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节随想

感恩节随想

华盛顿的一位专家说,凯文的病很特殊,大概世界上也就他这一例,所以如果实在要问他得的什么病,那就叫“Situ Disease”(“司徒病”)吧!

 

文/阮岳红

感恩节是令我思索和感怀最多的节日,只因为它有“感恩”两个字。人生在世,该感谢的人和事已是不少,但大概还能数得清。而信主以后,而生的感恩之心,却是无时无刻。

感恩节早上一睁开眼便要感谢,感谢上帝又赐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下楼去把朝东的门打开,好让温暖的阳光照进来。顿时整个屋子光亮亮暖洋洋,我不禁从心里唱出“把心门儿打开,让阳光照进来”。不是么,阳光给冬天的人们带来多大的喜悦和安慰!而神就像这大光,给冰冷的心带来光明和温暖。我想起远志明,最近在信望爱教会讲的:人们常常忽略周围神给我们预备的无数宝贵的东西,因为它们太便宜,太不起眼或太“自然”。然而,恰恰是这些“太便宜”、“太自然”的东西,例如阳光、雨水和空气,是生命存在的最重要的元素,神却不收我们一分钱,白白地给我们享用。而人不去感谢赐这些的神,反而把这些视为“自然”,或者,向神抱怨没有给我们更多。

我常想,当一个人能真正感恩,他一定会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和无能,多么的傲慢和无知,而这时,神就会走进他的心中,光照他的心灵,让这心灵从此有了与神相通的永恒的生命。

到那时,感恩的话不再是感恩节才说,感恩的心思每天生发。感谢神赐感恩节给我们,让我们有这样特别的日子来述说和思考。

今年的感恩节,我要为我的儿子献上感谢。他是神给我们的一件比较特殊的礼物。儿子凯文自生下来起便与医院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在每个年龄阶段都有不同的罕见病,如五个月大时被诊断为“嗜血细胞综合症”,两岁时又有“溶血”,四岁时肺壁部长一恶性肿瘤,接着就是永远打不倒的“沙门杆菌”在他身上呈凶狂。他的问题最后归结为“自身免疫缺陷”,但究竟是哪一部分的免疫问题却没找出来。华盛顿的一位专家说,凯文的病很特殊,大概世界上也就他这一例,所以如果实在要问他得的什么病,那就叩“Situ Disease”(“司徒病”,取他的姓“司徒”)吧!

尽管如此,凯文却是一个聪明可爱,充满了活力的二年级小学生。他喜欢画画,玩游戏,有一段时间甚至迷上了学中文,不管是去看医生还是去买东西,他都要带一本中文书或中英文字典。更有趣的是,凯文越来越喜欢住医院了,当出院那晚,正感叹好不容易可以在家睡一个好觉的时候,他却在我旁边哭了起来。我问他怎么回事,他最后才眼泪巴巴地告诉我“miss hospital(想医院)”,惹得我大笑起来,而他的哭声却更高了。

我看到了这样一个事实,神在凯文这个小小的生命中倾注了无数的爱,同时也搀扶做父母的我们走过每一段艰难路程。

我感谢神,我在海外的每一天,都有远方亲人朋友的殷殷关怀和问候。

我感谢神,在凯文生病的日子里,带给我们好的医院、医生和护士。感谢神给我们友爱的属灵大家庭,常有兄弟姊妹的关心、扶助和代祷;我感谢神,看顾我们往返医院、家里路途的平安;感谢神,保守我们有健康的身体……

我感谢神,你让我在医院里看到更多人的痛苦,你也让我看到更多人有从你而来的美好心灵。

我感谢神,他还让我看到,在人们的眼里,不同的孩子有不同的价值评价:有的孩子调皮,有的弱智,有的孤僻,有的像凯文一样生来有病……但,在神的眼里,他们都是值得细心呵护的小生命。神既已将他的大爱注入父母的心中,父母就要让孩子充分体会神的爱和神的心意,让孩子认识神,让他们知道从神而来的生命是多么的有意义!

这样,父母抚养孩子的过程便成为一个与神直接挂钩的过程,归结为四个字就是:感恩信靠……顺境时感谢神,逆境中依靠神。

这样,无论我们前面的路会是怎样的泥泞风霜,我们却因为有了神而常有人生的四季如春……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