是亚洲杯半决赛,中国对伊朗。他一个人包租了小两房的全套,房间很整齐,我却没看到那把老吉他。最旮旯的小间空著张床,他说是给女友睡的。

他问我现在如何了,我说老样子。一个月800元,不过主任人很好,他每个月自己偷偷补助我300。他说,那挺好的。我们没什麽多馀的话好说,只能坐著看球。他说了一个女医生给他看病的荤笑话,我听了只是笑笑,人们喜欢揶揄医生的职业。

球赛结束了,中国人用假摔激怒了伊朗人,给对手一张红牌。比赛在点球大战里让中国人获得了可耻的胜利。我听见附近的男生宿舍响起荷尔蒙过剩的吼叫声。

临别前,他接到了女友的电话,那头是著急和哭泣的声音。他不耐烦地责駡著,答应会带她去看医生。

我起身告辞,从此再未见过这位当年的吉他手。

对於那些民谣演唱会,我也不再有兴趣。台下一同站立的,早不是能一起含泪合唱的同学了,唯有打电话和聊天的声音。当年的那些同学,也都成家的成家,立业的立业,过著生老病死的普通日子。

走在归乡的路上

但我,还坚守著麦田。

我不能写诗了,我不再唱了。但我依然保留著一点梦想——“任凭这旅程越来越孤单,你在我面前越来越茫然。丢不下的行李,是我不变的心。”

2005年7月,我决志信主。

2007年7月,我接受洗礼。

感谢上帝,在我的生命里,那个认罪的声音越来越强∶“我要起来,到我父亲那里去,向他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路加福音》15∶18)然而,我的天父却说∶“儿阿!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参《路加福音》15∶31)
上帝从死荫的幽谷里,将我拯救。

“苦难是好的,关键在於你怎麽想!”後来,我总这麽和人说。

走在归乡的路上,

激情震荡在我胸膛;

想起你的深深情,

热泪难净脸上挂;

去年别离我曾对你说我们会再聚首,

在那枫叶红菊花黄的时候。

如今那树林的枫叶红了,

如今那山上的菊花开了,

我已归去,归去,归去,

回到你的怀抱里,

知道你不会把我忘了,

我知道你会想我暮暮朝朝,

迎著秋风,我奔向归途。

这是厦大当年吉他协会的会歌《枫叶红了》,怀念著我们的纯真日子,民谣10年,而我真的已经回到了爱我的天父的怀抱里。

作者厦门大学医学院毕业,现从事临床病理诊断。

本文选自《海外校园》115期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

(2)条精彩评论:

  1. 那样的时光只有在天父的怀里才能被温暖
    熙荃2012-11-10 14:14 回复

  2. 很好的标题,很好的话题,很好的怀旧,很好的前半段的人性呈现。
    可惜,后半段太突兀,空洞不自然。怎么一下子信主的?
    太可惜了!


    新浪网友2012-11-12 11:3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