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死境走到蒙福地

从死境走到蒙福地    文/晨曦

63941912gc6fe900ded81&6901998年冬天,我在上班的路上,和一辆摩托车相撞,造成腓骨骨折、踝关节严重脱位。

由於伤在关节处,治疗起来非常困难。我先後在自己单位的医院、总部医院,以及河南滑县骨伤医院、洛阳白马寺、北京积水潭医院都看过,手术、牵引、膏药都用了,受尽了罪、花光了钱,都不见好转。

最後的方案是让我再做手术,把关节做成死关节,让脚和腿长在一起。这是最後一招了,但这样做,我的踝关节将会丧失上下活动的功能,行走只能靠膝关节了。

听了医生的话,我非常难过,受了这麽大的罪,折腾了一圈,竟落得这样的结局。我万念俱灭,伤心地想∶手术我不做了,这个罪我不受了。因为每次手术,麻药劲过後,我都疼得死去活来——伤在关节处,与伤在别处不同,关节的敏感神经太多了。那钻心的疼痛,简直让我难以承受。

而且,就算手术成功,我也不是一个正常人了,我的踝关节将永远失去上下活动的功能。那会是一种怎样的生活?我越想越难过,越想越心烦,越想越觉得活著没有一点意思,只想死。

我想死有3个原因,腿上的残疾只是其中一个。第2个原因,是我的孩子从一岁半开始,就患上了乙型肝炎,久治不愈,长期吃药、打针,还要定期到医院抽血检查。我没有一天不是在担惊受怕中度过,总怕孩子的病在某一天恶化,最後发展成肝硬化、肝癌,更害怕我可爱、可怜的孩子有一天会离开我。

第3个原因,我的丈夫在孩子3岁半的时候,就患白血病离开了我们。他走了,扶养孩子的义务就落在了我一个人身上。空空荡荡的房间里,我成天对著一个面无血色的病孩子,吃不好,睡不好,忧愁中睡去,又在忧愁中醒来┅┅

我时刻惦记著给孩子补充营养,不惜自己微薄的收入,变著法儿地给他做好吃的、有营养的。我在报纸上、杂上,寻治肝的良药、偏方,在门上挂桃木剑、在桌上供菩萨、在地上压石头、在孩子身上挂神婆给的护身符┅┅

我想尽了办法,耗尽了精力、花光了金钱,却始终没能让我的孩子好起来。可我不放弃,仍带著孩子继续不停地看病,继续不停地给孩子的嘴里灌各种药片、药汤┅┅

不知道,这样的苦日子到何时才是尽头?偏偏如今,腿又伤了,路又走不成了,我和孩子以後会更苦、更难。思来想去,也许我这没路可走的生活,只有去死才是最好的解脱。只有死了,这一切的忧愁、痛苦、牵挂、劳累,就可以离我而去。

儿子,和妈妈一起死吧!

死的主意拿定後,我好像找到了最好的出路,心里充满了对死的渴望,心情也变得愉快和轻松起来。然而这种愉悦,很快又被牵挂和沉重替代∶孩子那麽小、那麽瘦,我走後,他怎麽办?他会不会哭?会哭多久?

我怎样才能使我的孩子不伤心呢?於是一个荒唐、残忍的念头,出现在我的心里∶让孩子和我一起去死,和我一起离开这痛苦的世界,省得留下他一个人,孤零零地活在这个没爹、没妈的世上。

那天,孩子放学回来,坐在那里写作业。我走到孩子面前问他∶“童童,你说咱们俩过得有意思吗?”孩子说∶“没意思。你腿疼,我有病。”我说∶“我们活得这麽不好,我们死掉行不行?”他问∶“怎麽死?死疼不疼?”我说∶“不疼。你和妈妈一起吃安眠药,一觉睡过去就啥也不知道了。而且过了这一关,就可以见到你阴间的爸爸了。”

孩子说∶“真的吗?”我说∶“真的。”“阴间有电视吗?” “有。” “有动画片吗?” “有。”儿子又问∶“啥会(什麽时候)死?”我说∶“礼拜五。”儿子问∶“为啥?”我说∶“因为是周末,没人发现。”我儿说∶“那好吧。”

孩子同意了,我心里高兴极了。这下好了,也没有什麽可以牵挂了。一种憧憬和盼望,在心头涌起。

我从容地买回两瓶安眠药,平静地做著离开这个世界前的准备,专心等候礼拜五的来临。

礼拜五终於来到,我走进孩子的房间,问:“童童,你准备好了吗?和妈妈一起把药吃了吧?”可孩子说∶“我又不想死了。”我问“为啥?”“我想看完动画片再死。你先死吧,我明天再死。”“明天会死不成的,你姥爷、姥姥、红姨、花姨会来串门的。”我急了。

“我不管,反正我今天不死,我要看动画片。”孩子扭著不从。儿子变了主意,让我不知如何是好。但我不甘心,想著法儿地诱导他。可是无论我怎麽劝、怎麽哄,孩子始终一言不发,只是一边写作业一边流泪。

