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节的清晨

cross-1517094_1280

那个复活节的清晨,这一切却都改变了。

 

文/孙基立

 

在复活节的清晨,东方渐渐发白,晨光初露,照着刚露出小芽的郁金香,春天来了!

在那个两千多年前的清晨,几个妇女去墓园膏抹她们所爱的人的遗体。那时,耶稣已经复活了,她们却不知道,她们去只是为死者尽最后一份哀荣,她们认为耶稣的死,就如同所有活过的、受过苦的好人一样,给死亡掳去了。人类在死亡面前那么无力,它中止了一切善行美德,好像一只强有力的手,将一切都归于零。恶与善都在它面前变成一片空白,一切的声音都变成死寂。

也许,那些妇女也感到一丝安慰:逝者已去,他不再痛苦了!十字架的酷刑已经结束,羞辱和折磨也不再有了。他应该有一个安静的、无感觉的长夜。而且,终有一天,她们自己也会面对同样的长夜,尘归尘,土归土。

但是,她们心中会怀念那个温和的夫子,他安慰了她们,医治了她们,他身上的纯洁善良将是她们一生珍贵的回忆。所以她们在这拂晓,带着各种香料来膏抹他的遗体。

她们虽然悲哀,也有一种顺命的无奈,死亡仿佛是所有问题的终点,它是一种如此强有力的权柄,将一切有关正义的问题压得粉碎——“为什么恶人猖獗,好人短命?”从来没有人能这样质问死亡,它几乎和这个宇宙一样神秘莫测。在这样的权柄下,快乐、痛苦、邪恶、善良都失去了意义,因为死亡将夺走一切,将一切归于零。

在那个复活节的清晨,妇女们去寻找耶稣的遗体,为纪念一位故人、老师和挚友。她们为他悲哀,也带着对死亡和命运的无奈顺从。我们今日许多没有清晰信仰的人面对亲人逝去,世道不公,也有同样的无奈和麻木。

那个复活节的清晨,这一切却都改变了。

死亡的意义被改变了,它不再是一切的终点。所有的问题都要在“复活”这束强光的照射下,重现意义,由此而来的巨大改变几乎吓坏人类的理智。

但是那些妇女却紧紧地抓住了一个令人放心的事实:复活的正是那位她们所认识的温和、良善的夫子耶稣。

她们在起初的惊惧之后欣喜若狂,她们也许当时并没有去想后来神学家的种种争论:比如三位一体,神论、人论等。

她们满足于一个基本的事实:她们所爱、所尊重的耶稣复活了,死亡对他失去了力量。他是上帝,他更是我们的弟兄和友人。

人性的简单在那个拂晓是那样单纯和美丽。

上帝也给了那些知恩、善良的妇女特别美好的祝福:她们是第一批看到复活的基督的人,她们是第一批领受了神启的人——关于永生,关于救恩。

 

 

作者曾留学法国,获语言学博士,现任教于美国芝加哥大学。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