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太阳绽放──画家白野夫自述

sunflower-1421011__480

我心里被一种大民族主义心理支配,认为基督教是洋教,我们中国人应该信自己的宗教。

 

陈卫珍采访、记录

 

 

1963年,我出生于河北农村。在当地佛教文化的背景下,耳濡目染,我也成了一个所谓的“佛教徒”。

我苦苦地在佛里寻找人生的真理,寻找生命的目的、价值和意义。佛教认为人生的本质就是苦难,也就是“四圣缔”中的“苦缔”。而“苦缔”的根源是“无明”,即人心里的一切欲念。如果能通过修行把“无明”去掉,人死后就能进入不再生、不再死的涅盘境界。但如果一个人在世修行不成功,那来世就可能进入六道轮回中的“畜牲道、恶鬼道、地狱道”,等等。

因此,信佛后我努力控制心里的欲念,想方设法做一个好人。可是,我感到非常失败。作为画家,我非常内省,发现人本质上是败坏、骄傲、自私、冷漠……人的思想里也充满各种欲念。我越想控制这些欲念,它们越冒出来。我越是百般努力,想行出善事,越发现自己怎么都做不好。如果这样下去,我来世只能“做马做牛”了。因此我心里充满焦虑与恐惧,心灵和精神失衡。

为摆脱这种状况,我经常去寺庙烧香拜佛,寻找内心的平安。但由此得到的平静是暂时的。当我回到现实生活中,内心仍然处于混乱和冲突状态。

朋友领我去拜访一位德高望重、95岁高龄的法师(他是五个寺院的住持)。我问法师:“无明”究竟是什么?是从哪里来的?怎么解决?他回答:我不知道,我也在找。不但我要找,你们也都要找!

我内心极其疑惑:像这样修了一辈子的老和尚都不知道,那我什么时候能找到呢?那岂不是意味着,我一辈子都无法除掉困扰我的纷乱情绪与各种欲念?

我苦苦寻觅着真理的时候,有人向我传福音,一个天主教徒甚至把我带到天主教堂做弥散。但我骄傲、自负,根本不信上帝。后来这个天主教徒考入中央美术学院,转变成了基督徒,又给我传福音。我依然非常抵挡。我心里被一种大民族主义心理支配,认为基督教是洋教,我们中国人应该信自己的宗教。

 

 

1990年, 我从美术学院毕业,从事美术创作,经常到各地办个人画展。靠着自己的才干和努力,事业上还算顺利,因此心里非常骄傲。

2001年春,应广东朋友邀请,去增城办画展。去之前满心希望一帆风顺,但没想到,所办展览皆以失败告终。家里很快面临经济危机,我心里十分着急。

妻子在北京信了主,她在电话里给我传福音,说牧师说得对,人永远是人,不能成为神,因人就是人。

我听了很有感触:“说得对!人就是人,怎么能轮回成为猪、狗、马、牛呢?你多去教堂,听听他们到底在讲什么,有没有道理。”

妻子后来又给我电话说:“教堂里讲的全是真理!你信神吧!”我说:“我看不见,我信不了!神在哪里呢?”妻子说:“你就抬头看天吧!上帝就在天上!”。

我听了她的话,心动了。后来一段时间里,我心里烦闷时,就真的抬头看天,默念:“上帝啊,你真的存在吗?如果你真的存在,如果人真的是你造的,你就让我经历你!我若经历了你,我就信你!”

我就这样看着天,几乎唠叨了半个月。唠叨过后,也就忘在脑后了。这段期间,画展也依然办得很不好。

一次在肇庆办画展,朋友请客,席间纷纷对我劝酒。当时我情绪低落,哪有心情喝酒?但江湖朋友兴头正好,死活就是要我喝,真让我感到盛情难却又非常为难。我想起妻子在电话中对我说过:这位神是无处不在、又真又活的神。你若碰到什么难处,只要诚心求告他、信靠他,他就一定会帮助你!

于是我跟那些朋友约定,通过掷骰子来喝酒──如果我掷出的骰子是1,那就他们喝,否则就我来喝。

我将骰子放在小碗中,心里默念:“上帝啊,如果真有你,你就显灵吧!”虽然在这样一个不太严肃的场合,以试试看的心态祷告,是有些不敬,但奇迹真的出现了:不管我们翻来覆去怎样掷骰子,骰子几乎每次都乖乖出现1。

那帮朋友在莫名惊诧之余,将酒一杯杯灌下去。我则把酒杯往桌上一搁,说:“我信了!我不玩了!”(编注:这是特例,属于个人经历,不宜模仿,以此试探神)。

 

 

一定是神特别看顾我,当晚我就卖了一幅作品。但此时,卖不卖作品对我已经不是重要问题,重要的是生命问题!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跑去书店,想买一本基督教的书,我要了解耶稣是谁!

