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暗处的囚徒

freedom-957491_960_720

我宁愿冒着被遗传的危险,只希望他得病赶快死掉。

 

 

文/夕佳

 

 

经上说:“上帝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希伯来书》4:12)感谢主,他的道刺入我的里面,剖开我最深处隐藏的黑暗,感谢主释放了我心中被紧紧捆锁的囚徒,赤露敞开在他大能的光里。

 

 

听信恶意的谎言

 

2012年6月,促使我到教会的主要原因,是当时我与室友的关系。从大二开始,她就疏远我,并在寝室时不时地故意忽视我,排挤我。在我紧张备考GRE的阶段,她每天在寝室大放音乐,直到熄灯,不熄灯的周末晚上更会持续到凌晨。巨大的心理压力让我常常独自躲在楼道里哭泣。

到教会时,我正在申请换寝室。小组里的弟兄姊妹鼓励我不要逃避,要努力面对、解决问题。于是,我决定约她出来吃饭。此前,我脑子里想的都是《哥林多前书》13章中有关爱的教导。

我抱着一颗完全认罪和悔改的心去面对她,她却告诉我,所有同学都讨厌我,没有人愿意与我合作做设计,他们在背后谈论了许多关于我的事,寝室里的另外两个人,也非常希望我搬走,让她们眼不见为净。

我完全接受和相信了这些话,我哭到快要崩溃,别人都如此讨厌我,我想,那位我还不太认识的上帝肯定也觉得我没救了。当时唯一的愿望就是赶快死掉,我一秒钟也不想再玷污这个世界了。

这个世界上也许只有妈妈不会厌恶我,我要给她打电话告别。妈妈在电话那边,第一次听到我哭成这样,声音马上就哽咽了,和我一起哭起来。

是妈妈的爱救了我。

我当时那么容易就轻信了室友恶意的谎言,是因为,在内心深处,我极不自信。即使我以湖北省第5名的高考成绩进入中国的顶尖学府,即使我拥有一个在很多人看来羡慕不已的外表,但我常常会跌入自卑的深渊,觉得没人在乎我,我对任何人都不重要。

刚和男友谈恋爱时,我就对他说,我非常缺少安全感,总觉得里面的我非常糟糕,远没有外表的我看起来那么吸引人。我对“那个我”认识得不够清楚,但我害怕她突然有一天会暴露出来,让身边的人都厌恶我、远离我,为此我深深的恐惧着。

 

 

没有父亲的身影

 

这个时候,我开始向上帝祷告,求上帝帮助我认清自己心里的黑洞,看清那个藏在深处、丑陋、黑暗的另一个自己。

不久,我听到一篇父母如何爱孩子的讲道录音说,0到6岁对一个人的成长至关重要,这是培养安全感、自我接纳的时期。躺到床上,我回想这段内容,回忆自己的成长史。我是被外公、外婆带大的,直到上小学才被父母接回身边。

在零散的记忆片段里,我记得,外公的大手在傍晚牵着我往河边的公园走去,记得晚上外婆带着我在路边乘凉;也记得邻居家的男孩子总在暗处欺负我。

我还记得,妈妈带我时跑去打麻将,我一个人在院子里的水池边玩耍,滑倒在水池里,磕得满脸鲜血,至今鼻梁之间还有一道浅浅的疤痕;还有,舅舅、舅妈和外公、外婆同住,舅妈是一个严厉的女人,一直不太喜欢我,有一次我打碎了一整罐白砂糖,她一言不发地站在我面前,死死地盯住我,那样嫌恶的眼神我永远都忘不了……

但在那些记忆里,我找不到爸爸的身影。

在我心里,我从来都没有觉得爸爸是我的亲人,只觉得他是一个突然闯入我的生活,让我的人生陷入黑暗的人。

我记得,是他逼我改正在饭桌上的习惯,一做得不对,他就会用筷子狠狠地敲我的头,而且不许我哭,我就只能躲在厕所里抽泣。

我记得那一次,半夜被吵醒,发现妈妈哭着看我,一只眼睛周围全是乌黑。原来,爸爸发现热水瓶里没有热水,直接砸向妈妈的头,破碎的热水瓶内胆洒满厨房的地面。

爸爸只要在外面做生意遇到问题,回到家里就喝酒,破口大骂,责备妈妈帮不了他,用手指点着她的头说她猪狗不如;是爸爸打碎了家里所有的盘子和碗,换了新的又被打碎,最后妈妈干脆就用不锈钢碗,而墙上永远留着一次又一次饭菜泼上去的污渍。

 

 

我甚至渴望毁灭

 

我恨父亲。

我的父系家族有一种遗传病,从30岁开始发病,小脑逐渐萎缩,我的奶奶、大伯、二伯都因此去世,姑妈也有了发病的症状,而我爸爸是唯一一个到了40岁还没得病的人。我常常在心里想,他怎么还不得病,我宁愿冒着被遗传的危险,只希望他得病赶快死掉。我也曾有过杀死他的念头,甚至已经想好如何在监狱里度过余生。

这些苦毒和仇恨充斥着我的生活。我渴望逃离,渴望挣脱,甚至渴望毁灭。但最终,我还是放弃了,因为我放不下妈妈,我不想让她为我伤心。

妈妈从小尽得宠爱,高中时是县女子篮球队员。后来去工厂工作,青春美丽的妈妈更是工厂宣传照片的女主角,丝毫不亚于电影明星。经人介绍,她认识了我爸爸,谈恋爱时就觉得他脾气不好,想和他分手,而我爸爸竟然半夜拿着菜刀翻进我外婆家的院墙,威胁她如果敢分手,就要杀了外婆全家。

