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渴慕成为圣徒

cross-1448946_1280

属他的器皿,若不脱离卑贱,如何能被使用呢?

 

文/书拉密

 

信主后,在向一些知识分子慕道友传福音时,最让他们难以理解和接受的一句表达就是“我是罪人”,他们最常回应的一句话就是“我虽不好,但也不能算是罪人!”

于是,我便四处找证据和理由来向人传讲“我是罪人”与“我不算是罪人”之间的差别,我的逻辑清晰、表述流畅,让听的人不由得会反思。

可惜,这当中,唯一也最致命的漏洞在于——这样的表述中并没有“我”,因为我并不认为自己是罪人。我只是在头脑里理性地演化,并用精准的语言阐释二者之间的关系而已。

在内心深处,我始终没把自己当成全然败坏的人,我认为自己虽算不得全然善良,但还算善良,尤其与某些恶贯满盈的人相比,我无论如何都不能算是一个罪人!

更何况,当我找到了上帝,认识了耶稣,受了洗,尝了饼与杯,我就是义人了——从“因信称义”的角度来说,这样的理解并没错,但这里缺少的一个环节就是:如果我无法认清自己的罪人身份,事实上,我也无法真正明白救恩对我的价值。这自然会导致,面对白白领受的恩典,我只会因愚昧而滥用,白白地浪费。

 

我虽不好,他人更糟

 

当我终于能够把“罪人”与自己联系起来时,是出于祷告的需要。

祷告中有一项是认罪,认自己的罪,认群体的罪。但是,如果把祷告只当作一件例行的事务,认罪便会变成不可缺少的一个环节,而并非出于祈祷者真实深切的懊悔。

我在学习祷告之初,很喜欢说“主啊,赦免我们,我们都是罪人……”这样的表述,让我感觉很安全,也很心安,因为它符合了认罪的环节需要,也让我在与众人构成一个群体时,共同分担了罪的后果。
但是,这样的逻辑背后,有一个傲慢的评判标准:我虽然不好,但别人也不怎么样,大家彼此彼此,都是罪人。

如此得来的心理平衡,会让自己以为真得到了属天的平安,却看不到其中隐藏的自我欺骗。

 

仿如初恋的信仰生活

 

我就在这样的祷告和服事中度过了4年半“平安喜乐”的基督徒生活。

在这段时期,我领受了圣灵所赐的方言,成为许多事工的代祷者;受牧师的邀请,我在受洗一年后便带领一个大学生查经小组,从最初的三个学生迅速发展成二十多人,并建立了教会分堂;我每个月有一至两次主日讲道;之后,我协助两位牧师共同创办了一份主内刊物,并成为主要撰稿者;不久,又协助另外两位牧者(大学教师)建立了一个工作者查经团契,人数也是迅速增长,不少教师、研究生在这里信主;在学校,即使受到同事的诬告、校领导的“提醒”,我仍火热地向学生、同事、朋友传福音;我个人的事业也在缓慢地进入收获期……

表面上,我的事工似乎进入一个所向披靡的阶段,凡参与的事都呈欣欣向荣之状;我个人的灵修生活丰富饱满,每天有两三个小时的读经和祷告,经常体验与主同在的甜美,被圣灵充满的喜悦;我感觉心中充满了对上帝对人的爱,除了当时不得已与丈夫两地分居,我并没有遭遇太多生活中的压力、属灵上的困惑和事工中的难处。

我每天早晚以祷告和读经开始和结束,参加所有的主日敬拜和周间小组活动,带着耐心和爱惜聆听所有寻求帮助者的倾诉,并努力把她们带到上帝面前。我常常省察、反思自己的言行与意念,我渴望成为一个好基督徒、一个被上帝所喜悦的圣徒,因为我从来都是一个好学生、好教师、好女儿、好妻子……我有时跪在床边,会想,不知道,还需要多久,还要努力到什么程度,我才能够合乎一个好基督徒、一个圣徒的标准,但我相信,只要我保持这样努力上进的态势,就一定能达到那个标准。

 

竟然无端遭受辱骂

 

我每天的喜乐与平安,来自于在祷告、读经、敬拜和服事中与上帝同在的充盈感和幸福感。我常在祷告中向主宣告说:“天父,我爱你!耶稣,我爱你!圣灵,我爱你!我要一生属于你!”我也常求主说:“你来使用我吧,我渴望人生的下半场被你完全使用!”我常想,如果就这样,靠着上帝,过完一生,就是生命中最美好的事;我渴望,立时死在上帝的面前,就可以马上见到他,得那永远不朽坏的冠冕。
这一切,上帝都知道。

既然我宣称自己属于他,渴望进入属他的完全之中,他就开始动手了——
上帝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机会让我看清自己的本相——我是一个罪人。这一关过不去,我不会在他面前真心俯伏,也无法被他完全拥有。属他的器皿,若不脱离卑贱,如何能被使用呢?(参《提摩太前后》2:21)

他震动我的方式,不是借助圣经金句,他知道我对此已具有了“免疫力”;也不是借助主内弟兄姊妹的劝勉,他知道我的“光环”太亮,没人敢告诉我或能敏锐地指出问题所在。他找了一个我不太熟悉的非基督徒A,因为我在对方放肆的言行面前表现出的不卑不亢,令身居某高位的A恼羞成怒,他便趁着酒劲大骂了我一顿,用词极其恶毒无礼,让我一时瞠目结舌。

在A给我的一堆骂名中,有两个很触动我。一个是“在我眼里你一文不值”,另一个是我在克制中向他传福音时,他说“你不是天使,你是魔鬼的使女”。

我从来没被人如此恶意地辱骂过,我跑回上帝的面前委屈地大哭,我问他,凭什么让我遭受这样的欺负,我是那么容易被欺负的吗?我要报复!

