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与基督教信仰

文/临风 又是四年一度的美国总统大选了。倾向保守(conservative)的共和党,和倾向开放(liberal)的民主党,再次角逐这块政治大饼。美国人似乎对总统这个位子,抱著特别崇高的期望。这个深受基督教影响、作为宪政民主先驱的国家,宗教与政治如何互相影响、互相较劲,是非常值得探讨、值得参考的。 政治行为与圣经原则 政治与宗教如何互动,往往引起激烈的争论(注1)。早年的清教徒认为自己是上帝的“选民”,在应许之地(美国)设立“山上的城”(注2)。其实这世界的政权不是上帝的国,它的性质是世俗的,不是宗教的。只有无形的“大公教会”才可以作为山上的城,照亮世上的国。我们不能把世上的国,当做“山上的城”,而用宗教原则来治理。 美国的宪法支持政教分离的原则,但是近来反对的声音也多。人们引用耶稣的话∶“我的国不属这世界”,以证明这世界与他的国无关,甚至属於撒但。其实耶稣是说∶“我的国不是从这世界来的”(注3),从上下文中我们可以看出,他的国虽然不是从这世界来的,但却是为了这世界的需要而设的。 当年耶稣教导人向天父祷告说∶“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马太福音》6∶10)。这个祷告显明了,耶稣关心这世界的事务,希望天国行事的原则,可以在地上(的国)实现。所以,所谓“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马太福音》22∶21),所指的是这两者虽有权力领域的划分,却没有关怀上、价值上的分割。 为了避免以往被政治利用的误区,美国一批基督徒领袖在今年五月初发表了《福音派宣言》(An EvangelicalManifesto,注4),以阐明、划分政治与宗教间的互动关系。可惜,这虽然是由广受尊敬的基督徒知识分子葛尼斯(OsGuinness)发起的,但是,就像任何由委员会设计的产品一样,为了要相容各方面的意见,经过一年的努力,它的信息被冲淡了,目标变得不明确了。然而,它政教分离的原意仍然是值得重视的。 基督教信仰对候选人的影响 不论是为了拉选票还是表明心迹,今年几位总统候选人都纷纷表明自己基督教信仰的立场。但是,这批人是政治人物,不是传道人。愚民是政治人物的第二天性,所以打“宗教牌”的人,不一定信仰真诚;信仰真诚的人,也不一定就可以做个好总统,因为他是在政治的领域里行使职权。 以小布希为例,他的信仰或许真实,但是他的政绩确实值得争议。例如,经过几年的调查,《参院情报委员会》在2008年6月提出报告(注5),指证布希和其政府官员在伊拉克战争之前,有意歪曲事实,误导美国民众。可见,当时发动战争,是有其它主观因素的,政府似乎并没有做到诚信的原则。又如违反关塔纳摩监狱犯的人权,和处理《中央情报局》探员身分曝光事件(注6),也都不合正直诚信的原则。可见,重要的不是他自称信仰什麽,而是,到底宗教信仰对他行事为人有什麽影响,和他是否胜任总统这个职位。 麦凯恩 直话直说的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是个政治怪杰。他出身於圣公会的背景,多年来一直在美南浸信会聚会。 他曾被囚禁在北越战俘营共五年半之久,备受折磨,好几次濒临死亡,甚至因为受不了虐待,曾企图自杀。最後因著信仰的力量,和同袍难友的支援,他活了下来。 纵使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他仍然保持著个人的尊严。例如,在他被俘半年後,他的父亲接任美国海军驻太平洋的总司令。为了做宣传,越共意图释放麦凯恩回国。但是根据美国军人的行为指南,他拒绝被释──除非所有在他以前的俘虏全体被释!他不让自己的释放成为敌人宣传的口实,这种担当和勇气叫人由衷敬佩。 他几次大难不死,後来回忆说∶“你如果看我的一生,逻辑上我没有活著的理由,因此我将馀生投入於比个人更伟大的事业中。” 麦凯恩还有一个可贵的地方,就是不自以为义。他多次表明,自己并没有完全按照理想生活。他为第一次婚姻的失败自责,他也承认自己在“基廷五杰”(Keating’sFive)弊案中所犯的错误。在这次选举中,他自诩不为争取选票而妥协,在伊拉克战争上的立场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在所有的候选人中,他可能是最不把信仰挂在嘴边,当作政治资本的人。他也不用简单的意识形态来划分鸿沟。他的从政记录显示,他追求建立一个公平、有自觉心、辅助弱势、和强大的美国。无疑地,基督教的价值观深刻地影响著他的人格。 奥巴马 奥巴马是所有候选人中,唯一没有深厚宗教背景的竞选者。然而,所引起的争议,却没有其他人比他多。所以,了解他信仰的心路历程,就更具有特别的意义了。 他在芝加哥担任民权律师,从事社区工作的时候,常常有机会与一些美国黑人教会接触。这些接触坚定了他参与公众事务的决心,也让他肯定自己的肤色,尤其让他认识到,即使是凡人也有完成非凡任务的可能。 这些社区服务的经验帮助他成熟,但也让他意识到,跟他母亲一样,他不属於任何群体,也没有可与他人分享的传统可言。他与黑人教会的交往,彼此价值观相近,给了他些许归属感;他对圣经有相当的了解,对诗歌也颇为熟悉。但是他深感自己的价值观并没有落实在坚固的信仰基础上,也没有投身於具有共同信仰的群体。他虽然自由自在,但却是孤立的、无根的。 他所参加的教会更多关心世间疾苦,也不排除理性的批判思维。这些做法消除了他心里的障碍。最後,他终於走向圣坛,接受洗礼。他说,他的决志,“并不是顿悟,而是经过长期思考的抉择。我的问题并没有一下子消失。但是,当跪在教堂的十字架前时,我感受到上帝的灵在向我呼唤。我把自己交托给他的旨意,献上我的一生去寻找他的真理。” 奥巴马的背景使他更能够尊重各种文化和信仰,不会执著於某种特殊的教义,但也因此遭受到许多“宗教右派”的批评。他对社会公平、公义、福祉,与和谐的关怀,与他的信仰不可分割。不论是理念还是实行,他认为他的价值观和基督的教训非常吻合。 他的信仰经历或许与一般基督徒典型的“悔改”经验不同,可能没有经过所谓“信心的跳跃”那种忽然开悟的经验,也或许没有经历过那种“我一无是处”的心路历程。但是,他的信仰历程是真实的,是个人的,是经过反思的,也并不是出於政治目的的。 美国近年信仰与选举的互动 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原先的分野,主要是经济政策的不同。因为并没有很鲜明的意识形态的分割,所以组成也比较复杂。大体上说,民主党围绕在《罗斯福新政》(NewDeal)的旗帜下,注重保障穷人的社会福利,提高劳力报酬,和公共建设。共和党注重自由市场,和缩减联邦开支。 宗教信仰之成为选举的议题,开始於甘乃迪竞选的时期。因为他是天主教徒,当时一批新教的领袖召开记者会,为美国]] >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