妈妈才45岁,就已经近于苍老了。

暑假带她来教会的时候,她坐在角落里,不愿别人注意她。我是妈妈生活中唯一的依靠和盼望。她告诉我,一定要做一个刚强的女人,不要失掉自己的独立,不要在婚姻里做一个弱者。

于是,我不断地努力,想要变得强大,来保护妈妈、保护自己。我的学业很优秀,这带给我短暂的成就感和价值感。我把叛逆的渴望藏在心底,也把所有的痛苦、仇恨、苦毒藏在心底。我成了自己的牢笼,并把那个痛苦无助的女孩锁在心里,变成别人眼中无忧无虑的小公主。

我的笔记被老师当作范例,在低年级的学弟、学妹中传看,可我却会在深夜撕掉课本,把试卷揉成团扔到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我只能用这种方式发泄心底被压抑的呐喊。

我在所有人面前都表现得安静乖巧,却唯独会对妈妈大喊大叫,那生气暴躁的样子和父亲一模一样。这让我无比绝望,也无比地讨厌自己。

 

 

成功的自我欺骗

 

读书时,我希望能像书里的女孩那样,温暖、美好。渐渐地,居然真有同学这样评价我,说我人淡如菊,说我温暖人心。我也渐渐地相信,我真的是这样一个人。

来北京上大学后,我加入各种社团,积极参与公益活动。

每年的暑期项目结束,回来后,我都会写一篇长文章来回忆和思考,感动别人也感动自己。在追逐光明的过程中,我真的以为,我已经成了一个积极、开朗的好孩子。被我锁在心底的“那个我”,我以为,不理会她的存在,她就不存在了。

可我,只是成功地欺骗了自己。

我一直以为,我根本不需要父爱,我的人生如果没有父亲会幸福得多。但是,就在听完讲道录音的那个晚上,上帝让我知道了,我其实多么渴望父爱,多么渴望来自父亲的宠爱和帮助,因为得不到,我便否认了这样的渴望。

和男友在一起之后,我才知道我何等需要陪伴和关心。但是,我坚持了两年的初恋,却是一段分隔于地球两端的异地恋。每年,他会回国3次,两次是我还在上课,他会在北京陪我一周左右;一次是暑假,我们见面的时间是十天。

我告诉自己,不需要每天都有人陪,仍然可以过得很好;有两个同学的异国恋都坚持了那么久,我有什么不可以。但是,心底的恐惧和不接纳还是会时不时地突然攫住我,让我再一次陷入幽黑的深谷。

上帝慢慢让我看到真相,让我看到凭自己努力营造的美好何等脆弱,我以为自己足够强大,其实却是不堪一击的空壳。

 

 

上帝用爱回应我

 

我一直苦苦地追逐光明,渴望逃离黑暗之地。我以为,只要我不断地向往光明和美好,终究会获得一个光明的人生,却不知道,最黑暗的地方,是在我自己的心里。我早已被内心的仇恨、黑暗、厌恶扭曲得面目全非。

她就是另外一个我,被我唾弃,被我仇恨,被我用锁链捆绑,禁闭在内心深处见不到光的地方。我拒绝承认她,拒绝面对她。

我就像一棵树,我的每一条枝桠都竭尽全力想要获取阳光,并且一度长出了繁茂的枝叶,但我的根是烂的,里面满是毒瘤,所以我不堪一击。室友的一句谎言就可以让我全盘否定自己,别人一个鄙夷的眼神就可以把我完全击垮。

听完那篇讲道录音后,我躺在床上流泪。第二天早上,阅读圣经的时候,一句经文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那句经文我原本并不熟悉,翻遍4卷福音书才找到出处。耶稣在上十字架之前,曾对门徒说:“我将这些事告诉你们,是要叫你们在我里面有平安。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翰福音》16:33)

我读着这节经文,泪流满面。

前一天晚上,上帝让我知道,原来我是如此缺乏又如此渴望父爱;第二天早上,上帝亲自用他的爱回应了我。在我看来,这句话就是父亲对孩子说的。他说,你在这个世上会遇到苦难,虽然我的肉身离开你了,但是你放心,我已经为你胜过了这个世界,所以你能够继续坦然无惧地走下去!

 

我被主完全接纳

 

我的父母离婚后,又复婚了,最终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让我们有重新和好的盼望。

虽然我屡次跌入绝望的深渊,但上帝都用他大能的手把我救起,甚至在我还不认识他时,他就已经覆庇我,让我得以成为今天的样子,在这里见证他的荣耀。感谢主回应了我的呼求!

上帝让我看清了,我常把自己置于受害者的位置,常常自怨自艾,想博得人的同情,却不知道在这个过程中,我因自怜而生出的仇恨和苦毒有多么深。

我知道上帝光照的时候,就是医治的开始。我深深地知道,从今开始的每一天,在主里我都是一个新造的人,我不用再背负过去的痛苦,也不用再遮掩心中的黑暗,我不用再恐惧被人离弃,因为在主里我已经被完全地接纳。

愿一切的荣耀颂赞都归给上帝!

 

 

作者来自北京,大学生。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