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心灵故乡

timg3

将来爸爸妈妈一个去天堂,一个去不了,她该怎么办?

 

文/刘美芹

 

我是在无神论环境中长大的。虽然看到母亲每逢春节或者其他节日烧纸磕头,自己所受的教育告诉我,这都是迷信,且与我无关。而且我以此自豪:我是无神论者。

我成年之后,却时不时地追问: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人活着的目的是什么?人生在世的意义又是什么?每当看到自己周围的人一一过世,这个关于人生的疑问就更加让我困惑。

 

不知有上帝,却寻求上帝

 

大学时,读的是中文系,需要读大量古今中外的著作,大部分小说都以悲剧告终。虽然知道这些作品中人物的悲惨结局都是当时的社会造成的,但自己的现实生活也充满着苦闷和空虚。

那段时间,习惯了早上晨跑,欣赏着南开园里美丽的风景,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原本应该充满喜乐和盼望,可我却每天都觉得好痛苦,生活没有意义。

大学时接触到“进化论”,也选修了这门本该属于理科范围的课。“进化论”告诉我,人是从单细胞生物逐渐进化而来,却没有满足我的追寻,没有解答我的疑问。

曾经,我也读很多励志书,如周恩来总理的故事,以及张海迪的日记等,却更因自己的渺小而自卑,因自己不可能有总理的伟大,不可能有海迪的毅力和聪明而消沉。

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结婚。结婚半年后,先生因公到国外工作——在关岛,太平洋里很美的一个小岛。那种相隔万里的分离,让追寻不到人生意义的我更增添了无穷的愁烦。

每逢秋季来临,我的心情也低落到极点。时不时地会伤心落泪:人生为什么是这个样子?虽然我在一个外人看来不错的大报社上班,工作却格外清闲,闲到大部分时间无事可做;婚后,我们执意先不要孩子,因为不想让孩子在一个不完全的家庭中长大。

就这样过了3年多。后来先生回国,我们很快有了大女儿。女儿的到来虽然让自己忙碌起来,却还是会落寞愁烦,有段时间甚至得了严重的失眠症。这样忙忙碌碌过了六七年,工作上因为改革也日趋紧张。这个时候,先生又萌生了到国外留学的念头。并最终选择了德州大学Arlington分校。这样,我们又开始了分离的生活。在丈夫留学2年后的2003年7月,他毕业之际,我和已经9岁的女儿与丈夫相聚,开始了新生活。

 

与上帝相遇,却不认识上帝

 

这种新,可以从几个方面说起。

第一,生活上一切从头开始。

在中国度过的30几年,虽然不如意事常八九,但经过自我奋斗,房子有了,车子也有了,职称有了,家也小康了。初来美国时,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以为这一切到美国后也都会有的。
临出国前,把家里的家具、衣服等都送给了兄弟姐妹,只带着两个箱子。可是先生刚毕业,什么都没有。我们日用的开销还是从国内积蓄的人民币与美元按8:1多的比例换来的。每次购物我都心疼,拮据的日子又从头来过。而因着911之后,美国社会和经济的变化,先生毕业后的工作因着身份问题没有着落。就在自己觉得没有理由留在美国时,上帝却悄然来到我的生活中,让我开始了新的生活。

第二,观念的更新。

先生比我早2年来德州,他来之后接触到一些教会的弟兄和牧师,得到很多生活上的帮助,他对教会有了好感,但也仅此而已。不过他倒是觉得初来乍到的我应该去教会,用他后来的话说,我“很需要上帝”。凭着我这么多年对人生意义的追问和寻索,我承认我确实很需要上帝。但是我却不知道我的上帝在哪里。

当我们全家在先生从UT Arlington毕业搬到Dallas后,我很快就被他领到了Waterview Church,就在UTD对面。因为当时有一位他认识的中国牧师在那里。Waterview Church当时有一个中文事工,除了早上的中文敬拜之外,午饭后还提供ESL课程,是由Waterview Church年长的弟兄姐妹提供的免费读、写及语法课程,当然,中间会有30分钟的圣经课程。虽然我只是奔着学英语去的,但在那里,却第一次真正开始读到上帝的话,也真正从一个美国人那里听到他对中文“罪”的解释。

他对“罪”和“爱”的解释(这可能是他所知道的仅有的两个中文字),我的心中激起波澜,让我开始思考上帝的话。但真正让我认识上帝并承认接受这位真神的,是接下来教会为我安排的一对一的圣经老师Carma,从《创世记》开始的圣经讲解。

经过一年多的学习,我终于知道并承认,耶和华是创造天地万物,也是创造我的那位我所寻求的上帝。我心中的那扇窗终于打开。但是这束光却并不那么明亮,我还有很多困惑,这困惑主要来自对耶稣基督的疑问。

 

耶稣,怎么会是上帝?

