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而出发?

boat-207129__480

“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

 

文/赵奇云

 

宋代理学家朱熹写过两句寓意深刻的诗句:“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观书有感》)它让人想到,如果要找到问题的症结,理应追根溯源,搞清来龙去脉,这样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要先找到根本问题

 

我们每天都要作出各种价值判断,但每个人都有一套自己的价值判断体系,哲学家称之为“价值观”。显然,人与人之间的价值观不尽相同;而且对同一样事物,有人趋之若鹜,有人嗤之以鼻。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必须要回到本源去探讨。

人的价值观之所以不同,原因很多,但根本原因是“人生观”不同,即“对人生的目的和意义的根本看法”不一样。这导致了有些人活着是为了吃饭,有些人吃饭是为了活着。有些人认为流芳百世、名垂青史最有价值;有些人推崇享乐至上。有些人好像拥有很多,仍不开心;有些人几乎一无所有,却很快乐。

古往今来,无数人都在探寻人类生存的目的和意义。要搞清楚这个问题,要先弄明白“人从哪里来?将来到哪里去?”如果知道了人的来源,归宿何处,人生的目的和意义就不难解决了。然而,世界先于人存在,所以必须明白世界是从哪里来的;解决了“世界观”的问题,才能解决“人生观”和“价值观”的问题。

 

世界观与科学发展

 

基督信仰认为世界是上帝创造的,是真实的存在,所以物质世界有其自身固有的内在规律。这种规律在同一条件下不会因时、因地、因观察者研究者的不同而有差异,也就是说,它不受人的主观所影响,这也称为“自然规律”,这种观念恰恰成为科学研究的基本前提。

正是在这种世界观的支配下,基督徒相信人可以通过研究上帝所创造的自然界,来寻找并利用自然规律,造福于人类,并以此来荣耀上帝;由此而产生了近代一大批致力于科学研究的基督徒科学家,如牛顿、法拉第、波义耳、哥白尼、开普勒、汉密尔顿、马克斯威尔,等等。

相应地,在中国古代有一个很出名的佛教典故:两个僧人对一个在空中飘动的旗幡产生争论,一僧曰“是风动”,一僧曰“是幡动”;此时一高僧进前曰:“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此一高僧就是后来的禅宗六祖慧能。他有一段著名的偈语:“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佛教认为世上一切存在都属虚幻,它们只是人意识的产物;而每个人的内心世界都是不一样且变幻莫测的,所以这个世界也是虚无缥缈、无法捉摸;如此,任何想要探索自然规律的行为都变得徒劳!这样的世界观,如何会促使人去研究空气动力学、去研究太阳、地球的运转轨道呢?近代科学没有产生于佛教盛行的东方,或许原因就在于此。

 

不同世界观的交锋

 

其实,每个人的行为都受到自身世界观潜移默化却富于决定性的影响,不管他知不知道“世界观”这个名词。错误的世界观必然导致错位的人生观和扭曲的价值观。

许多中国人的世界观是模糊的,因为注重现实的中国人很少认真地思考世界观,大家通常会说:“令人烦恼的事情多着呢,管他这个世界是从哪里来的!”但恰恰是这种模糊的世界观,决定了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也是模糊的,并导致他无法判断什么是最重要、最有价值的。所以,他会认为,现实可见的东西都很重要,他都想得到。结果,他可能什么也得不着,即使得着了一些,也不会珍惜。

基督教的世界观认为宇宙万物都是上帝创造的,“因为房屋都必有人建造,但建造万物的就是上帝”(《希伯来书》3:4);生命同样也源自于上帝,“耶和华上帝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参《创世记》2:7);上帝创造人类的目的是要人来荣耀他,“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上帝而行”(参《哥林多前书》10:31)。这就是基督徒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

上帝创造人的目的,是让人可以荣耀他并享受上帝的恩典。这卑微、渺小的受造物,竟然可以与至高至圣的全能上帝同坐、同作王、同得荣耀,这是何等的恩典!基督徒的人生观与价值观,是完全建立在“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创世记》1:1)这种世界观上面的。

 

在世俗中逆流而上

 

我于2002年底信主受洗。2005年初,我接手了一家餐馆。当时每周经营6天6夜,星期天休息,可以参加聚会敬拜上帝,但还是甚感劳累。一年后,我毅然关闭餐馆晚上的营业,只开6个白天做午餐生意。因为我希望能够让自己的家庭生活正常化,也能够多一些时间和精力来亲近、事奉上帝。我深信,这样做会让我的人生更有意义和价值。

当我按照圣经的原则调整生活的次序后,不到半年,餐馆的营业额远超过经营6天6夜的营业额,上帝的恩典实在丰盛。关闭晚上营业之后一年,我将星期六的营业也关掉了,每周只做5个白天的午餐生意,但利润逐年都有增加。上帝赐给我的,远远超过我的所求所想。

因为有了比较多的休息时间,我的生活和事奉也更加喜乐得力。我周围有许多不信主的亲戚朋友对此举动甚感不解:“为什么你不愿意晚上和周末营业多赚点钱呢?”我能够理解他们的困惑,因为不同的世界观导致了不同的价值观。

其实,我心里也有过动摇和挣扎,我曾无数次地问自己:“真的有上帝吗?我这样做值得吗?”但是每一次,我都从心灵深处听到一个肯定的回答:“是的!这个精密准确、井然有序的宇宙不可能是自己产生出来的,必定是由一位拥有无限智慧和能力的造物主创造出来的,这位全能的上帝也绝对不会亏待那些仰望并倚靠他的人!”正是这种信念一直在支撑我,让我有勇气在世俗大潮中逆流而上,存谦卑的心与上帝同行,并因此有心中的平安与喜乐。

黎巴嫩著名诗人纪伯伦在诗作《先知》中有一句颇富哲理的话:“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

诚哉斯言!

然而,更加可叹的是,不知有多少人从一开始就不知道为了什么而出发,整日营营役役,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罪恶世代随波逐流,穷于应付工作、家庭、孩子、房子、车子等问题,却没有时间来思考世界观的问题。这个充满诱惑的世界让我们挂心的事情太多了,结果便是 “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得不偿失。

人无论怎么忙碌,抽点时间认真思考自己的世界观,从而理清自己的人生观与价值观,应该不失为明智之举。

 

 

作者来自广东,现定居于澳大利亚。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