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不自医

医不自医    文/大斌
63941912gc2bb608c1554&690本文的主人公周明,人到中年,事业有成,毕业于名牌医科大学,现任中国一流医院的心血管外科主任医师,兼北京大学医学部副教授,并获国家心理谘询师资格证书。可算是个身体、心灵的两重医师。

请听他娓娓道来自己的真实故事∶

从神仙眷侣,到争吵不停

从医20多年来,我医治过许许多多的人。但我发现,人真正的折磨,常来自内心深处。

就连我,也有著深深的隐藏的痛。在这样的困难面前,我所受的高等教育帮不了我的忙;我所喜爱的黑格尔、康德等最高深的哲学,不能给我智慧;浸透到基因里的中国传统文化,也不能给我力量。

我拥有许多人羡慕的地位、专业、工作、家庭,也没有什麽不良癖好,我似乎应该拥有一个美好的人生吧?然而想不到,偏偏我最重视的婚姻生活,却步入了死胡同!

20多年前,我从医学院毕业,分配到医院心脏外科担任大夫,与同医院的一个女孩在工作中擦出了爱情的火花。一年後,我们牵手踏进了婚姻的殿堂。我们的婚礼非常简单。

尽管没有物质条件,但我们感觉,我们是天下最幸福的一对。我觉得自己娶到了天下最善解人意的妻子。

结婚的第三年,两人有了爱情的结晶——女儿呱呱坠地,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更多的快乐。

然而时光一点点流逝,新婚的甜蜜、孩子降临的惊喜,很快被油盐酱醋的琐碎代替。我工作很忙,所以很希望回到家时,妻子能在家里,很贤慧地做家务、陪伴孩子。没想到,妻子比我还忙。

摩擦越来越多。我们都想改变对方,却谁也改变不了谁。我们都觉得自己爱对方,为对方付出很多,却不明白为什麽对方不感激。其实我们不知道,冲突的根源,是我们根深蒂固的自我中心。我们看见了别人身上的问题,却看不清自己心灵深处的黑暗。

除了事业和家庭的矛盾,性格的冲突也开始在两人间爆发。我越来越觉得,以往温柔的妻子变得好强、以自我为中心。而妻子却认为我太书生气、不懂生活。连以前谈恋爱时,她很欣赏我的优点——“细心”,现在也变成了不能忍受的缺点。

两个人坐下来沟通过,但总是达不到沟通的效果。慢慢地,都感到了失望和无奈。

孩子渐渐长到了三、四岁,看到父母不断的争吵,她明显表现出非常不安。在她的内心,大概认为父母吵架都是因为自己不够乖、不够听话,所以她会特别做一些事情,向爸爸、妈妈表现出自己很乖,像个小大人似的四处张罗。也从那时起,她就离不开妈妈,害怕失去妈妈,看见妈妈心里才踏实。

破碎的眼镜,头上的伤痕

争吵,渐渐演变成“冷战”。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夫妻,形同陌路。

1997年,妻子过生日那天,因为一点小事情,我们夫妻两个吵得不可开交,後来竟动手打起来。妻子打碎了我的眼镜,我把妻子的脑袋打了一个包。後来妻子写到∶“那天打完架,我伤心极了。他从来没有打过我,这一次居然动手打我,而且还是我过生日的时候。”

更糟糕的是∶双方正动手撕打的时候,6岁的女儿推门进来。她吓坏了,惊慌失措地打电话给姥姥,一边拨电话,一边哭著说∶“反正我管不了你们,这个家我呆不下了,我要去姥姥家。”

妻子带著女儿从家里搬了出去,她想协议离婚。谈离婚协议时,两人都很自私,都不想要孩子。妻子寻思∶这个男人这麽自私,我为他养孩子,他肯定不给抚养费。我为他付出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再为他付出什麽了。

但问题是,平时孩子就不亲近爸爸,所以我也不愿意要孩子。女儿内心受到很大的伤害。她认为爸爸不爱自己和妈妈,要丢下她们母女俩,因此明显地反抗、疏远爸爸,故意与妈妈格外亲密。我的心都快碎了。我的女儿,我却无法走进她的世界,无法与她建立亲密的关系,我感到自己做父亲非常失败。

我和妻子都很自私,我们看到了夫妻争吵带给孩子的伤害,却谁也不去考虑孩子的未来,只考虑自己怎样生活得好。

有一天,妻子去开家长会,首次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老师告状∶你们的孩子争强好胜,别看她个子小,可打起架来特别厉害,常常与班上的同学打架,大家看见她就躲。别人问她,为什麽与小朋友打架?女儿回答∶“因为在家里看到爸爸、妈妈总是吵架。”

这种无奈的状况持续著,直到有一天,一道从上帝那里来的大光,照亮和改变了我们。

妻子的转变∶温柔了,会持家了

妻子在医院,看到无数生离死别,看到不同年龄的人离开世界。她心里非常惧怕,且堆满疑问∶人能活到什麽程度?自己将来的结局又会怎样呢?她内心没有安全感,只好拼命做事,想靠自己的努力来掌控一切∶事业、婚姻、孩子┅┅後来却发现什麽也掌控不了,反而心力交瘁。