 

我拿中国的孔子与耶稣相比。当时我提出一个问题:孔子比耶稣诞生要早得多,虽然孔子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非常显赫,却从来没有人把孔子当作上帝,他不过是一个伟大的思想家、政治家、理论家。

带着这个问题,我苦苦寻索,很多理论我当时看不懂,也无法接受。Waterview Church的这位中国牧师曾建议我读《使徒行传》,但当时高傲的我怎么会把耶稣的门徒放在眼里呢?因为他们老师的身份问题在我还没有弄清楚呢!

倒是我的一位在中国时的前同事,早几年比我来美国在加州定居,并接受了基督信仰。她的一句平常话为我去除了障碍。她说:“耶和华是以色列的上帝,他和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呢?只有借着主耶稣,我们才和这位以色列的上帝之间有了关系,他才成为我们的上帝。”我不知道这样的解释是否符合神学理论,但当时对于处在困惑中的我确实起到了“释疑解惑”的作用,我信主过程中的最大困惑就这样被挪除了。2004年冬,我决定受洗接受主耶稣。

当时10岁的女儿坚决反对我受洗。理由是,如果妈妈成为基督徒,爸爸却不信,将来爸爸妈妈一个去天堂,一个去不了,她该怎么办?在她心目中,爸爸虽然不信上帝,但是个好人,但却不能和妈妈一起进天堂;妈妈虽然信了主,却还是有很多毛病,但可以因为信耶稣而进天堂,该怎么办?

我推迟了受洗时间,和她一同寻求答案。可没有人能给我们满意的解答。那位为我们讲解“罪”的ESL美国老师,却给了我们一个非常明确的回答:信耶稣是个人与上帝之间的关系,与他人无关,即使在一个家庭当中。这令当时处于困惑中的女儿伤心落泪。

就这样,我们每逢主日去教会敬拜,查经学习。女儿也参加了达拉斯恩友堂星期五晚上的AWANA,坚持每周背圣经经节,做作业。半年之后,她终于同意我受洗。2005年3月20日,我在Waterview教会当众承认主耶稣是我的救主,受洗归入他的名下。

 

信心增长

 

我承认,我信主时还是迷迷糊糊的,虽有挣扎,但也没有太多探究,尤其对圣经,我连一遍都没有读过。我相信上帝特别恩待我,深知我的软弱,在我还没有清晰地认识他的时候,就完完全全地在耶稣基督里接纳了我。

2008年后,参加了达拉斯恩友堂星期五晚上的小组查经,让我对上帝的拣选及对主耶稣的认识渐渐加深,对罪也有了基本的认识。关于上帝的拣选,《以弗所书》1章4至12节,使我坚定了自己上帝儿女的身份,而这种身份是在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里的。对主耶稣的认识,是从小组不断查考四福音书得来的,每当读到主耶稣教导门徒的话语“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都会让我惊叹。在福音书里,主耶稣充满确定、智慧而温柔的教导很多,只有神子才能说出上帝的话来,这是我在信主以前没有看见的。这样,我对主耶稣神子的地位再没有疑惑。

 

生命的翻转

 

信主之初,生命并没有多少改变,没有在实际生活中遵行耶稣的教导。然而主借着他的话语一点点雕琢我,改变我,甚至在生活中借着磨难来陶造我,使我更认识他,跟随他。

虽然自己是一个渴慕上帝话语的人,却没有学会怎样祷告。信主后两三年时间,我的祷告大概就是每次考试之前求主保守,让我取得好成绩之类。但是上帝连我这样的祷告也垂听。经过4年刻苦学习,我以优异的成绩从护士学校毕业,并通过注册护士考试。

我生命的翻转还是在我护士学校毕业,小女儿Angie出生之后开始的。我一直认为,Angie是上帝赐给我的小天使。但是我在这个小天使出生之后,并不总是喜乐平安。因着当时所处的环境:护校毕业前后的压力,怀孕生产,母亲病危病故,还有一位当时刚上初级高中的大女儿,我参加查经班唱诗时经常泪流满面。

借着诗歌和上帝的话,我的平安喜乐渐渐增长,悲哀愁苦日渐减少,心灵也日渐更新。上帝的大能改变了我,是他的爱和信实改变了我。这个改变是个漫长的过程,这段时间我也开始学着祷告,将负担交托给主耶稣。

感谢上帝赐给我这几年的时间,让我带小女儿的同时,有更多时间与他亲近,如果没有这段时间亲近主,我想我的生命不会有现在的喜乐与平安。

 

 

作者来自美国。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