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宝座谁来坐?

timg (1)

 

文/豌豆的湾

 

7年前,有一次和朋友聊天,被问到你最崇拜的人是谁?当时就蒙了,是呀,我心中永恒的宝座上坐着谁呢?当然,现在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耶稣。在耶稣登上我心中的宝座前,都有谁坐过呢?

 

轮番上阵登宝座

 

小时候,认为父母对我的爱是最纯洁的,他们是可以坐这个宝座的。但是,大学期间生病,赶回家中养病,父亲抱怨说:“你为什么不能自己在学校养病呢,非要回来给我们添麻烦。”这时,我知道父母的爱并不是最为纯洁的爱。在读硕士时,导师经常对我埋怨、奚落,这时我知道了老师不一定都是为了学生好,这也不是最纯洁的关爱。

后来幻想,自己另一半的爱应该是最为纯洁的。但在结婚以后,越来越发现这份爱也是有条件的,它也是不能坐在心中的宝座上。

再后来,我觉得“真理”应该可以坐这个宝座,对,就是真理。从大一开始,我在经历过无数次思想汇报后,大四终于赶上最后一批入党。这个“真理”终于要接受我了,但是在宣誓入党那一刻,发现从老师到同学,大家对这个真理的态度并不是很严肃,竟然可以如此草率地就完成入党仪式。后来我也慢慢发现这个所谓的真理,其实并不是真理。

在读研究生以后,越发觉得科学的奇妙,另一个大偶像在我心中逐渐建立起来。我认为科学就是真理,它可以坐我心中的宝座。感谢上帝的预备,让我学习了一门南京大学的《科学启蒙》课程,让我知道了,科学只是某种时空条件下存在的规律,并不是真理本身,科学也不配坐这个宝座。

我自己也曾在那个宝座上。那时,我妻子也经常说我是个特别自私的人,当时我还很不服气,现在想想她说的是对的。

之后,心中宝座的位置又经历了各种走马灯式的轮换。包括国家领袖、伟人、科学家、明星,甚至经济学家,等等,特别是当发现这些自己喜爱的人物,竟然发生过那么多不堪入目的事情后,我会非常失落和沮丧。

我知道,这是上帝帮助我把心中偶像逐一打破的过程。

 

就是信不来

 

就这样,我在罪的束缚里挣扎,根本就无法挣脱,各种偶像在我心中也不断地让我绝望。转了一大圈,一无所获。其实,我自己能找到的都只有偶像。蓦然回首,却看到上帝在寻找我,不然,我怎能认识他呢?

我第一次听到福音,是在2009年,岳父传给我的。听完后,我得出的结论是,基督教虽说是迷信,却是不拜偶像的高级迷信。

同年,在台湾做博士后期间,上帝也预备了圣诞节,这是我第一次正式去教堂。节目快结束时,竟然还发生了地震,当时就匆匆忙忙下楼要走,楼上的牧师急忙过来向我打招呼,当时,我在一楼仰头望见二楼牧师脸上的荣光,顿时有被光照的感觉,那一刻,心中的温暖至今难忘。

2014年,我遇到一位老师,他不但和我讨论专业的学术问题,之后还传福音给我。特别是提到福音可以让夫妻感情更好,这也是我当时非常需要的。他还提到感谢主为我预备了一位基督徒妻子,当时,我完全不懂这是什么意思。现在一想,真是感谢主,感谢上帝这么看顾我,感谢我的爱人,可以这么耐心地等候我的回转。

同年年底,再次遇到这位老师,他问我“人从哪里来,为什么而活,要到哪里去”,这都是我从未思考过的问题,当时就蒙了。另一位老师告诉我,十字架的两端,一端是无限的公义,一端是无限的爱,而这两者的交汇之处,就是耶稣基督。他是爱我,为我钉死在十字架上,救赎我脱离罪和死亡。当时,他们的话让我深感震撼。现在知道,这不就是我们所追求的最纯洁的爱和真正的真理吗?

 

被上帝的道吸引

 

之后,我阅读了《游子吟》,还听了全套的圣经故事,对基督信仰非常有好感了,但还是没信。因为很难接受这个世界存在上帝。这时,我看了一部电影《未来警察》,当我看到影片中一个小女孩被飞弹打中,发现自己原来是机器人,原来她是被造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有可能存在上帝。

几天后,我独自一人在家,圣灵让我想起了自己多次的升学经历,和去台湾读博士后的经历,这都是上帝的恩典与预备,他的爱让我泪流满面。但我仍然没能主动地去寻求主的面,没有去参加团契。

这时,妈妈来南京,我想最好她能去信、去学,福音对她会有好处;而我则认为自己不需要急着信。我带妈妈去参加团契,在听到《路加福音》2章,讲西面是个公义又虔诚的人时,发现上帝的标准和人的标准是如此不同,我被上帝的道深深地吸引住。

两周后,一天晚上,我听刘志雄牧师的讲道音频,最后,他请听众和他一起做决志祷告,我竟然就跟着做了。

当我把自己悔改信主的消息告诉团契的朋友们时,他们非常高兴和兴奋。之后,我妈妈也信主了。

此后,我经历越多越发现,信主这件事不是人能完成的,若没有上帝亲自的带领和预备,人怎么能认识他呢? 2017年复活节,我接受了洗礼,正式成为天父上帝的儿子,并邀请上帝坐在我心中的宝座上。

 

 

作者现居中国,大学教师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