我想,孩子命真苦。他一个人愿意过没爹、没妈的生活,就让他过去吧。他将来无依无靠、吃苦受罪,是他的命摊的。於是我不再逼他,我打算一个人死。

多活一秒,也是折磨

我还是想死在礼拜五,孩子礼拜六哭一天,礼拜天哭一天,礼拜一还可以去上学。

为保证死得成功、死得顺利。我先吃下8片安眠药,看看是否有效,是不是买到了假药。药不假,是真的,吃下後,我很快就睡了过去,而且一直睡到了第二天的9点。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孩子孤单地倚站在我的卧室门口。我也不知道我可怜的孩子在门口站了多久了,我想他可能早已喊过几遍妈妈了。可他吃过药的妈妈,因沉睡根本没听到他的呼唤。

他看到我醒来,小声对我说∶“妈妈,是我饿了,你做饭吧。”说完,就走到我的床边,用一苹小手摸著我的额头,问我∶“妈妈你感冒了吗?昨晚我到你屋里叫你,你不吭。我以为你感冒了呢,就往你嘴里喂了一片感冒通。你没醒,你咽下去了。”

听了孩子的话,我心如刀绞。可怜的孩子啊,他还不知道他伤心绝望的妈妈,昨晚都想了些什麽、做了些什麽。看著我又黄又瘦、还不完全懂事的孩子,我泪如雨下。我是多麽舍不得他,多想永远陪伴他,呆在他身边,毕生呵护他,给他温暖、给他爱啊!

但而今的我,已无力挑起生活的重担,再没有活下去的勇气。我一分一秒也不愿呆在这个让我厌恶的世界了。现实对我来说,多活一秒也是折磨。我只想快点去死,速速去死。

下周,不管孩子多乖┅┅

第二天,我发狂一般地洗著孩子的衣服,晾乾,理好,又拿出1000元钱,让妹妹到市里给孩子买一些衣服,唯恐我死後没人给孩子买。我又飞快地写了3份遗书,一份给父母,一份给妹妹,一份给孩子。

给孩子的那份,是希望他长大以後看到,让他知道妈妈的死因,让他知道妈妈的无奈,让他知道妈妈的伤心,让他知道妈妈对他的牵挂和不舍,也让他原谅妈妈狠心的离去,别恨妈妈。

做好这一切後,我一粒又一粒地数了120片安眠药。我觉得这个量最合适,吃下去既不会让我的胃难受,也足已让我不再醒来。我把药放在枕头的下面,静静地等著下个周五的到来。

周五,在我的盼望中终於来到。时针指到了8点,我穿上了早已备好的衣服、鞋子,又梳理好头发。一切准备就绪,这时我想,我就要死了,再最後看一眼我可怜的孩子吧!

我进到客厅,却发现孩子不在。电视开著,里面正播放我喜欢看的节目。我顿时放声大哭。因为我的腿没受伤时,孩子总是和我争著看电视。可自从我受伤後,孩子变了,变得体贴我、让著我。所以,一到这个时间,再好的动画片,他也忍著不看,把遥控器乖乖地让给我。

今天孩子看到我心烦,就把台换到我平时爱看的频道上,自己却到别人家看动画片去了。我明白了孩子的心,更加伤心,趴在床上哭了很久。心想,孩子这麽乖,再陪孩子一个礼拜吧!下个礼拜再死!

可是,当我在煎熬中又度过了一个礼拜後,孩子又把电视让给了我,他又跑得无影无踪了。

我咬咬牙,下周,不管孩子多乖,我也一定要死。我太煎熬了!

但接下来的一周里,孩子变得更乖、更懂事。每天早上不用叫、不用喊,自己就早早起来了,起来後还一声不吭,乖乖地坐在沙发上,眼睛直愣愣地看著我,等著我给他做饭。吃完饭,又用他那细细的小手刷碗、拖地┅┅

孩子的乖,让我心碎;孩子的乖,让我不舍;孩子的乖,使我渴望的死,始终变不成现实。生、死,艰难地折磨著我。极度的精神折磨,使我的头发大把、大把地脱落。

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对死的渴望却与日俱增。我甚至盼望,我的孩子哪一天不乖了,气著我了,我就厌烦他、恼恨他,好横下心来去死。

折磨人的腿伤竟然好了

当我处在死的边缘,随时可能把药吃下去、撇下孩子撒手而去的时候,我听到了福音。

在教会中,我认识了神,知道了耶稣是我们全人类的救主。无论我们在世上遇到多麽大的困难,无论到了何等绝望的境地,只要我们来到他的面前,只要我们按照神的旨意去做,神就必帮助我们。

我也知道了,圣经记载的是神的话语,让我们明白神的喜悦、神的厌恶,申明了人类犯罪的危害和後果。《约书亚记》1∶8告诉我们∶“这律法书不可离开你的口,总要昼夜思想,好使你谨守遵行这书上所写的一切话。如此,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顺利。”

