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迷雾

飞越迷雾–文/一雨(图片来自网络)

12693049195329到底什麽才是人值得用一生去追求、去爱的东西呢?是事业、爱情还是信仰?从一声啼哭开始的人生,究竟是为著什麽目的呢?我属於谁?我将去往何方?远方又有怎样的命运在等待著我?┅┅

迷惘中的寻求

学生们的眼中有一种调侃式的迷茫。他们在迷茫中故作清醒,他们清醒地知道自己的迷茫,却用一种调侃的态度对待生命中的每一天。不能说他们只是不爱学习,不是的,我的学生中热爱学习、拼命读书的大有人在,可我就是无法在他们的眼中找到那种充满希望、笃定的光彩。原先,我一直不知道那是什麽,可现在我知道了。

生长在一个崇尚无神的国度,一个宁愿用谎言、欺骗、虚伪甚至假哲学来武装的国度,人们对自己的人生意义和目标的认知是模糊和犹疑的。人人都叫喊著要活出自己的人生价值,要让周围的人能为他们感到骄傲,可他们所谓的人生价值就是在一个上海或北京这样的大都市,找一份叫人艳羡的工作,拿一份令人咋舌的薪水,成为别人眼中的宠儿。他们的人生意义就是要为自己骄傲地活著,直到老死。

有的人会理想化一点,说要为国家、为社会做贡献云云。可我们这个国家、这个社会究竟需要什麽,他们并不清楚。需要金钱吗?因为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好像只要把钞票挣够了,全民上下就会幸福和谐了。

当真如此吗?

许多人在网路、杂、小说和课堂上,讨论贫富差距根源的话题。我曾经认为是因为观念的陈旧或者教育的缺乏,可现在我明白了,差距的根源是由於人的贪婪、私心和罪。

只要有人爱钱如命,只要有人为了私欲不择手段,只要有人为一己之私丧尽天良,就会有沿街乞讨的老人、遗弃路边的啼婴、分崩离析的家庭、令人发指的自相残害和天理不容的种种罪恶。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没有信仰,没有真实的信仰。

空虚中的呼求

我们虽然已经清晰地看到、听到、感受到那唯一的父的召唤,可还是硬著心肠不认他。拒绝承认我们每个人都是亚当夏娃的子子孙孙;拒绝承认上帝为了拯救我们不惜牺牲他唯一的儿子;拒绝承认上帝的慈爱和恩典一直伴随著我们左右;拒绝承认我们亲身经历的一切神奇;拒绝承认这个世界由於他而变得美好┅┅我们一再任性地伤害我们唯一的生命的父。

他是爱我们的,无论我们怎样地令他失望伤心,他都没有摒弃我们,而是永远地站在我们身边,看著我们这群无法无天的野孩子在他的世界里胡作非为。他一定伤心过,一定叹息过。可一旦看到我们在最危难的时候想起了他,他仍然会义无反顾地帮助我们。

佛教、伊斯兰教、道教的教义与规则,都要求人先去做,继而再给人以美好的许诺;可唯独我们的上帝,是不求任何回报的,因为他确确实实是我们的父。父母怎会要求自己的儿女先有好行为,再认他为儿女呢?天父的唯一要求就是我们承认他是我们的父,并爱他和爱他的儿子耶稣基督。可我们宁愿千辛万苦地去执行各种教义和规则,去求得不可知的“来生”,就是不愿抬头看一眼我们仁慈的父。

直到现在,我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我的人民所经受的苦难。那不是肉体的痛苦或物质上的缺乏,而是在苍茫旷野上捶胸顿足的呼喊。

有人说,人生下来的时候,心里就有一个位置是为上帝准备的,但是在没有找到上帝之前,我们不知道我们心里的空缺,所以才会不停地寻寻觅觅。有的人用金钱、名利填补这个空缺,有的人用家庭、事业满足这个空位。可这个位置,是非上帝亲自临在不可的,所以无论我们用怎样的方式去添补,还是会感到空虚迷茫,直到有一天找到了上帝——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上帝找到了我们,这个空缺才会第一次被圆圆满满地填实了。被找到、被满足的狂喜,是人的语言无法描述的。

盼望中的追求

我曾经觉得,我这种性格的人在社会上生存会非常难,因为我太愚笨,在人际关系上太迟钝,性子太直,太不“懂”事。我看够了领导们的嘴脸,听够了办公室里的闲聊,读够了无病呻吟的理论,受够了人际间的薄情冷淡。我爱我的祖国,我爱我的人民,我爱父母朋友,我爱碧海蓝天,我爱狗不理包子,我爱睡觉做梦,我爱一切简单、随性、真实的东西。我的爱执著而热烈。我在爱中活著,我活著爱著。

先前,我非常害怕,怕这个社会不允许我有自由爱的机会和权利,可现在的我无所畏惧了。因为我有天父的爱在心中。我的爱是在我的主、在亲爱的耶稣基督里的,没有任何人和事能把我们分开,哪怕是死亡。

我依旧乐观,依旧爱笑,依旧坚强,但不同的是,我已经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和价值,明白了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了。在我的身後,有一个至高至大、至亲至可畏的上帝在看护著我的一切,我又有什麽好怕的?我在人的世界里从此无所畏惧。在天父的荣耀下活著的人,才是最幸福、最饱足的。

2003年,是噩梦般的一年,疾病、地震、井喷以及无数的天灾人祸。2003年,也是我25年来最重要、最有意义的一年,因为在那一年——我认识了主耶稣!他让我的人生从此变得美好,让我明白我的出生不是偶然,因为天父拣选了我,让我做他的仆人,我真是一个有福的人。

以前,我总觉得自己是一个很高尚的人,为国效力,教书不倦。可今天,反省自己的内心,发现我努力教书的目的不过是为了显示自己的才能,而从来没用心去爱过他们;我的所谓的爱的奉献,其实也是一种虚荣心的满足。帮助别人的时候,我非常希望他们能晓得,否则我会认为自己的付出白费了。喜欢做教师,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希望将自己精彩、能干的一面展现给台下的莘莘学子。

如今,我明白,我教书的目的,不是为了自己的荣耀,而是为了荣耀我在天上的父。我盼望自己能做一个好老师,让所有的学生都能认真地反思,他们最需要的是什麽?中国最需要的是什麽?然後我们一起努力。

是的,有了天父的同在,他用他神奇的大手帮我们拨开了迷茫之雾,让阳光奔泻,直洒进每个寻找者的心中。

作者为高校教师,现居山东省。

本文选自《海外校园》115期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