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控”的逃生记

beach-1326656_960_720

我和爸爸的亲密关系太微弱,这让我特别在意成熟的男性……

 

文/小鹿

 

我从小就缺乏安全感,这让我深深地渴望拥有永恒的爱和归属感。

 

    多余的孩子

 

我来自山东。家里有3个孩子,大姐、我和弟弟。为了躲避计划生育罚款,1987年春天,我出生后便被带到姥姥家。最终,我的家庭还是为我和弟弟缴纳了巨额罚款,爸爸也被开除了党籍和军籍。从小,我就被长辈戏称为是“多余的”。

爸爸曾当过兵。复员后,他尝试过养殖业,没成功。最后以务农为主、打工为辅,靠出卖体力供3个孩子读书,很不容易。我读高中之前,妈妈曾无奈地劝我放弃继续读书的念头,以便他们早日“完成任务”。

3岁以前,我生活在外公外婆家。儿时,那里才是我心中真正的家。我被一大家人宠着,也算开心舒适。现在想来,我很感恩这段经历,他们给予我的爱,让我在高中之前都觉得自己是个一无所缺、很富足的人。

后来,妈妈经常接我回自己家。但妈妈是一个会打人、骂人的凶女人,不同于温柔的姥姥。我害怕和她交流,又要磨合和姐姐、弟弟的关系。我和爸爸的隔阂很深,直到他2006年去世,这隔阂也未完全化解。我对舅舅、外公的亲昵程度远多于对爸爸。

6岁半,我开始读小学。随着成绩越来越好,我慢慢把内心的情感需求和骄傲建立在自己的学业上。高中以前,我的学习一帆风顺。

 

    我恨我的家

 

高中是我成长的转折点。那段时间,我的心情逐渐由明朗转为忧郁。

我读的是重点高中,学习压力突然大了许多。我住学校,一周回家一次,我和家人的交流越来越少。这让我对家人在那几年经历的苦难只有侧面的了解,而没有共同的经历。

高二那年,爸爸因长期干体力活,病倒了几个月。随后,弟弟辍学。妈妈在打工时发生意外,住进了医院。姐姐刚毕业。有一段时间,家里没有任何经济收入,还要面对爸妈的医疗费和我的学费的压力。

高三那年,我最亲爱的外公因肺癌去世。

面对家中的种种变故,我仍执拗地继续读书。以至于在很艰难的时候,妈妈对我很是抱怨,曾说过特别伤害我的话,让我更加坚信她不爱我。我从小和家人沟通不多,再加上这段经历,导致我有很长一段时间特别恨妈妈,恨我的家。

从那时起,我学习的动力就是快快长大,快快远离这个家。每次读到关于母爱的文章,我总是嗤之以鼻。我也会经常忧郁地想:世界上还有没有比我的生命更宝贵的、永恒的爱和温暖?

 

    如飞蛾扑火

 

我把一切赌注放在学习上,渴望尽快离开家。高考前,我心里充满孤单和痛苦,考场发挥差强人意。

如果说,高考前,我的心很硬,除了学习,其他的一切都被我抛诸脑后;那么,高考后,我的心则充满忧伤、毫无原则的软弱,缺少该有的界线。

大学本该是绚烂的,我的大学却是灰色的。我交了一个男友,但他却无法给予我心里对爱的深切渴望。这种渴望,使我有严重的偶像崇拜——崇拜从人而来的感情和爱情,导致我有严重的“恋父情结”,是一个“大叔控”。

2005年,我上大一时,我最亲爱的外婆去世。

2006年,爸爸在我上大三时意外去世,这对我们一家,尤其对妈妈是沉重的打击。我和爸爸的亲密关系太微弱,这让我特别在意成熟的男性,特别需要这种经历来填补内心的空白,渴望得到长辈的指导。

2007年大三结束时,我和我的老师有了一场精神恋爱。我渴望以小女孩的身份和他交往。最初,他很礼貌地回应;通信多了,了解多了,他被我深深地感动,我们竟然恋爱了。当感情升温到要跨出正常师生关系的时候,却不得不戛然而止。我想不清楚为什么爱他会错,会如此痛苦,心里一直很挣扎,对他的思念长达几年。

