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mailbox-1819966_1280

文/刘茗

 

小时候,家是一张温暖的大床,

桔红色的灯光,还有冒着炊烟的砖瓦房。

小时候,家里并不华丽,也少有肉香,

有的只是热气腾腾的红薯南瓜汤。

小时候,爸妈总是很忙,日子又总是很长,

天黑了,我们还在院子里玩着捉迷藏。

家啊,儿时的家啊,

就是玩累了,疯跑后,倒头就睡的地方……

 

长大后,家是写在信笺上的一行地址,

是字里行间的叮咛,还有藏在字句里的乡愁。

长大后,不见了家边的泥泞小路,没有了炊烟缭绕,

有的只是仰天长叹,月如钩。

长大后,我们总是很忙,人生就像一个个赛场,

夜深人静,想家的滋味,无处说凄凉。

家啊,游子的家啊,

就是一份无奈的情怀,难诉的衷肠……

 

后来,家浓缩成了一种想象,

疲惫无助时平生的渴望,还有放在渴望里的宁静安详。

后来,家抽象成了一种定格,

定在心中涌起的一股暖流,还有总也流不尽的感恩与向往。

如今,家是抚去心头尘埃的一双看不见的手,

是病中的一剂良药,也是迷途时的导航。

如今,再忙也要带着心灵回家,

卸下一身的重担,

在温暖的怀抱中擦去泪水,静静疗伤。

 

家啊,心灵的家啊,

就是天父宽厚的臂膀,永恒的天堂……

寻找呀,寻找,

看得见的,是纯美的微笑,

看不见的,是失而复得紧紧的拥抱。

聆听吧,聆听,

听得到的,是夜莺的歌唱,

听不到的,是冰雪消融隆隆的巨响。

欢腾啊,欢腾,

显明的,是我们的人生从此不再一样,

而那不曾显明的,却是慈父爱的柔肠。

 

回家吧,朋友,

为自己的灵魂找个安宁的地方,

在那里避风,也在那里结网。

回家吧,朋友,

我们都是天父的羔羊,

没有一个灵魂会选择失丧,

有的都是回家的渴望。

 

作者现居加拿大多伦多。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