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替人定优劣?

wheelchair-2082941_1280

 

如何看待残障婴儿,他们的生命权应当由谁决定?怎样看待残障?谁是真正的残障者?谁有理由活在这世上?

 

文/严行

 
无论我们怎样在口头上认可“人人生而平等”“人无高低贵贱之分”,但我们却心照不宣、约定俗成地去对待不同的人。事实上,社会和个人一直都承认人是有等级差别的。国王和乞丐、天才和弱智,几乎从未真正平等过。这既是历史,也是现实。
那么,人的高低贵贱到底由谁来认定?若不是黄恩慈姐妹怀上了唐氏综合症胎儿,我可能不会认真思考这个问题。我们应如何看待这个注定残障的孩子,她到底该不该生下来?当我们思考这个问题时,其实我们也在面对如何看待生命和价值的拷问。

 

不得不问的问题
许多人会想,为什么在明知胎儿有严重问题的情况下,不终止妊娠?这明显与优生、科学、进步的社会观念相违背,在这个逼使人拼搏、角逐的时代,生下这样一个孩子,有意义吗?

 

这孩子很难光宗耀祖,或许体弱多病,可能受人嘲笑,不被朋辈接受,会遭受欺凌,这孩子会成为父母一生的难题。作为心智正常的成人,何必要惹祸上身?

黄恩慈姐妹的回答很简单,她说:“这是上帝赐给我的产业,‘上帝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上帝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参《以赛亚书》55:9),我愿顺服。”

那么,上帝的意念是什么呢?掌管万有的大能上帝,为什么赐下这样一个“不健全”的胎儿?上帝为什么允许这样的事发生?上帝在这样的事上要让我们领受什么?
 

如何看待不健全的人?

在耶稣生活的时代,病残者的处境至为卑下,人们往往对他们视而不见。那个在毕士大池边躺了38年的病人,期待了一万多个漫长的日日夜夜,水动的时候,没有一次有人肯背他下水得医治。这就是社会的现实。

健全,只是人的认定;而在上帝眼里,只有罪人和蒙恩悔改的罪人,并不论健全与否。主耶稣传道的3年里,他似乎更愿意走向那些“不健全”的,那些麻风病人、瘫痪病人、瘸腿的人、手臂枯干的人、聋哑人、被鬼附的人、血漏的女人……尽管他们被人轻视排斥。

在新约圣经中,记载了路旁两个瞎子向耶稣呼求的故事,他们遭到众人的斥责。这一事实反映了人们对残疾者的态度——视他们低人一等,他们不配有发声的资格。而主耶稣的反应完全相反,经上说:“耶稣就动了慈心,把他们的眼睛一摸,他们立刻看见,就跟从了耶稣。”(《马太福音》20:34)在这里,众人的责备与耶稣的慈心,形成鲜明对照,让我们清楚地看到基督耶稣毫无偏见的爱,他对苦难者格外关怀、主动施救。
何为人的价值?

世人总是按功利指标给人定价。领导比职员高,老板比工人高,富人比穷人高,博士比文盲高,精英比庸众高,英俊比丑陋高,聪明比弱智高、健康的比生病的高,健全的比残疾的高……并由此形成了人的价值追求。人人望子成龙,期望孩子成为“高价值”的人。这正是吃了禁果之后的罪人,用自己的智慧分辨世界的结果。

在上帝眼里却非如此。那些被人尊敬、位高权重的大祭司,那些学问渊博的法利赛人,是耶稣所批评的;对残疾人,耶稣则表现出极大的慈爱,他甚至在安息日为一个枯手的残疾人医病。耶稣说:“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参《马太福音》12:7)经上还记着说:“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等他施行公理,叫公理得胜。”(《马太福音》12:20)上帝的公理远远高于人的功利计较。

有人会用某些杰出残疾人的社会贡献来解释残疾人的价值,比如霍金,他在现代物理学领域里有着卓越的研究发现。其实,这仍然是从“工具价值”的视角出发评判人的优劣。其实,一个天生残疾的人,不比任何健康人低下。他作为一个人,一个从上帝来的生命,同样有上帝的形象与样式,并不会因其工具价值的高与低,而减少他存在的意义。他与众人有着完全一样的荣耀与尊严。

 
浪费社会资源?

