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开启绝望之门的人

310

 

 

文/熊焱

 

 

黑格尔老兄不怎么信上帝。

他不仅不像虔诚的基督徒那样敬畏上帝,而且还弄出一个自己的上帝来。

大家都知道,上帝在黑格尔那里,是“绝对精神”。不过与康德不同,黑格尔没有被划入不信者的行列──毕竟,黑格尔相信“绝对精神”这种超自然的东西。

但是黑格尔对人类精神生活的打击,是空前的、毁灭性的。有个基督教思想家、神学家薛华(Francis A. Schaeffer)说:黑格尔是第一个开启绝望之门的人,虽然他本人并没有完全掉下绝望的深渊。

黑格尔对他以后的人类的精神生活的摧毁,发生在他家乡一个灰暗的啤酒馆里。那天下午,黑格尔被他太太无缘无故臭骂一顿以后,怀着十分的不愉快,大步溜进平时不怎么去的小镇啤酒馆。馆中多半是一些五大三粗的德国工人,还有几个很健壮的德国妇女。黑格尔进了啤酒馆,立刻引来许多好奇的目光。

“教授,你怎么也来了?”镇上一个有名的棺材铺老板,端着大杯啤酒凑上来。黑格尔不避众人的好奇的目光,也要了一大杯啤酒,对着棺材铺老板一饮而尽。

天已近黄昏,啤酒馆里灯光并不清亮。就这么几杯下肚以后,黑格尔有意无意地抓起一张破旧的废纸,在上面轻轻地划起来。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他好像写方程式一样地写出:正题──反题──合题。酒馆的大老粗们凑过来看,却莫名其妙。这时黑格尔把废纸片推向一边,说话了:

譬如说:今天你太太动粗打了你一巴掌,你产生了一个思想:她恨我。等到你喝了两杯啤酒以后,你又产生了一个与与先前相反的思想:她爱我。最后啤酒喝完了。你今天的思想终于形成:她既不恨我也不爱我。于是就可以回家了。

工人们听了哈哈大笑。黑格尔也笑了。等酒店快关门时,黑格尔揣着那张写有“正题─反题─合题”的小纸片,慢悠悠地回到家中,于是诞生了黑格尔的辩证法哲学。

这一新的思想,“正题─反题─合题”,打破了几千年人类习以为常的“原因─结果”直线思维。黑格尔当时没有料到,这一打破,就把那些并不个个热衷于哲学的大众,推向了绝望的深渊。怎么讲呢?

过去几千年,人们好好地守着“原因─结果”这一牢固的思维过生活。虽然是粗茶淡饭,但上床睡觉之前,总还相信有个明天:今天会坚定地带出明天来,就像原因会坚定的带出结果。现在不一样了。辩证法打碎了因果思维,简直就像尼罗河的水不再是平缓的向前流动,先是水往低处流,然后水又往高处流,最后水也许流,也许不流。

并不是人们胡涂了,是人们的思想开始怀疑起真理来。怀疑真理,绝望就随怀疑一起流入了人们的大脑。这是黑格尔始料不及的。他本人还相信他的“正题─反题─合题”可以达致真理,故他本人在绝望的深渊前,还能死死抓住理性的栏杆,直到最后一刻。

 

作者原为北京大学法律系研究生。现居美国纽约。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