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宝贝婆婆

bld246857quanjing

我常常望着弯成一个问号的婆婆,臆测她已经走过的长长的人生路,那该有多顽强。有一天,我陪她晒太阳,望着天边的浮云,她竟潸然泪下……

 

 

文/宝藏

 

那天,我问4岁的儿子:“等妈妈像奶奶一样老的时候,你还要妈妈么?”

儿子睁着圆圆的眼睛,又坚定,又诧异。他说:“要!”好像在质疑,你怎么会问这样愚蠢的问题。

我也在问我自己,等我老了,会不会像我婆婆一样,让儿媳妇头疼。

有一天,只有我和婆婆在家,我煮了鸡汤蔬菜面。

她吃了一口面,忽然抬起头,问我:“你恨我吗?”

我一惊,随口说:“我恨您干嘛?!”

她又说:“老了,不中用了,不做事,还要吃。”

我连忙说:“您怎么这么想!做了一辈子事,老了就要好好吃,好好睡,什么都不要做!享福就对啦!”

 

婆婆惹麻烦

 

婆婆年轻时干的活重,腰累弯了,走路猫着,身体摇来晃去。东西拿不稳,倒杯水也会洒一地。

婆婆耳背,看电视,不开声音,只看画,看到高兴处,哈哈大笑,旁若无人,她听不见。

水烧开了,我要从卧室奔去厨房,婆婆离着近,她也不会去帮我关掉灶火,她听不见。婆婆上厕所会忘记关水龙头,一开就是好几个小时。问她,“您又忘记关水了吧?”她会很干脆地回答:“没!”她听不见水流的哗哗声。

婆婆晚上睡自己房间,白天喜欢睡在客厅的沙发上。我忽然发现,我从起床到上班,再到晚上睡觉,都只在卧室里。而我家到处都有婆婆的身影。有了这个老太太,我们一家三口出门旅行就成了难题。她不能做饭、不会烧水,离不开人。

婆婆闲不住,总想帮忙做事情,我不让她做,她就偷偷做。有次我从外面回来,一进门,正看见她在洗碗池里洗拖把,用洗碗布擦地。我跟自己说,这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又吃不死人。接着,我就见到内心暴跳如雷后的自己躲在角落里哭。好吧,此时我真的在想,这个老人为什么不赶紧消失呢,那会让我们彼此都更加有尊严。然后,我就如约地问自己,等我自己老了呢?我又会如何?

 

婆婆有自己的世界

 

阳光好的时候,婆婆喜欢坐在沙发里,一边晒太阳,一边发呆,二目空空,四肢闲散,下巴不停地前后抖动,偶或叹息一声,仿似世界末日降临,从那叹息里分明能听出浓浓的缴械投降的味道。是说,人老了,没用了。

婆婆是个极有主意的,给她买了新衣服,永远都挂在橱子里,只喜欢穿最破烂的那件。问她想吃什么,她总说:“你们不吃的,就给我吃。”有天我们没在家,婆婆不小心打了一个杯子,她托外人买来一个新的赔我,这让我很费解。我在掂量,在她的世界里,到底谁才是外人。

而有时,她也很粘人。我每做好吃的,她就很开心,晃晃悠悠走过来,用脸贴着我的胳膊:“乖乖,又在做什么好的给我吃?”我会用沾满面的手摸摸她的脸。婆婆身体好,今年86岁,活个一百岁估计没什么问题。

我从来没想过,要和一个老人同住,而且要住很久。有时候我觉得她比我更年轻,更自由自在。

我常常望着弯成一个问号的婆婆,臆测她已经走过的长长的人生路,那该有多顽强。

有一天,我陪她晒太阳,望着天边的浮云,她竟潸然泪下,自言自语说:“我5岁,给人家当童养媳,嫁了两个男人,生了5个孩子,两个男人都没了……”

我不知道一个人长寿的秘诀,那应该多半是上帝的恩典。经上说:“白发是荣耀的冠冕”(参《箴言》16:31)。因为我们不能掌管自己的生命,甚至不能决定自己要走的路,要面对的悲喜。然后呢,还有呢?在我们对上帝的计划全然无知的一生中,我们都做了一些什么,上帝为什么愿意恩待我们?

