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从明天开始 ——曼曼姐妹信主见证

生命从明天开始 ——曼曼姐妹信主见证—–文/春曼、心曼

63941912gc1caf47b1a54&690我叫心曼,我的姐姐叫春曼,我们姐妹两个从小就患上一种可怕的吞噬性疾病——“进行性脊髓肌萎缩症”,这是一种由常染色体感染导致的遗传性疾病。据医生讲,病症潜伏在人体基因里世代更叠,相隔可达8代之久。一旦发作,患者不仅四肢残疾,生活不能自理,最後还将导致吞咽食物困难、呼吸麻痹窒息死亡,患者生命随时都有危险┅┅

我以为人可以胜天

在我3岁、姐姐5岁的时候,爸爸在一次意外事故中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深爱我们的妈妈为了我们放弃了再婚,独自抚养、照顾我们这对重残的姐妹和一个年幼的小弟弟。我和姐姐一直不愿接受这样残酷的人生,也一直相信能通过自己的力量拯救自己和家庭的命运。我们自学了从小学到中学的全部语文课程,用家庭电话自费创办了“曼曼心灵热线”,义务做电话倾听的心灵关怀服务,10年里从未间断过。

根据我们的描述,有记者推算说,我们在10年间共接听全球各地7万多个倾诉电话,説明解答有关成长、恋爱、婚姻、工作等各类难题6万多个。我们一直坚持写文章、投稿,目前成书出版的作品有,自传体励志文集《生命从明天开始》,和长篇爱情小说《如果我能站起来吻你》。

可惜,微薄的稿费并不能养家,骄人的成绩也不能抚平我们从小失去的父爱,和重病缠身的伤痛。而且,因为我们拼命做事,导致病情迅速恶化,这让我们两个人的内心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看著妈妈满头花白的头发,我们对生命存在的意义有了疑问,对自己自救的能力产生了深切的怀疑。

我们越学心里越苦

在我和姐姐发现人力并不能胜天的时候,我们开始寻找其他的途径,试图通过佛法的力量来拯救自己的今生和来世。

我的姑姑是一位虔敬的佛教徒,她一直很喜欢我,希望我能继承她供奉的香火;我的妈妈和姨妈也都是宿命论者,受她们的影响,我和姐姐信奉了佛教。

在一位同修的师兄的带领下,我表现得非常虔敬。每个月斋戒日,我都吃斋,每天我都请妈妈或小侄子帮我给地藏王菩萨上香,每天早晚我都会诵经。不仅我要学佛,我还积极带领家人学佛。弟弟受我影响去寺院做了皈依(这是我至今都深感後悔和愧疚的事情),我和亲人们努力求索著超脱六道轮回的救赎。

可是,我们越学心里越苦,疾病和苦难成了偿还不完的债,生命变得一点盼望都没有了,只想早一点儿离开这个世界去超脱。而最无望的是,我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地已经修到了,能进入西天极乐世界的程度!

爱情也无法拯救我

这时,姐姐突然病情恶化,被送进了医院。医生建议转到大医院救治,可是,妈妈没有钱,只能让姐姐在家附近的门诊输液,这是穷人对抗病魔的唯一办法——听天由命!

看著奄奄一息的姐姐,我们痛不欲生。我不停地在心里追问∶“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这样残破的生命承受这一切是为了什麽啊?”佛法无法给我一个信服的解释,而我也失去了承受这一切的力量。

这时,我想起一位一直给我传福音的基督徒姐姐宋英兰。我对她说∶“我们不是基督徒,你们能为姐姐祷告吗?上帝能帮我们吗?”她很肯定地说∶“会的!上帝一直都很爱你们一家!”很快,宋姐就和她的丈夫韩哥来家里看望我们,还带来了教会的红心姐姐,他们一起向我们传福音。但我的心里非常矛盾,充满纠结,始终沉默著不肯接受耶稣基督的救赎。

正在这时,一个男孩走入我的生命,他的呵护和宠爱让从小失去父爱的我,重新获得了男性的力量和温暖。我很大胆地追求他,错误地以为那就是爱情。我很想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可爱,在这个世界上会不会有人爱我!

