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的眼泪

文/周玮玮

念念祖孙情

出生以来,除了父母,这世界上最疼爱我的,就是爷爷。

人人都称我是爷爷的小跟班,他走到哪,我跟到哪。军旅出身的他,有种浑然天成的威严,虽然身型不算高大,但总叫人敬而生畏。和爷爷在一起,我就像是倚著大船的小帆,天塌下来都不怕。

然而外表威严的爷爷,却十足是个性情中人。举凡字画、戏曲、棋弈无不精通。

记忆中,爷爷床头边的收音机,总是播放著各种戏曲。爷爷兴之所至,无论是京剧、粤曲、绍兴戏,都能跟著哼上一段,自娱娱人。每天一到下午,当他将笔墨纸砚往桌上一摆,我这个小跟班,立即凑到桌边,开始替爷爷磨墨。看起来是爷爷写字画画,孙女服其劳。但实际上,我是垂涎爷爷拿出来的,一罐罐诱人的小点心。有时是一颗颗黑得发亮的龙眼乾,有时是一个个又圆又胖的柿子饼。

一个磨墨,一个写字画画,同时,爷孙俩还品味著各色的风味零嘴,好不惬意!爷爷笔下的字画,就如他人一样,一丝不 ,力道十足。坚轫中有柔性的转折,刚毅中有感情的涌流。或苍松劲竹,或草书楷体,每一副字画都表现出他对人生的积极态度。

突来的打击

然而,自从小姑姑一事发生後,爷爷悠闲平静的生活,全给打乱了。他不再随著收音机吟唱,也不再拾笔写字作画。伤心自责的他,像是连根拔起的劲松,终日躺在床上,唉哼呻吟。

小姑姑是爷爷最疼爱的厶女,只要她跟爷爷开口要求什麽,爷爷少有说不的时候。因为经商关系,小姑姑常要到处周转资金。只要爷爷有能力,他总是尽量帮助自己宠爱的小女儿。却没想到,姑姑後来钱坑愈挖愈大,连爷爷辛苦攒积的退休金都给赔了进去。

一个晚上,几个口气粗鲁的男女,找上门来,说什麽女债父还,要爷爷把小姑姑欠的钱全都还清。莫名的羞辱与诋毁,让爷爷一时间错愕得不知如何是好。这些自称是某某高利贷公司派来的代表,在一阵嚷闹之後,临走前还甩下一句∶“老家伙,我们过几天再来,到时你最好把钱准备好,否则够你受的!”

禁不住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这些不速之客离开没多久,爷爷就扶著胸,跌坐在安乐椅上。爸爸连夜将医生请来家里,经过诊断,证实爷爷是突发性心肌梗塞。就在这一夜之後,硬朗健康的爷爷完全倒了下来。

小姑姑後来因违反票据法而被求刑。从此,更没有人敢向爷爷提起她的名字。爷爷也刻意将有关小女儿的种种,锁在记忆的黑盒子里,不碰也不提。他老人家原本宁静安乐的生活,全让痛心伤感给淹没了。向来把金钱视为身外之物的他,开始对人生充满恐惧与怀疑。每晚睡觉前,爷爷总要把钱包里的钱摊在床上,一遍又一遍地数完後,才安心睡觉。

老树凋零了

去年3月的某一天,我正开车从教会回家。手机响了,“玮玮,快来救我!有人要把我推下楼去。”听出来是爷爷的声音,我赶快安抚他冷静下来。他抽抽噎噎地说∶“你是我的好孙女,如果你不快点来,可能连爷爷最後一面都看不到了!”

在旁照顾爷爷的大姑,这时把电话接下来∶“你爷爷又在使性子了。刚才他没在躺椅上坐稳,不小心跌坐在地上,硬赖著我要把他推下楼!”

