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匹野马的归服之旅

wild-horse-1305739__480

 

 

文/王斌

 

 

旷野深处,升腾的薄雾封锁住生命的视线。远方传来低吟的嘶鸣,伴着沉重的蹄声,一匹灰色的野马,桀骜不驯,狂放不羁,扬起一头厚重的鬃毛,将疾风甩在身后,试图挣脱烙在它身上的死亡咒诅,在泥泞的沼泽地上留下一串凌乱的蹄印。

一缕阳光,划破天空,刺透雾霾,捎来远方的呼唤——“回来,回来,回来……”这声音,熟悉而又陌生,如同心中早已尘封的记忆被打开。

野马的脚步慢了,身体涌起暖意,似融化心头的薄冰。它欢天喜地地奔向那力量的源头,却看到了十字架下基督手中的马鞍和缰绳,便忧忧愁愁地掉转了方向,再度迷失在渐浓的深雾之中。

倾刻,漫天的鸦雀盘旋在空中,轰然俯冲在野马身上,吸吮它的鲜血,倾下更深更重的咒印,还有挥之不去的死亡阴影。

“回来,回来,回来……”

野马却再也听不到那温暖的声音,而被魅惑的私欲所取代,奔向旷野更黑更暗的深处。它的心在哭泣,在绝望,在痛悔,在思念那感动的响声——

“回来,回来,回来……”

野马忍住飞鸟的啄食,奋力停住失去理智的步伐。它看到了还差一步之遥,跌下去便粉身碎骨的万丈深渊,心里忽然极度地痛恨自己,不禁发出一阵阵声嘶力竭的呐喊——“我要回来!我要回来!我要回来!”

旷野中,回响着深沉呼求的嘶鸣,号角声层层叠叠地响起,在时空中来回穿梭击荡,冲破黑暗权势的壁垒。

雀鸟们惊恐地睁大眼睛,忽然振翅逃离。

带着片刻的喘息,野马掉转方向重新朝那十字架奔去,它的眼里有泪,它的心中有悔,它仰面嘶喊:“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

它的心不再刚硬,不再倔强,不再犹疑。它心甘情愿地服在基督的手下,称他为主,听凭他剪落自己又长又硬的鬃毛,洗刷自己污秽不堪的身躯,抚慰自己破碎受伤的心灵。

它弯曲前蹄下跪,顺从地套上早已预备好的马鞍。

它衔来缰绳,交在基督手中,听凭他的使唤。

它嚼着香甜的干草,定睛仰望天空,怀着饱满的信心,踏出清脆的蹄声,朝着应许的远方奔腾。

它纵身而起,灰身变白,冲破迷雾,跨过死亡的沟壑,伴随赞美的哼鸣,载着得胜的基督,跃入自由的生命。

 

作者来自上海,建筑设计师。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