可是,当他满怀深情地牵起我的手的时候,我却惊讶而悲哀地发现,爱情也无法拯救我脱离苦海,我心里的痛苦和恐惧是任何情感也无法填满和抚慰的!这个时候,做佛教徒的姑姑说我和那个男孩子八字不合,命里相克,一定要我和他分手,这让我特别委屈和痛苦。

悔改让我们看见主

姐姐春曼病情好转以後,我们小心翼翼地向韩哥提出想去教堂看一看。我们当时特别害怕他再向我们传福音,但又感觉心里有一种无法抗拒,又无法言传的好奇和亲近感。

没想到,韩哥真答应我们了,他们夫妇开车带我们全家去海淀堂“参观”。郑义弟兄站在十字架前告诉我们一句圣经里的话∶“上帝的话语,是我们脚前的灯,路上的光!”就是这句话彻底打开了我和姐姐的心扉,让我们在苦难中看见了上帝信实的爱!通过阅读圣经,我们知道是上帝造了人,而人却因为犯罪蹈入死亡。

感谢上帝的怜悯和呼召,2009年5月28日,我们终於悔改信主了。两周後,妈妈也悔改信主。2010年6月6日,在中关村双榆树教会,我们两姐妹和妈妈一起由郑义牧师施洗,正式归入上帝的名下。

信主以後,我每天都为感情的事祷告。慢慢地,我明白了上帝的心意,知道这份感情并不是上帝祝福给我的,他对我的人生另有安排。我便开始冷静地思考和审视这份感情,发现其实自己对他的感情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爱情,而是一种妹妹对兄长的依赖,这样的“爱情”继续下去,对我们双方都是一种伤害。在还没有走入婚姻之前,我不能欺骗他,也不能欺骗我自己!

於是,我理智地向他提出了分手。在没有信主之前,我曾经因为承受不住压力,向他提出过分手,那时他很痛苦,我也痛苦。我觉得自己擅自打开了别人的爱情之门,又不负责地逃跑,欠下了一笔“良心债”,因此无法做到彻底分手。而这一次,上帝安慰了我,我的理智思考也让对方冷静下来,他理解并尊重了我的选择,这一次我们都获得了自由和平安。
从此,我不再轻易触碰爱情,完全把感情的事交托给主,我相信他会在合适的时间和地点赐给我一份幸福的婚姻。但即使他给我独身的恩赐,我也会欣然接受。我相信天父给女儿的一切安排,都是与我有益处的!

对恩师的深深歉疚

一次,我们和恩师大诺哥之间,因某件小事起了冲突。大诺哥是一位志愿者,他义务指导我们写作。因为有了他的帮助,我们才能从老家黑龙江搬到首都北京来生活,同时创作出第二部和第三部书稿。虽然经过那次小冲突後,我们相互体谅,彼此都做了让步,但各自的心里都留下了一个不能触碰的心结。

信主以後,一对主内夫妻给我们提供了一份校对圣经的工作,这是他们对主的侍奉,也是给予我们的爱和帮助,我们特别感激。校对圣经需要一个字一个字地阅读,整个过程甚为蒙恩。在校对《罗马书》13章1-5节的时候,上帝通过他的话语告诉我们说∶“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於上帝的。凡掌权的都是上帝所命的。”还说,“所以你们必须顺服,不但是因为刑罚,也是因为良心。”

这两句话让我们的良心受到了责备,我和姐姐的心里开始生出亏欠和不平安,对恩师也有了深深的歉疚。上帝的话语让我们看到了自己的不顺服,和高度的“自我意识”。於是,我们发短信郑重地向恩师道歉,大诺哥收到我们的道歉短信很高兴。我们知道,他高兴的其实不是我们向他道歉,而是为我们敢於承担而欣慰。当时,他还不知道,其实是主给了我们面对错误和改正的力量!

大诺哥常开玩笑说∶“做名人的老师不容易啊!”而我们也会“委屈”地说∶“做名人的学生也不容易啊!”

其实,我们深知大诺哥给两个没进过校门、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儿做老师的不易和辛苦。而我们更知道,作为基督徒,只要能放下人心中的骄傲,有虔敬仰望上帝的爱,上帝就会赐给我们一颗充满谦卑的顺服的心!