近年来,为了方便照顾爷爷,大姑及三叔特意将他老人家接到美国旧金山居住。这个气候宜人的城市,一直是爷爷的最爱。他喜欢一个人散步到海边,吹吹海风,看看海鸟。

然而如今随著年岁渐长,行动不便,他老人家要出趟门,愈来愈不容易。加上白内障和重听,他对影像及声音的敏感度也不若以往。

渐渐的,除了胡思乱想外,爷爷似乎没有其它事可做。他开始将以前的事,一件件拼凑起来,反覆在脑中追忆著。有时甚至虚拟一个情境,让自己活在幻觉当中。他幻想著自己被子女离弃,钱都给拿走;又幻想著自己成了一个通缉犯,所有人都要逮捕他。

爷爷的整个心,被害怕、焦虑占得满满,手中成天握著奶奶的遗照,哀哀地说∶“老伴啊,我好苦喔,带我走吧!”

电话线两端

看到爷爷风烛残年,不仅行动不便,内心更被许多莫名的忧虑给禁锢,我心里好难过,好著急。我能做什麽,来帮助爷爷呢?想了半天,决定用祷告来试试看。

我开始在电话里,将我所认识的耶稣基督,述说给他听。

“爷爷,你所有的愁烦与痛苦,有一个人都知道喔!”

“谁啊?”

“他的名字叫耶稣,是上帝的儿子。”

“耶┅┅稣,耶稣!我听过的。”

“爷爷,耶稣很爱、很爱你,他甚至为了救我们而被钉在十字架上。”

“为什麽他这麽可怜,要被钉死呢?”

“因为我们世人犯了罪。这里的罪不是杀人、放火的刑事罪,而是与生俱来的原罪。”

“什麽叫原罪啊?”

“原罪就像是嫉妒、仇恨、贪婪、毁谤、争竞、忧虑等,让我们与他人交恶的负面情绪。这种负面情绪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却常在我们内心纠缠,以致於使我们困苦、愁烦。”

“喔,那我以前讨厌某人,说他是非,是不是就是犯罪,就是罪人?”

“没错,我们都是罪人。可是我们身在罪中,却不自知。就像是生来在黑暗中行走的人一样,若没有光照,便以为四周漆黑是正常的。罪就好比黑暗,最终会让我们死在无底深渊中。有一个名叫撒但的堕落天使,就想尽办法用罪来辖制我们,好让我们与神分开。”

爷爷若有所悟。

我又继续说道∶“但神爱每一个人,为了救我们脱离罪恶,远离撒但的魔爪,便让他的独生子耶稣,死在十字架上,使我们能藉著耶稣从罪里活过来,并与神和好。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每天忧伤,每刻心烦,神比你更难过!”

爷爷默不作声。

“但是如果你可以把心中的苦闷,诉说给他听。他可真愿意帮你哩!”

“是这样吗?”爷爷半信半疑。

“是真的!只要我们承认自己是个罪人,来到他面前悔改并寻求帮助,他不仅要将你的忧虑带走,还要赐给你如江河般的平安与欢乐!”

“但我怎麽说给他听?他在哪儿?”

见爷爷对耶稣愈来愈有兴趣,我赶紧乘胜追击,“他就在你身边。你睡觉,你起来,你坐著,你躺著,他都知道。所以你随时都可以和他说话。这说话就叫祷告。爷爷,我们现在就一齐来祷告,我念一句,你跟著我念一句。”

“好吧!”

见爷爷不但没有推辞,反而欣然接受,我高兴极了,就在电话另一端,带著爷爷祷告起来。结束时,他老人家还天真得像小孩似地,跟著大声说“阿们!”

硬著头皮问

从那次开始,我便经常通过电话,和爷爷一起祷告。有一次,我还唱起《耶稣爱你》这首歌,让他能藉由音乐,进一步体会耶稣的爱。没想到爷爷一听,就特别喜欢,常要求我唱这首歌给他听。

每回和爷爷一起唱歌、祷告,感觉时光就好像回到童年时,和爷爷手牵手,散步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

(1)条精彩评论:
  1. 祝福海外校园,愿我声声的祝福像悠扬的乐章,在你心中轻柔地响起;借此祝福说声问候,希望你过得更好。 

    紫竹情2010-05-08 00:2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