不少人认为,让一个残疾婴儿出生是不道德的,因为那将成为社会的负担,消耗社会财富和资源,浪费人力物力。

持这样观点的人,他们忘了财富和资源其实都是属于上帝的。是上帝把世上万物赐给人,供应人“日用的饮食”,为人类“生养众多”提供环境和保障。上帝从不撇弃和歧视残障者,那么,作为被上帝所造承受上帝恩典而存活于世的人,就根本无权视他人为包袱。

而浪费一说,其实恰恰显出了人自私的罪性。他们把社会福利看作一块饼,希望少有人来分享,尤其是那些付出较少、消耗较多的人。持此类观点的人,其实只是在用浪费的理由,联合并鼓动其他分食者响应,来确保自己所得的份额能最大化。
一生命运悲惨?

有人说,唐氏儿等先天残障儿童的一生将是悲惨的,让这样的孩子出生,是不负责任、不理智的。

这样的“理性思维”有些一厢情愿。残疾人在社会生活中确实会比普通人相对艰难,但这未必就能得出他们“不幸福”的结论。更有大量事实证明,幸福并不与是否健全、是否聪明成正比。美国医务总监Dr.C.EverettKoop曾为数千名残障儿童做过儿科手术,他发现残障和不快乐无关,他所认识的儿童中,有些身心健全却最不开心,有些生来残缺却十分快乐。

而且,随意判定一个尚未出生的残疾儿童将生活悲惨,本身就毫无道理。正如没有人能够确定一个健全儿童一定幸福一样,也没有人能确定残疾儿童注定不幸。

不健全就堕胎?

如何看待残障婴儿,他们的生命权应当由谁决定?怎样看待残障?谁是真正的残障者?谁有理由活在这世上?

圣经并没有明确提到堕胎,因为它包含在十诫“不可杀人(谋杀)”之中。在旧约希伯来文中,未出生的胎儿与儿童是同一个词;在新约圣经中,描述未出生的施洗约翰与刚诞生的圣婴耶稣,也是同一词。可见,出生与否并不影响婴儿的价值和地位。

圣经中清楚地写明了上帝对婴儿的珍爱,他亲密地参与在胎儿的发育过程中,经上说:“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我要称谢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为奇妙,这是我心深知道的。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处被联络,那时,我的形体并不向你隐藏。我未成形的体质,你的眼早已看见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参《诗篇》139:13-16)

如果说胎儿和婴儿同价,那么,在广泛承认残疾人权益的当代社会,谁能有理由剥夺残疾胎儿的生命权?

在世界上,有多少身体健康的人灵里残缺,如耶稣所说:“这百姓油蒙了心,耳朵发沉,眼睛闭着。”(参《马太福音》13:15)这种灵里的盲聋,难道不是一种严重的缺陷吗?圣经说“上帝爱世人”时,是对世上所有的人而言,上帝并不只爱健全聪明的人。耶稣十字架的宝血,也是为世上所有信他的人而流,“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参《约翰福音》3:16)。

这里的“一切”也包含着残疾的、病痛的、低智的。以永恒的角度看,上帝赐下生命,不论尚在母腹中,还是已诞生的,每个人都是上帝宝贵的创造,是上帝的托付,需要我们庆贺和保护的。

     

如何理解残缺的奥秘?

上帝造人的心意,并不在于让人在世上饱得享受,活得舒服轻省,而是愿意我们的生命改变方向,效法耶稣的样式,走向完全,成为圣洁。为此,困境通常是他用来操练我们的途径。残障儿童的存在,特别能试炼我们对生命的敬虔。所以,我们不可以用功利眼光来看任何人。

美国高位截瘫的基督徒作家琼妮曾在文章里写过一个名叫科迪的男孩。他生来失明、失聪且全身瘫痪,当人问这孩子的生命意义的时候,琼妮说:“上帝富于动机和使命。他从不随意地或仅凭掷硬币的方法来决定做或不做某件事情。他为这个小男孩所做出的设计,就是单纯地活着、呼吸并鼓励其他的人。”许多时候,正是因为如此的残缺和软弱,更容易让其他人看到上帝的能力和荣耀,因他的能力恰恰在软弱上显得完全(参《哥林多后书》12:9)。

主耶稣曾对门徒说,这人瞎眼不是因为他或他的父母有罪,乃“是要在他身上显出上帝的作为来”(参《约翰福音》9:3)。耶稣的话,解释了某些人天生残障的原因。“上帝的意思原是好的”(参《创世记》50:20),这是我们理解上帝心意的起点。由此,我们可以“从今以后,不凭着外貌认人了”(参《哥林多后书》5:16)。

 

作者现居加拿大多伦多。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