苦难是化妆的祝福

我和姐姐的病情一直在恶化,疾病已经吞噬了内脏器官,开始出现医生说的吞咽困难等症状。3月9日,距离生日还有两天的晚上,我吃东西的时候,突然被食物卡住喉咙,无法吞咽和呕吐,食物挤压在呼吸道里,有7次都差点儿窒息死去。

那一刻,我无力抓住周围的任何东西,清楚地知道自己在经历著灵魂和肉体撕裂的痛苦。妈妈叫急救车把我送到医院,教会的弟兄姊妹也为我祷告。

我总算活过来了,却无法立刻从痛苦的惊吓中恢复和振作起来。我想不明白,上帝一直都很宠爱和恩待我们两姐妹,他为什麽会允许这件事情发生呢?

韩哥告诉我∶“当你用心体会以後的生活,你就会明白上帝的心意了!”

於是,我开始学习体会上帝的心意。这时,我病情恶化的消息经过媒体报导以後,有好多人来家里看望我们。当他们听说红十字会资助我们的房租即将到期,我们一家人将没有地方住时,在房租到期之前就为我们筹集了下一年的房租。

其实,两年前,当我们一家人搬到有供热的楼房里居住後,我们就一直在为两年後的房租祷告,却没想到上帝会通过这样的方式祝福我们。我们在感恩和赞美主奇妙作为的同时,也学会了爱惜身体,把侍奉主、做见证和传福音的事,放在了生活的首位。

因为人真的不知道自己什麽时候会死,会离开这个世界。我很怕有一天见到上帝,他问我“孩子,你在人间都为我做了什麽”时,我会羞愧得无言以对。

愿主使用渺小的我们

2011年5月18日,靠著上帝的恩典,我和姐姐春曼双双荣获全球热爱生命奖章,并且出版了台湾版的《生命从明天开始》。

妈妈、弟弟和小侄子陪护我们去台湾领奖。在台湾,我们也认识了好多勇敢、坚强的夥伴。他们有的从胸腔以下就失去了身体,只能依靠双手走路;有的连口水都咽不下去,需要依靠管子直接给胃里倒入牛奶,以维持身体每天所需的营养。但是,他们在接受主耶稣基督做自己的生命救主後,都变得很勇敢。他们努力地走出封闭的家庭,走向社会,为他人做好多好多有意义的事,使自己的生命不再只属於自己,也属於他人,属於这个世界,更属於我们在天上的父!

在台湾,我们参加了一个叫“生命胶囊”的活动,给未来1000年後的子孙留一份礼物。我和姐姐亲手放入一本圣经,我们希望1000年後的一天,有人打开它时,上帝的光能够照耀到他,他能认识到耶稣基督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

置身在一群上帝的宠儿面前,置身在荣誉与聚光灯当中,我们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渺小和上帝爱的伟大。我们不禁想起圣经里的一个故事∶“耶稣过去的时候,看见一个人生来是瞎眼的。 门徒问耶稣说∶‘拉比!这人生来是瞎眼的,是谁犯了罪,是这人呢,是他父母呢?’ 耶稣回答说∶‘也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显出上帝的作为来。’”(《约翰福音》 9∶1—3)

是的,妈妈虽然爱我们,但是妈妈的爱好绝望,她救不了我们的肉体和灵魂;写作和爱情虽然能让我们得一时的安慰,但也同样无法救我们脱离苦难的际遇。只有耶稣基督给了我们舍己的爱,他让我们的生命获得了重生!

如今我们知道,我们拥有的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唐崇荣牧师曾说∶“恩典之所以叫恩典,是因为不配得才叫恩典。”我们感恩赞美天父呼召了活在罪中的我们,也渴慕天父能呼召弟弟和妻子早日悔改信主,和我们一起品尝天堂的果子。我们更渴望天父能够使用渺小的我们,与上帝同工,成为更多人的祝福!愿一切的荣耀归天父!

作者姐妹俩现居北京市。从事写作,开办公益曼曼心灵热线。

本文选自《海外校园》115期

(图片来自网络)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