从家里搬出来後,妻子带著女儿住在中关村北大附小(北京大学的附属小学,编注)附近。同时,为了心灵的安宁,她通过一个基督徒朋友,开始参加教会的婚姻家庭辅导学习。

因为婚姻的苦恼,妻子的心很快被上帝开启,明白了要按圣经原则来生活。她的生命开始有了亮光和希望。她开始产生一些奇妙的变化。对於她的变化,我有些莫明其妙,但不知不觉中,我开始变得比较愿意和她亲近了。

将近有2年时间,她并没有告诉我,她信主了。我後来想,她当时不告诉我是对的。以我当时对她的总体反感来说,恐怕会恨屋及乌。

当发现对方不属￿自己时,两个人反而可以真实地敞开来谈。当我谈到离婚的理由,我告诉妻子∶“结婚10年,就没听你说过一句赞美我的话。”那一瞬间,妻子突然意识到,她有很多地方做错了。她向我道歉,并说出许多肺腑之言。

谈话过後,妻子发现我的态度和缓多了,而我发现夫妻之间依然有爱存在。 10年的婚姻,我不想就这样结束了!也为了孩子有完整的家庭,我向妻子提出和好。

妻子後来告诉我,她当时非常挣扎,按她的个性,本来不会答应的。“但很奇妙,因著上帝给我的力量,我就顺服了来自心底深处的声音∶‘和好!’这实在不是我所能做到的。”(我和妻子信主後,无数次地在工作、生活、婚姻、养育孩子等各方面,靠著上帝的能力,做到了我们惯常无法做到的事情。)

和好後,妻子一直坚持去教会聚会和学习。我和她之间毕竟还有许多隔阂,所以她不说,我也尽量不问。可是,我发现她有一些根本的变化,变得温柔了,会持家了,懂得感激了,等等。例如有一次,她洗完一盆衣服,太累了,和衣倒在床上就睡著了。女儿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我,我就把剩下的脏衣服都洗了。对此,妻子很感恩,她说∶“以前生活在一起,你做一切,我都觉得习以为常,现在才发现这很珍贵。谢谢你!”

妻子的变化,让我越来越忍不住地对基督信仰产生好奇和渴慕。後来我发现,许许多多人,都是这样不由自主地被吸引、被改变的。真正的信仰,从来不威逼、利诱,而是让人内心深处,被真正的爱和奇妙的能力所吸引。

我的转变∶不再企图改变对方

虽然我们两人愿意和好,但将来我们的婚姻到底会怎样,我们都很没底。

随著我们认识的信主家庭和朋友的增多,他们的见证,甚至我们自身的改变,都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2000年的一个周末,妻子带我去参加了教会青年团契的婚姻家庭培训。那天诗歌很好听、很圣洁,真有从天上来的感觉,很打动我的心。

那天的主题是∶妻子如何顺服丈夫?我听完後,连声对妻子说∶“这个课很好,下周再来。”10年的婚姻生活,让我深切地感受到,妻子个性太强了。如果这个学习能让她顺服下来,真是梦寐以求的好事情(我没有意识到,我也需要根本性的改变)!

从此,我们一同参加学习,探索婚姻危机的答案和出路。我们的婚姻,开始真正出现了峰回路转。通过学习,我和妻子明白了∶原来妻子和丈夫都各有角色,之所以出现矛盾,是两个人没找准位置。

不过,虽然我们接受了这样的道理,但在实际生活中运用时,却还是感到别扭和不习惯。按照牧师的教导,我们两人慢慢学著,按圣经原则认罪,靠上帝去原谅、顺服、理解、怜悯和珍爱对方,而不是审判和定罪。

我们越来越品尝到顺服上帝的甜头,体会到∶原来我们总企图改变对方,结果不但改变不了,自己也越来越难达到对方的要求。但当自己顺服时,对方自然就改变了。这种改变,是以前想尽办法也得不到的。

别的宗教能不能也改变人、解决婚姻和其他的人生危机?我做了一点研究和比较,最後还是觉得,基督教揭示了人生难题的关键——罪。非常清楚、简单又深刻,符合事实的真相,所以带来非常有效的解决办法。

其实人的一切问题都在於人的罪性,人只要能认识罪,接受耶稣的救赎和赦免,其它一切的变化,都会随之而来。这是基督教与其它宗教的本质区别,也是其处理问题非常有效的原因。我们的婚姻出问题,就是因为不认识上帝,没有按正确的原则去生活。

孩子的改变∶个性柔和、关心他人

通过学习,妻子懂得了父亲对女儿的重要性,开始有意识地去调整、补救。以前,她在孩子面前尽说负面的话,你爸爸怎麽怎麽┅┅现在,她开始按圣经的原则,在女儿面前说祝福和赞美我的话,努力在孩子心目中为我树立正面的形象,还给我们父女俩安排了更多的时间在一起。

