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有岸(妻子篇)

文/吕永清 苦海有岸(妻子篇)

婚姻裂痕 我有过一段很不开心的经历。 十年前,我在广州的一所大专院校当老师。我先生一直在外地读书,只有假期里才能见面,所以我们过著聚少离多的日子。 孩子一岁多的时候,他在天津读完了硕士,又准备考上海的博士。在转换期间,他回到广州工作,我们一家人终於可以团聚了。这本来是一件盼望已久的事情,但没想到就在这一段日子里,我们之间却出现了很大的裂痕。 那时我们住在校园里的教工宿舍,由家到办公室只需要步行五分钟,但我们却难得见上一面。他把精力都放在工作和学习上了,每天都是匆忙出门,又匆忙赶回家吃饭和睡觉。经常是大家各自忙了一天,晚上等他回家时,想和他说上几句话,交换一下工作中和生活上的感受,但他根本顾不上和我说话,只要头挨枕头,没两分钟就睡著了。 我觉得他忽略了我和孩子,把家里当成旅馆和饭馆,十分委屈。但转念一想,男人在外面忙事业是天经地义的,作妻子的就应该多支持,做好相夫教子。所以,我白天忙於备课、上课,回家後做家务、带小孩,尽量让自己乐在其中。 佛迷人性 我先生对佛教理论有偏爱,喜欢钻研佛理。但慢慢地,我发现他的这一业馀爱好,竟然影响到我们的婚姻家庭生活。他向我宣讲佛家的因缘论,婚姻在他眼里只不过是夫妻双方因缘聚合。因缘可聚可散,一旦因缘已了,婚姻也就烟消云散了。 他用这样的观点看待婚姻看待家庭,却认为自己是对世事、对婚姻的超脱和不执著。所以他既不在乎我,也不在乎这个小家。 我们的婚姻陷入解体的边缘。我很不理解,也很不满,他就用佛教的道理来压我,还用黑格尔“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来为自己解释。我在心里虽然觉得他做得不对,但又说不过他。 我们的关系越来越紧张。在这样一个婚姻状态中,我看不到一点希望。几度要离婚,可又顾念年幼的孩子。对他的心理依赖,也让我无法想像没有他的生活。进退维谷之间,我也变得越来越压抑。 堕入黑暗 我自小是在一个衣食无忧、但父母并不和睦的家庭里长大的。父母的失和,在我少年的心灵里,留下了很深的阴影。因此,我特别在意和渴望温馨、和谐的家庭。先生对我的疏远,也就在我心理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应。 由於生活被打乱,心理又失衡,我脑子里装满了痛苦的思虑,昼夜不得安息。 我开始失眠。好不容易睡著了,却又恶梦连连。好几回我从午夜的恶梦里惊醒,把手伸向黑暗的空中,力图抓住些什麽,但却什麽都抓不到。手里只是虚空,心里只是惊惶与茫然。 婚姻的挫败,使我感到人生真是又痛苦,又没有意义。那时我见到别人平静的脸、见到阳光照耀下的花草,都忍不住要躲起来痛哭。我不明白,为什麽别人能平安的过日子,我却得不到起码的安宁。为什麽阳光这麽灿烂,我的心情却是这麽灰暗┅┅ 由於靠自己的力量已无法取得心灵的平静,於是我就开始学我先生的样子看佛教书籍。据说念《般若波罗密多心经》会让人超脱,但我念完之後,心里还是照样乱纷纷。 虽然不信,但为求得心里平安,我还是盲目地到寺庙拜佛,到乡间求神问卜。我甚至自己一个人跑到号称“海天佛国”的普陀山,结果非但没得平安,还被人骗了钱。 不要弃我 为了排遣内心的痛苦,我找了很多书看。我在卡耐基的《克服烦恼的艺术》中看到,一位著名的医生,告诉忧虑的病人,克服烦恼、过幸福生活的几个要素就是∶要有健全的信仰,有睡眠、音乐和欢笑。而且是层次递进的。先要对上帝有信心,才能睡觉安稳。再加上喜欢动听的音乐,能幽默地看待生活,健康和快乐就会属於你。 我顿然觉得,自己缺乏的,就是最重要的那一条──健全的信仰。 但什麽是健全的信仰呢?我们在学校里被教导的,是要信唯物主义,宗教是人民的“精神鸦片”。我大学读的是哲学,受怀疑论、不可知论的影响更深,因此,看人看事的心态,都颇为消极。我想,卡耐基所讲的健全的信仰,肯定不是指这些。 那健全的信仰到底是什麽?卡耐基在书里明确提出是基督教。他的书里还有几首赞美诗,我第一次接触到赞美诗,感觉诗词很美,也很能抚慰人心。 我从来不懂祷告是怎麽回事,但书里附上了祷告词。当时已经是黄昏,我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其他同事都下班回家了,整个办公楼很安静。窗外是一大片农田,暮色笼罩了近处的田地和远方的青山。在这样一个宁静的时刻,我双膝下跪在办公室的地板上,按著书上的祷告词祷告。 起来後,坐在办公桌前,我不自觉地在一张纸上写下了“耶稣不要弃我,不要弃我”的字句,而且把这话反反复复写了好多遍。其实那时,我真的还不认识耶稣。但是这样的字句,却让我得到了安慰。 很奇妙的是,这一天晚上,我是长时间以来第一次安心入睡,而且平安睡了一夜,第一次没做恶梦,没从梦中惊醒。 幸福来临 从这时候开始,我寻求基督教会的心情变得很迫切。我打114查号台,查询教会的电话号码,查到了离我距离最近的教会,是广州东山区寺贝通津的东山堂。当时我不知道教会聚会的时间是固定的,还以为每天都有聚会。这天是星期四,我准备给教会打完电话就去。接电话的姊妹让我星期天再去参加主日崇拜,我简直是等不及了。 第一次去教会,唱的是赞美诗258首《耶稣领我歌》,我一生都会记得。我流著泪,和会众同唱∶ “耶稣领我,我真喜欢!蒙主引导,心中平安;无论日夜,动静起坐,耶稣亲手,时常领我┅┅有时遭遇困苦忧伤,有时大得喜乐安康,无论危险,无论稳妥,全靠耶稣亲手领我。 “我愿紧握恩主圣手,甘心乐意,随主行走。遇祸遇福,两般皆可,因有耶稣亲手领我。到时行完一世路程,靠托主恩,完全得胜。死亡冷河,我不怕过,因有耶稣亲手领我┅┅” 我心里真的得到了很大的安慰。 《马太福音》11章28节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是的,耶稣伸手搭救了我,使我在别处卸不下来的担子,在他这里卸下了;在别处得不到的平安,也在这里得到了。 在以前,我真的很难想像,自己的生命中还能充满平安和喜乐。以前听一位基督徒说,主把他原来混乱的生命秩序,重新整理好了。我起初不明白是什麽意思,只觉得很“玄”。现在我明白了,因为我也经历了同样的过程。 主也施恩在我先生身上,使他由最初耻笑我参加教会聚会,到他自己受洗成为基督徒。有意思的是,他比我还先受洗。他在思想观念和] ]>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

(2)条精彩评论:
  1. 你Ë好,我来看你啦~
    很喜欢你的文字
    有时间来我的博客,欣赏下我的情感经历~
    等Ë你哦
    离去的身影2010-05-30 13:18 回复
  2. 好文!只是我手机屏幕只显示至“有意思的是,他比我还先受洗。他在思想观念和”!完了!遗憾!是不是您们没有全文发出来?谢谢您们的劳苦!阿们!
    感谢赞美主2017-01-21 16:0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