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部与整体

efb91347be3b4e5ec3960443d502b23a

一个答案只解决一个问题,而一个法则可以解决许多问题。

 

 

文/宁子

 

 

 

祈祷的时候,我里面跑出了一些思想,它们自发地,不断地跑出来,我既没有鼓励,也没有抑制,但我跟从了。在祈祷里,那些不断涌现出来的思想,似乎比直接的答案更有意思。

当我为面临的几项选择而寻求主的旨意时,我里面并没有即刻出现答案,却浮现了一个思想:“一个答案只解决一个问题,而一个法则可以解决许多问题。”

那么,法则是什么呢?我首先想到了一个自设性的问题:“为什么我们在所面对的几项选择中踌躇?”

答案很清楚:因为那几个选择都有被选择的理由。每一个理由都是真实的。在局部中,每一个真实的理由都可以自成标准。而每一个标准都提供自己的标准答案。所以,我们才踌躇着找不到那唯一的最好答案。

那么,如果把局部放到整体中去衡量呢?在整体中,每一个局部都不能自成标准。它服从整体,局部与整体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每一次局部选择都是对整体的服从,每一个局部的考量都基于整体环节。这样看来,我们最需要的不是局部的权衡,而是整体的看见。

 

 

 

于是,我进入了第二个思想:那么,什么是这一选择中的“整体”呢?

我相信主耶稣为每一个信靠他的人都设定了一条到达完成的路线。主以内在呼唤的方式引导人走上他所预定的路线。我相信主的呼唤就是我们内心最深处的渴望,那是主所规定的渴望,那渴望引导并推动着我们到达主预定我们到达的地方。当我们还没有到达那里的时候,无论旅途的风景多么让我们流连,都不能持久地挽留我们的愿望。

当我们面对多项选择的时候,当多项选择都可以自成标准的时候,我们必须看见那个被规定的“整体”。我们必须把“局部”放到“整体”意义中衡量。

当同时出现的局部似乎都可以进入整体的时候,我们必须看见那个被规定的“时间”。套用爱默生的话来说,就是“在一个圆画完的地方,才可以开始画另一个更大的圆。”

 

 

 

那么,我们从何处得到关于“整体”的“整体性”认识呢?

让我们翻开圣经《创世记》第1章吧,那里有关乎局部与整体的全部概念:时间的关系,空间的关系,物种的关系,每一受造之物的独特性,万事万物的关联性,每一局部的界限,局部在整体中的位置,都是有意义,有预设,有理由的。万事万物都是在关系中被造,也是在关系中存留的。因此,人生的意义,宇宙的法则,科学的思想,艺术的表达,都可以从《创世记》第1章获得启蒙。

《创世记》第1章有一种深邃的美感,有一种从容而优美的旋律,有一种平衡而灵动的格局。而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出自上帝的意思:上帝说要有,就有了。事情就这么成了。上帝看着是好的。

离开宇宙万物的创造者,我们不可能获得对“整体”的“整体性”认识。因为,宇宙万物的“起初”只有上帝的声音,没有人的声音;只有上帝的作为,没有人的作为;只有上帝的判断,没有人的判断。“起初,上帝创造天地。”这一句话就涵盖了关于“整体”的“整体性”概念。

 

 

 

因为人是在关系中被造,也是在关系中存留的。一些不认识上帝的人,当他们追寻人生更高目标的时候,他们可能也会不期然地追寻更高的整体。当我在电脑上记录这些想法的时候,我忽然想到我曾经听过的一场傅聪演奏的音乐会,在那场音乐会中,最打动我的是他最后演奏的萧邦,尤其是他弹的最后一首,在我看来,那是那场音乐会的最高地平线,在那地平线上,演奏家消失了,他完全没有了。

“先做人,再做艺术家,再做音乐家,最后才做钢琴家”,这是傅雷对傅聪的教导。这个教导包含了一条到达真正钢琴家的相对“整体”的路线。傅敏曾经说:“如果反过来,如果傅聪从做钢琴家开始,那么,他就不是现在的钢琴家傅聪了。”

歌德曾经想提升他的秘书爱克曼的艺术鉴赏力,为此,歌德有意带爱克曼欣赏他所收藏的丰富的艺术品,并且在各类艺术品中,只让爱克曼看最完美的代表作。歌德执意要爱克曼从最好的艺术作品中学习用最好的思想思想,用最美的情感感受。歌德认为,“鉴赏力不是靠观赏中等作品,而是靠观赏最好作品才能培养成的。一个人只对最好的作品有了深刻认识,才不会对次好的作品估计过高。”

无论傅雷对傅聪的教导,还是歌德对爱克曼的劝诫,都有局部与整体的境界。

 

 

作者现居美国洛杉矶。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