 

我不懂老人的心

 

大约是去年的2月份,我先生忽然说,他要把妈妈接来跟我们过。我说好。接着我就陷入了极大的恐惧中,我担心婆媳关系处不好,我担心孩子跟着老人被宠坏,我担心我被打搅,我担心一切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我很担心。那些个夜晚,我一直向上帝祷告,求他赐给我智慧和平安。

那天,婆婆真的来了。我发现我们相处起来,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尽管她会时常来提醒我,没太阳了好收衣服了、鞋子太脏了好洗洗了、毯子有灰了去抖抖吧……有时候我忙,不睬她,甚至会对她大声说:“我做事情,不喜欢人家管我,我自己会安排好,不用您操心!”她听到了,笑嘻嘻点点头,过一会儿又来跟我说一遍同样的话。我烦不过,只能放下手里的活,照她的指示去办,一边大声对她说:“我怕你啦!”小声说她听不见。这算好的。

那天,她把我惹火了,我敞开嗓子凶她,她就绷脸闭嘴回屋。接着,我就陷入焦虑,等自己的情绪平复得差不多,就赶紧去到她的房间,蹲在她的身前,抱住她的脸,盯着她的眼睛,给她道歉,我说:“我脾气不好,但心肠不坏,我不应该这样待您,您别生我气。”说着说着,我就哭了。婆婆却很大度,说:“乖乖,我不生你气,是我不好。”还用枯干颤抖的手帮我擦眼泪。

我想我们之间也算找到了一种办法,真心换真心。好吧,我承认自己一点都不优雅。其实我内心里真的知道,我没有权利跟任何人大声说话,因为天父从来不这样对我。

最近我在琢磨,什么是爱,什么是爱人如己。圣经这样教导我们。“爱是恒久忍耐”(参《哥林多前书》13:4),我这算不算能忍耐?要说不算,我已经忍住不继续发火,还主动去真心实意地道歉了。要说算,那无论如何也是没忍住。还要恒久忍耐,真是够呛!照照镜子,跟一个没牙也没坏心眼儿的老太太叫板,我可真够丢人的!

我不太懂人老了心里会想些什么。看着照片上年轻时的婆婆,貌美如花。唉!人老了,不好看,不能动,没人待见,可我确实能感受到她里面有一种很强大的随遇而安,面对世界,她有自己的态度。经上说,平安是从上帝来的。我很感恩,上帝愿意赐给她这样的心智,从很幼小,直到如今。这是多么大的恩典。

 

因为有爱

 

我常常想,当我老的时候,我会不会像我婆婆一样,没病没灾,身体硬朗,这是多大的福分呢;我常常想,当我老的时候,我会不会像我婆婆一样,宽宏大量,不跟小辈计较;我常常想,当我老的时候,我会不会像我婆婆一样,睡一觉醒来,所有烦心事都忘啦;当然我也常常想,但愿我别遇上一个坏媳妇。所以,我要教好我儿子,要照着圣经的标准。

其实我是在问我自己,我到底爱这个老人吗?

那天,工作累了,我就趴在婆婆膝上,赖着不动。如同儿子扑到我怀里一样。婆婆用干枯有力的手胡掳着我的头发脖子,说:“我没有你妈妈好。”我没有回答她,只静静地回忆我故去的母亲。是因着这个可爱老人的到来,我又成了有妈陪伴的孩子。

我婆婆最好看的时候,就是每天晚饭后,卸掉满口的假牙,抿着嘴。这让我一下就明白了什么叫武装到牙齿。一个卸下最后武装的人,就像这个没牙老太太。目光纯真,笑容顽皮,手无缚鸡之力,对这个世界完全投降,没有任何计划了。这样一个人,我不爱她,行吗?

圣经上说,孝敬父母是第一条带着应许的诫命(参《以弗所书》6:2),说实话,我看到的最醒目的字眼是“应许”。我是为了应许才爱她吗?我到底爱她吗?扪心自问,照着上帝的教导,其实我还差得很远。

但我的确知道,我的婆婆是上帝给我的一个恩典,她也是一面镜子,让我在与她的相处中,看见自己的不足,我求上帝来帮助我,把属于他的那种爱放在我的里面。

我的婆婆或许并不可爱,还会继续给我惹麻烦。但我也不可爱!没做过什么值得上帝爱我的事儿,而上帝却一心一意,恒久忍耐,爱我致死。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去爱这个老人家,我又凭什么不去学习基督的样子去爱?虽然很难,但我知道,难都是我自己的,在上帝没有难成的事。我若时时刻刻都在上帝的爱里,就不会感到难,因为有他在帮助我,我的里面就会有活水的江河,来自天父上帝的爱,就会从我流向他人。好吧,亲爱的天父,求你改变我,让我像你多一点。

 

作者现居云南。

4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