我们也意识到,全家在一起,比什麽都更重要。所以我们俩去参加各种学习时,尽量带孩子一起参与,让她知道,父母与谁在一起,和谁交往。这增加了孩子的安全感。妻子说,她以前业馀时间追求流行的生活方式,喜欢与朋友去唱卡拉OK。现在,她更愿意把时间花在家里。而我,只要看到妻子在家,就很高兴。所以,妻子在生活方式上让步後,我和孩子都很开心。

找到正确的原则後,发现婚姻真的很美好。不仅孩子越来越有安全感,本来很内向的我,在踏上正确的婚姻之路後,也变得很有信心,会表达自己。

女儿与我的关系越来越好。而且,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家,她都能放开地沟通,用积极的心态与周围建立良好的关系。我们也帮助孩子从积极的角度看问题,让她学会尊重每个生命的独特,学会赞美他人、欣赏他人。与同学相处时,懂得什麽叫谦卑、看别人比自己好。更重要的是,懂得去爱。

因为有爱、有安全感,孩子的青春期平稳度过了。她没有叛逆的心理,愿意与父母坦诚沟通。我们给了她很大的自主空间,告诉她与异性交往的原则。孩子很有主见,同时也很顺服父母的管教。

由於我们夫妻关系变和谐,女儿的个性也变得越来越柔和,情感变得细腻,开始关爱别人、关心同学。一天,老师告诉我们∶你们的女儿很棒,很有爱心!那一刻,我和妻子体会到,孩子具备健全的人格、良好的人际关系,比有好成绩更重要。

父母相爱,孩子能享受到双重的爱的祝福。在此,我奉劝处在危机中的夫妇,对待离婚千万要慎重,不单是为了孩子,也是为了自己。如果自身的问题得不到解决,绝不是换一个人就万事大吉了。生命不改变,只靠离婚和再婚,不可能获得真幸福。

医疗理念的改变∶全面关怀

信仰使得我的工作和医疗理念,也产生根本的变化。

信主後,我的确看到了一些超自然医治的奇迹。比如有的专家会诊或医师公认的绝症,得到超自然的医治(例如我岳母)。这使我不再迷信现代医学。

更重要的,是上帝给我注入了新的生命。因为相信上帝的掌管,在职场上,我平静、淡然多了,学会了不争执、不抱怨。我不再一心“拼事业”,更注重家庭生活,也把大量的时间投入到社会服务上,帮助面临婚姻等难关的人,参加义诊等。结果,虽然我不争,却在40岁时,得到了专业上的最高职称——主任医师。这是很少有的。

以前,我像很多医师一样,只是把治疗病人当作工作。然而,上帝让我看到,以前我只能治疗人的身体,这其实是最简单的事,按部就班就可以了。但对於病人,仅对身体进行医治,是远远不够的。我看过有的病人身体医好後反而自杀的悲剧,也看到许多人一直活在抑郁寡欢之中,使身体难以复原。

我意识到,在治疗病人身体的同时,让他们的生活有盼望、有爱,是多麽的重要!我开始注意观察、了解病人的家庭,尽量关心他们的各个层面。许多身体的疾病,只是表面的现象,实际上是各种矛盾、冲突的长期积累,达到极限後的爆发。如果产生这些疾病的家庭根源、性格根源、心理和心灵根源等不解决,那麽所谓医治,只是暂时和表面的。

上帝也让我看到,正如我的婚姻家庭出现危机有上帝的美意一样,许多疾病的背後,也有上帝的祝福,他要人因此产生深刻的改变。

虽然这种全人关怀、全人医治的理念,在医院现行体制环境下很难实行,但我平时参与义诊、贫困地区的医疗救援等等之时,我会尽量去实行。

爱人、关心人、服事人,都需要从上帝那里来的力量。我以前和许多医生一样,内里本来就没有爱的生命,反倒充满了固执、冷漠、骄傲、自我中心等,很难“屈尊”去关爱、服事病人,也没有办法看清楚病人的真正问题,关心他们灵魂深处的需要。然而许多病人,正是需要灵魂与生命的重整,才能活出健全的人生。现在,我愿意为此而奉献自己。

现在,我更加注重社会关怀与公益服事。以前,自己比较清高和封闭,除了少数几个朋友,一般很少搭理人。然而上帝的爱注入到我心里,改变了我。特别是我走过这样的婚姻经历後,开始能切实地帮助更多家庭。

在帮助人的时候,我发现人真是形形色色,什麽样的都有。按理我很难忍受,更别说去爱了。但上帝就是借著这样的服事,让我的性格产生了根本的变化。现在,无论什麽样的人,我都愿意服事。因为上帝让我看到,帮助一个人建造生命,比什麽都重要。

回顾自己的经历,我深切感到∶只要行走在正确的路上,一定会有美好的结果。不仅自己蒙祝福,也成为别人的祝福!

作者现居中国。

刊于OC107  (图片来自网络)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