神掌管著世上万物,我们在世上绝望、劳苦、愁烦,都是因著我们没有来到神的面前,没有按照神的旨意去做。

我明白了何谓罪,怎样悔改,就照著教会教导我的,靠神悔改。因著我的这一点信,我进入教会不久,折磨我2年之久的腿伤,奇迹般地好了,让我重新走上工作岗位,让我的孩子最终没有失去妈妈。这是神的大能在我身上的彰显,是神的慈爱和怜悯。

用生姜医好痼疾顽症

我品尝到了主恩的滋味,就求神也医治我的孩子。结果神让我在梦中看见,一个小孩在大口大口吃生姜,像吃水果一样。於是我没有再去熬中药,而是让孩子吃姜。我把姜切成片,加点香油和盐,夹在馒头里让孩子吃。

因为吃姜比喝中药好受多了,孩子吃得也很愉快。这样吃了一段时间,孩子的脸色渐渐变得红润起来。我也不用再买胭脂搽在孩子的脸上,掩饰孩子黄色的脸,聊以安慰孩子和自己了。

又吃了一段时间,忽然有一天,孩子对我说∶“妈妈,我的嘴好苦,而且肝疼得厉害”。我害怕了,是不是孩子的病又恶化了?我决定第二天去做化验。因害怕,儿子跪下来向神做祷告∶神啊,明天我要做化验,我很害怕!求你给我一个好结果吧!

到了晚上,孩子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他平平地躺在床上,有一种灰色的液体,像水泥的颜色,从他肚子里慢慢渗出,慢慢变多、变厚,又从液体变成固体,最後缩成一团,变成一个死人的骷髅头,头上还有一缕毛发。这个可怕的东西,从他的肚子上猛然弹起,离开他的身体,最後越过客厅,从窗户里晃晃悠悠地飘走了。

这时一个声音对孩子说∶“童童,你知道吗,你肚子里这个害人的东西,神把它从你肚子里赶走了。你感谢神吧!”周围,还有无数个带著回音的声音一起说∶“感谢神、感谢神┅┅”孩子也附和著说“感谢神”。就这样,一直说著感谢,醒来了。

听了孩子的述说,我很高兴,猜想,可能是神把孩子的病根除去了吧?但我又想,这也可能是神的应许吧?我和孩子互相鼓励∶不管化验结果怎样,我们都不怕!只要靠神,神会医治的!

我们对这个梦充满了盼望,要是真能如此,该多好啊!

第二天,奇迹果然出现了,化验单上清清楚楚的写著∶病毒指数为0。

真是难以置信!因为上一次化验单显示,孩子的每1毫升血里,有20万病毒在复制。这是一个多麽可怕的数字啊!这麽多的病毒,真的被神清理乾净了!

大夫对我们说,孩子已进入康复期,不需要再打针、吃药了。孩子含著泪说∶“妈妈,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的病是怎麽好的!”我也从心底千万遍地感谢慈爱、全能的神。

从这段经历中,我更深刻地理解了圣经 ∶“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以赛亚书》55∶8-9∶)神用生姜医好了我儿子的顽症,这救恩是多麽的奇妙!

神所拣选的,是有福的

如今,在神的恩典下,我的孩子已长大成人。他20岁了,高大、健壮又结实,身高1米92,体重190多斤,现在西安上大学。

神不但医治了我和孩子的病,而且还在我的经济上、孩子的学校选择上,给予了祝福和引领。孩子高中3年的学费全免,在高考时,因身高和爱好的缘故,孩子一直想报考北京体育学院,但神引领他报考外语专业。我们没有凭血气,而是顺从了神的引领。

事实再一次见证了神的正确和慈爱。孩子在外语学院非常出色,大一就任班长,而且组织并参加了各种英语辩论大赛。在学院长达一个月之久的英语口语循环赛中,他获得一年级赛区的英语口语辩论赛的冠军,及最佳辩手奖。一年级区域的学生有万人,那麽多的班级,那些麽多的外语精英,我的孩子却夺了万人之冠!我想都不敢想!

孩子现在已读大二,在神的引领下,孩子健康、懂事、品学兼优,获得过各种荣誉。这一切的一切都归功与神,是神的引领、是神的扶持。想想过去,看看如今,我和孩子的日子两重天,从最苦走到今天,一切都是神的恩典。

“以耶和华为神的,那国是有福的!他所拣选为自己产业的,那民是有福的。”(《诗篇》33∶12)

作者现居河南。

编者後注∶基督教信仰的上帝是昔在、今在、永在的活著的神,他赦罪、他医治、他引领。神迹奇事处处可见,天父不仅医治身体、更医治心灵,他对每个人的带引是不同的。此文作者的人生经历中,神以医治疾病来带引她们母子脱离死境;在另一些见证中,神也曾让人在苦难中学习忍耐与盼望,并以苦境中的平安和喜乐,来见证属天的信仰生命。

刊于 0C107期(图片来自网络)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

(1)条精彩评论:
  1. 真是神迹!!
    千里草2011-08-01 10:0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