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出善良

活出善良–文/欢然   图片来自网络)

63941912gcd6b2d24ad33&690信主前,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善良的人,几乎没与人争吵、冲突、争斗过,少有的几次也是被迫还击。如果与人有矛盾,最多就是不再与他/她说话,但心里总想找机会和好。心想最好他/她有什麽难处或生什麽病,我可以帮上忙去关心一下,然後趁机和好。这样的想法一直持续到我23岁信主。

不想原谅捣乱鬼

我的初中3年是在一个工厂子弟学校度过的,班里大多数人都是厂里的工人子弟。家长和老师同在一个单位,所以老师对学生比较好,对那些上课捣乱的孩子管得也不是很严厉。有段时间,那帮捣乱的家伙非常倡狂,竟公然与老师对骂,甚至与老师动手过招。当时老师们主要的管理手段,就是让班干部把上课时被老师点名批评的捣乱鬼记下来。我作为少先队大队委员,成了主要的记录者。

一开始,那些被记下名字的同学常常找我,要求我或央求我把他们的名字划掉,免得老师通知家长,家长来找他们的麻烦。我很坚持原则,对此要求一一拒绝。後来他们就合夥攻击我,比如放学路上向我扔土块,给我起绰号;上课时骂我,影响我听课;在墙上写反对我的标语。考试前我的教科书好几次都不翼而飞,使我无法复习┅┅

老师还偏偏把他们安排在我的座位前後,想让我对他们产生好影响,於是他们就将自己的座位空间尽量扩大,使我在座位上被前後的桌子夹牢,动弹不得,有一次还悄悄地将石灰粉撒在我的头上和後背。

不止一次,我把自己关在屋里大哭。但要强的性格使我决定坚持下去。我心想,只要能达到让他们上课无法捣乱,我们都能听课的目的,我就满意了。所以我只在刚开始时向老师告状过一次,後来总觉得向老师告状不够英雄,就自己默默地忍受下来。

只是,每天过著度日如年的日子,有苦说不出。有时候气极了,就自我安慰,想你们这些人不好好学习,长大了也是垃圾。我要好好学习,长大了比你们都有出息,到时後悔的就是你们。为了把书读好,我在课下抓紧时间学习,买参考书自学。考前经常学到很晚,所以我的成绩一直没受到影响。

不过,虽然我不恨那些捣乱的同学,心里却不能原谅他们。後来经老师教育,他们都有进步,不怎麽捣乱了。毕业时,有个特别爱捣乱的同学拿留言本要我给他写几句毕业留言,并表示想与我和好,却被我拒绝了,心想——你不配!

就想让她出出丑

这种不能饶恕的心态一直持续了很久。看到圣经上说要饶恕人70个7次,我才知道自己做错了,我实在不够善良。上帝恨恶人的罪,但从不恨犯罪的人,还为救他们上十字架,我是连犯罪的人也恨了,而且经上说不与恶人作对,我又何必这样呢?

上高中时,我是班长,文娱委员与我同住一间寝室。我埋头读书,认真做事,很少与室友们聊天、玩耍,基本是独来独往,只有一两个朋友。文娱委员却完全相反,她性格活泼开朗,很会与人交往,经常成为同伴中的中心人物,交往的朋友也不仅限於本班,其他班上的女生也有与她成为朋友的。但她读书不够用功,成绩也比我差,所以我心里不太服气她的朋友多,但也不过於讨厌她,我只是一心想读好书,考上好大学。

毕业前,老师布置给我俩一个任务,让我们负责把班级的2块黑板装饰起来,参加学校的黑板报比赛。我们商量好,各人负责一块黑板。我抓紧中午午睡的时间把黑板报出好了,而且很满意。但她那天中午却没能完成任务,她完全摸不著出黑板报的门道,磨蹭了一个中午什麽也没做成。

我的为“官”之道就是绝不插手别人的事,不该我做的我就不做。我心里想,让你出出丑也好,你就不会那麽趾高气扬了,却完全忽视了她需要帮助的事实。

信主後,上帝让我想起这件事,我内心大受责备,我非常後悔当初没帮助她把我们的任务完成好,心中存著与人争竞的心,而且幸灾乐祸。在这件事的处理上,我并不善良。

和平地与人相处

走上社会以後,我发现大家都很讨厌好为人师者,所以我就注意不做这样的人。偏偏新来了一个同事,是个党员,当过十几年中学老师,不说话也能让人感觉出她身上那股“教师”的气场来。

她也凭直觉知道我对她的那套作派有看法,所以我们的关系一直不是很亲密,大家都只做表面功夫。办公室里来了人,聊天中,每每我想插话,她都不肯给我机会,故意使我受冷落。

我心里非常不高兴,需要很努力地克制,才能让自己不至发作。这时,只有在心中默默地祷告主,内心才会慢慢地平静下来。我想,我们不能把自己的标准强加在别人身上,我们并没有论断别人的权利,判断人的唯有上帝。

最近装修房子,父母看我与人打交道比较温和,担心我受欺负,所以常常有意找出装修中的漏洞,鼓动我向有关人员兴师问罪。一开始,我觉得他们是在挑刺,经常与他们争辩,弄得彼此都感觉很受伤。

通过祷告,我发现,他们其实是用这种方式,表达他们对我的关切和保护,他们在心里是爱我的,争吵会让他们很伤心。於是,我开始认真地听取他们的意见,不与他们发生冲突,但也不让自己被他们的冲动情绪所影响,不会拿出兴师问罪的架势去与装修方交涉,激化矛盾,而是尽量与装修方协商解决。

到了40岁,我开始学会了一种善良的处事方式——与人和平相处。

善良地对待自己

最近读到一篇资料,其中有一大段提问∶“你真懂得爱惜自己吗?会在不自觉间‘恨恶’、糟蹋自己的身子吗?喜爱自己的容貌身材吗?欣赏自己的特点吗?接纳宽恕自己的错失吗?愿意聆听自己的心声吗?享受跟自己相处吗?承诺一生一世好好地照顾自己的身子终老吗?”

每句问话都令我反思,我才知道,我们不仅要对别人善良,也应对自己善良。

记得上小学时,为了与一个男生在老师面前争宠,看谁先到校,比谁的作文写得好,我晚上连夜写作文,很早起来锻炼身体,第一个到校。这样没多久,我就感觉上课时常想睡觉,精力不够。

每当考试成绩不如意,我就恨恶自己,惩罚自己不出去玩,抓紧所有时间学习,直到考出满意成绩为止。

自己有哪方面表现不令人满意——比如失恋了,我就会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虽然只是一时之念,但却可以看出,其实我并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我一直不满意自己的身材和相貌,为了让身材苗条拼命节食┅┅

直到信主後,我才学会关心自己的健康,接纳自己的不足。因为主说,不管我相貌、德行、能力如何,我都是他的儿女,他都会无条件地接纳我最真实的本相。

有时候,想起过去自己犯的罪,心中常常内疚不已。这时,一想到自己已经在主面前认过罪了,已经得主的赦免了,就想上帝都饶恕我了,魔鬼再怎麽控告也无法改变这一事实了,自己为什麽还不能饶恕自己呢?

能够接纳自己的一切不足,这也是一种善良!

作者现住杭州。

本文选自《海外校园》115期

 

http://www.oc.org/web/modules/smartsection/item.php?itemid=4624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