迈进书店,首先映入眼帘的书是《人之子耶稣》。后来知道这是一本天主教的书,但感谢圣灵,借这本书触摸了我的心。

那几天,神的恩典大大倾倒下来。圣灵不但完全开启我的心灵和眼睛,也在事业上祝福我──第三天,我的画又卖了一万多元钱,画展也自此发生转机。

回想起来,我在广州办画展屡次失败,其实是神藉此引领我到他面前。他打碎我的骄傲,把我逼到无奈、无助的境地,使我转而寻求他。

三个月后,我回到北京。我开始跟妻子去教会。当神的话语借着牧师讲道进入我心中时,我再次被强烈震撼了。在佛教及其它宗教里解决不了的困惑与迷茫,在圣经里全找到了答案。圣经清楚地告诉我们,生命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罪是什么,来自哪里,以及解决的途径。

当“因信称义”的真理之光照进我心灵时,我明白了,人因信而蒙拯救、得到永恒的生命,而不是靠行为、功德。多年来的焦虑和恐惧,如迷雾消散!

上帝一次又一次的神迹,使我确证我找到真神了。以前我拜佛,家里有很多偶像,信主后我决定销毁。一个中午,我在家里撕毁三幅我画的4米高的观音画像。儿子本在屋里午睡,突然醒来,坐着嚎啕大哭,彷佛大难临头,怎么都哄不好。后来我感到是撒但在借此阻拦我撕毁画像,就奉耶稣的名斥退撒但。果然,儿子一会儿就不哭了。

2001年12月2日,我到崇文门教堂,领受洗后的第一次圣餐。当我拿着杯和饼时,心里非常激动。我在日记里写道:这就是我们的救世主耶稣基督的身体,他为我们的罪钉死在十字架上,完全是为了拯救我们而献出了自己。

我内心充满感激,热泪盈眶。当我用手捂住自己的泪眼时,眼前突然出现了直白直白的光,是那么强烈、那么圣洁,持续了约十秒钟。我心里强烈要求再次看到,于是,第二次白光又出现了,持续了八至九秒钟。我激动不已!

 

 

被神的真理吸引,我和妻子带着孩子,认真参加教会的查经班,几乎是风雨无阻。在家里,早晚我们都灵修、祷告。

随着生命被圣灵更新和塑造,我的艺术创作也发生了全新的变化。以前我画画,包括画观音像,为了赚取钱财。但现在我画画的动机发生了变化。通过画画来获取功名利禄,已不是我人生的目标。我渴望能在艺术领域,用神所赐给我的绘画天赋服事他,见证并弘扬他的荣耀和大能。

也就在那时,我认识了一个新加坡的吴弟兄,他建议我以圣经故事为题材作画。这正好符合我心里的感动。他谈到国外基督徒的画展,愿意为中国的基督徒画家搞画展,我则负责联络和组织工作。

2005年,我把北京宋庄五个教会的基督徒画家组织起来,以圣经故事为题材展开创作。经过几个月的努力,2006年复活节期间,我们在北京国际教会,举办了“第一届复活节艺术展览”。

那时大部分的参展作品还有待成熟,但其中有一幅油画,以七万元人民币成交。

这次画展,给了艺术家弟兄姐妹很大的鼓励,同时也使国际教会的外国牧师和弟兄姐妹,看到中国基督徒的信仰艺术作品,从而知道在北京还有这样一群基督徒艺术家。

当年12月,我们在宋庄上上美术馆,成功举办了“彩虹之约-2006圣诞首届艺术展”,共有九个教会的61个艺术家参加,展览信息覆盖十个网站。

2007年,我们成功地在国际教会举办了“第二届复活节艺术展”。这次参展的作品更加成熟,品种更为齐全。很多人心里有感动,认为这样的基督徒画展应该面向社会,扩大影响力,让更多的人通过我们创作的艺术作品认识上帝,在艺术领域看到上帝的荣耀和大能,也看到上帝奇妙之手在中国艺术家中的作为。

于是2008年,我们走出教会的展览场所,在“上地神州数码广场”,举办了“第三届复活节艺术展”。在展览的半个月当中,有许多人因为看了我们的艺术作品而决志归主。为此我们非常激动和振奋!我们看到了艺术对人心的催生和感化力量,也看到了艺术在传福音过程中的巨大和特殊功效!我们深深地感到肩头的责任重大。同时我们心里也有感动,要让我们的画展走出国门,到世界各国,去展现上帝在中国画家身上的恩典和带领。

 

尾音

 

记得信主不久后,我做过一个梦:我走在一片青草地上,草上的露珠晶莹闪烁,草地一片清新纯净。我看见草地上有数不胜数的向日葵,全都俯伏在地上。随着我走过去,周围趴在地上的向日葵一片一片挺站起来,对着太阳绽放花盘,整个场面美丽壮观……

现在,我终于领悟神借这个异梦对我传达的心意:神的艺术家儿女,就像俯伏在地的向日葵,只要有神的仆人带领他们,他们便欢然而起,用艺术为主做工,像向日葵对着太阳绽放美丽!

 

 

作者现住北京,画家。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