2009年,我到上海读研究生。我带着对他的思念和迷茫,愈加痛苦地渴望“抓住”另一个他。这期间,我被一位长辈宠爱过,内心的渴望稍稍得到过舒缓;而后,我恋慕过两个年龄长我许多的已婚男人。虽交往都很短暂,痛苦却非常深。我在恋人和情人的双重角色中痛苦地挣扎,努力地维持,最终又痛苦地离开。我碰得头破血流,却依然找不到解决的答案。

 

    光驱散黑暗

 

2012年毕业后,我到美国工作了2个多月;后因H1B 签证办理不顺,回国。这段经历虽短暂,但对我认识主很关键。

当时,一位受人所托关心过我的阿姨,从信仰的角度向我说了一些话,她勇敢地指出我的愚昧,而不是一味地包容我。她的真诚和爱,让我有种未曾经历过的感动。随后,在回国的飞机上,我遇到了一位福音使者。

那天,在飞机过道那边,有两个大哥哥饶有兴致地聊天。我记不清我和他们怎么开始谈到圣经和基督教的,我只记得自己心里很感动,一个素昧平生的人愿意为我讲解永恒的真理。

谈话结束时,他问我是否愿意和他一起做个决志祷告,我便懵懵懂懂地和他一起做了决志祷告。然后,他带我研读了《创世记》开头的章节,详细地讲解每一句经文,并推荐我下载You Version,教我祷告。

快到达时,北京有暴雨,飞机颠簸得厉害,许多孩子被吓哭了。在这种情况下,他带我一起做祷告。飞机临时迫降天津,安全抵达后,我们便分手了。

后来,我在网上一家教会的信息栏里知道,他是那家教会的执事。为了帮助我,他特意从美国打电话,带领我参加门徒培训,每周上一课。后又帮我寻找上海当地的姊妹来带领、帮助我。

但我没能继续坚持,反而靠着朋友和世界的快乐来舒缓心中的渴望。那几个月,每逢周末,我便去博物馆、聚餐、泡吧、听演唱会、集体出游等,把自己的每分每秒都填得满满的,特别害怕独处。

一天晚上,我忽然很想翻开圣经,亲近上帝。我读了几章《约翰福音》,开始大哭,但这是感动的哭泣。我猛然意识到,原来我一直在寻找、追求的那位,比我的生命更宝贵的“人”和“爱情”,一直在身边默默地陪伴着我!

 

    终于得医治

 

2013年9月,我开始参加聚会,年底受洗。我对圣经的了解慢慢地多了起来,上帝的大能也在不断地医治我和我的家庭。

我开始享受与上帝的独处,远离从前的朋友;开始参加志愿者活动,享受“施比受更有福”的工作,结交爱主的朋友;开始脱离对成熟男性的恋慕;开始懂得设立界限和原则;不再那么容易内疚和被控诉了……

最重要的是,我开始明白,所有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都有上帝的祝福。我不想再凭自己的头脑,痛苦地生活;而要凭上帝的话和造我的规律,来甜蜜地生活。

我的家庭也不断地得到医治,我和妈妈的关系开始改善。我渐渐学会了用上帝的方式爱家人、接纳家人、尊重家人,这让我和家人的关系变得甜蜜无比。信主之前,每次回家,我总觉得自己和家人有隔阂,难以沟通;信主后,每次回家,我总带着欣喜和盼望,想和家人一起分享主的爱和医治,分享满满的盼望。

一次,在做一个重大的决定时,因着“要凡事听从父母” (参《歌罗西书3:20》),我放弃了自己最初的想法,选择顺从妈妈。于是,妈妈第一次承认,信主能带来好的变化。感谢主,随着我慢慢地带圣经回家,持续地为他们代祷,家里人对基督教的关注比以前多了。

愿上帝继续带领我,破碎我,除去我生命中的不洁和漏洞,医治我和家人;求上帝眷顾我的家庭和家族,打开他们属灵的眼睛!

 

 

作者现居上海。

6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