但圣灵并没安慰我,反倒回问我一句:“他说的不对吗?”对这句反问,我不知如何回应。

 

地狱之火为我预备

 

不久,我陪丈夫外出旅行,在宾馆住宿。一天凌晨,三点左右,我从梦中惊醒,脑海中残存着许多碎片,每一片都在指明我是个罪人。我遽然起身,冲进洗手间,跪在上帝面前祈求他的赦免,感谢神子耶稣基督的救赎。

第一次,我在上帝面前有了敬畏之心,我理解了他的公义,是如火的公义,我看见自己有生以来的罪如火焰一般在我眼前燃烧,让我惴惴不安,让我惊恐万分。在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我确确实实是一个罪人,地狱之火是为我预备的。我的确如A所骂的——我原本一文不值,我曾经所传的,统统都因为我的不肯认罪,而成为谎言。

是主,因为怜悯,不愿我成为保罗所担忧的那样:“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参《哥林多前书》9:27)他才在我“平安喜乐”、敬虔勤勉地度过4年半基督徒生活后,再次出手搭救我,让我在如大水溃败后的废墟上,更新生命,学习仰望。

但伏在尘埃中的仰望,并不容易。这个恢复的过程,断断续续有一年半。

一开始,我感觉自己与上帝之间隔着一堵厚厚的墙,罪将我们隔开,我无法再见他的面。我例常的灵修生活完全被打乱,枯干成为一种常态,甚至我无力读经和祷告了。至此,我又理解了一件事:如果不是因为上帝的恩典,我连读经和祷告这样的事,也做不了。

在这个过程中,让我最崩溃的事实是,我发现:我原来既不爱上帝,也不爱人。我从前的爱,是出于人的热心与爱心,出于外在的能力,而不是出于上帝。

很自然地,我开始从各个服事的岗位上退下来,我关上手机,请大家尽量不要联系我,我已然没有力量帮助任何人,做任何事。我禁闭在对自己的罪的悲叹中,无力自拔。

 

开始看自己是死的

 

丈夫看出我一直郁郁寡欢,便开玩笑说:“做基督徒做成你这样子,不如当初不要做了。”我听后,不但没笑,反倒大哭。我多么希望成为一个好基督徒,一个圣徒,却根本做不到。

我开始对自己绝望,开始看自己是死的。

在阅读劳·威廉《十字架的道路》及其他属灵读物时,我逐渐厘清了三件事:

第一,确认自己在上帝面前全然败坏,毫无指望。我做的任何看起来良善的行为,如果不是出于上帝,为着荣耀上帝,就没有任何价值。

第二,认识上帝之前,我活着的每一天都是走在罪与死的路上;认识上帝之后,我所得到的属灵祝福、属灵的良善也都是上帝白白的赐予,并非我的功绩。上帝如此待我,并非因为我比别人更好,长处更多,而仅仅因为他的主权与恩典。

第三,我所遭遇的,是一个正常基督徒必然要经历的生命历程。十字架的道路,就是一条否定旧我的道路,这是成为基督跟随者必然要走的路。

我明白了,先前的自我省察都不过是自我欺哄。若非出于圣灵的警醒与责备,人很容易因自我的道德省察而产生道德优越感,它最大的害处是,它通常不会带来真实的悔改行动,反倒会让人愈发地自义,并给他人定罪,其思路是:看,我何等败坏;看,我是罪人中的罪魁;看,我比别人都诚实……这其实是另一种样式的法利赛人。

 

我是蒙了恩的罪人

 

上帝是有恩典有怜悯的,他“拆毁有时,建造有时”(参《传道书》3:3)。当我完全对自己失去信心的时候,他就将复活的信心放在我的里面。

从破败的废墟中走出来之后,我的祷告不再有先前的激动和飞扬,反倒更加朴素和有力。我深知自己是一个罪人,但更确信自己是蒙恩者;我不再惊恐于地狱之火,但会更在意是否能随时进入与上帝同在的平安之中。我慢慢地体会到“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翰福音》8:32)所展现的坦然,愿意顺应“我们爱,因为上帝先爱我们”(《约翰一书》4:19)所带来的次序,也能欢喜于“凡我所疼爱的,我就责备管教他”。(参《启示录》3:19)所洋溢的平安。

我重新进入服事,但不敢再依靠自己,对事工、对日常生活和属灵状况,不再抱着必求完美的心态,不再在意他人的好评与差评;不要求凡事做到尽善尽美,但要求自己诚实地尽力,知道有一天凡事要向主交账;开始承认自己一无所能一无所是,开始允许自己出错,开始学会求助;不太在意自己和自己的种种情绪,但毫不怀疑天父非常在意和疼惜我这个软弱的被造物,毫不怀疑我是他所爱的女儿,是已然称义的圣徒,是要靠着他活出圣子模样的尊贵的人……

如今,在祷告中,当我再次使用“我们”这一人称代词时,不敢再暗想“我虽然有罪,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而是真切地明白,我与所有自称基督徒的人属于一个共同体,彼此都有关联,若一个肢体犯罪,我也有份于这罪;若一个群体犯罪,我也有份于这罪。“我们”,不再是祷告中一块自求心安、共分罪责的遮羞布,而是一份需要主动承当并相互扶持的责任。

如今,再向人传讲“我是罪人”与“我不算是罪人”之间的差别时,我不敢再用高言大智,而只敢更多地讲我是一个可怜可恨的罪人,耶稣基督是我的救主!

 

作者现居北京,作家、编剧,OC编辑。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