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的寒假

dawn-1205250_1280

 

 

文/姜慧

 

(一)

 

这个寒假,我决定开口向父母传福音。到家后,看到父母欣喜的笑容,心里担心亲爱的父母能否接受他们乖女儿的巨大转变。耳边响起了父亲电话中的话:“想不到我们两个共产党员,竟培养出一个基督徒的女儿。”我心里叹了口气,接着又笑了:在人所不能的,在神一切都能。

我到家的第二天,父亲就严肃地通知我,要开“家庭会议”。身为人大代表的父亲,平日和我无话不说,像朋友一样,从不用开会来解决家里的重要事件。这是第一次。

我知道父亲心里有很大的矛盾和压力。放假前,父母联名给我写过四页的长信,语重心长地介绍了共产党的党纲,分析了民主党派的局限性,还谈了他们对宗教的看法,最后结论是,我就是参加九三学社(中国的一个民主党派),都胜过信仰基督教。父母希望我报考公务员,而我信仰基督简直就是自毁前程。

怎样才能消除周围的人对基督的偏见?怎样做,才能在我身上彰显基督的荣耀?要等多久,才能得到家人像从前一样全部的信任和支持呢?我只有祷告。

 

(二)

 

“家庭会议”开始了,一家三口坐在书房。我尽量避免和父母辩论,提醒自己平和,不要耍脾气。我谈了我现在的人生观,介绍了我现在看为重要的东西,也表示我以后仍然要保持积极追求的态度,尽量消除他们对我和基督教的误解。

“会议”没有争吵,最后全家同意:真理是经得起时间和事实考验的。原来针锋相对的两种观点,暂时达成了奇迹般的共识!

我开始每天迫切地为父母信主而祷告。有天晚上,当我在房间为父母祷告,想到我快要回校了,就非常失望和着急。突然,一种确定的幸福的感觉充满了我──我依稀看见父母信主了!

睁开眼,不是真的,但信心却非常坚定。

我把《海外校园》杂志社出版的《游子吟》送给父亲,他就放在办公室,没事的时候很认真的看,回家还和我辩论。我打趣父亲,你难道不怕你们领导看见吗?父亲说,怕什么?了解一下嘛。

在家中,我每天都主动、乐意地多做家事。我和父母一起做饭,晚饭后就去体育场散步、聊天。有时聊天会变成讨论,然后大家都沉默。但我们都明白,这都是出于对彼此的关心和爱。

我确信父母和我一样,度过了一个温馨、快乐的新年。我为父母每一点点的变化感谢神。虽然父母的态度没有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我已经看见主在我家做的工了。

 

(三)

 

去年七月,从西安外国语学院毕业后,我被安排到家乡的县政府工作。纷乱中我忘记了祷告,自己就计划着考研究生,好再度回西安,因为我的教会和兄弟姐妹都在那里。

郁闷的考研生活持续到九月份,家乡的政府机构举行了一次环保系统的英语测试,要选拔两名人员从事翻译工作。要不要考?犹豫时才想起祷告。

最终我参加了考试,并且取得很好的成绩。但我知道,政府的选拔,实际上不仅仅看成绩,还有人际关系等方面的考虑。父亲问我要不要再努力,我劝父亲不要着急。我心里相当平静,因为深信神会带领。果然,9月底,得知我被录取。我和另一名同事一起去了西安,参加一年的公费英语培训。

感谢我们天上的父,他的慈爱如此长阔高深,甚至在我们开口之先,就知道我们所求所想了。他给我如此宝贵的学习机会,使我在教会生活、在学习生活上,都能得到滋养,和我亲爱的弟兄姊妹一起成长。

培训结束后的路如何,我并不清楚,但我知道,或进或出,主都会与我同在!

 

 

作者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学院,现从事环保工作。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