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性的春节

灵性的春节
灵性的春节

图片来自网络


刘同苏

春节是中国人最大的传统节日。对于一个具有八千年农耕历史的民族,春天的起始不仅是万物生发的开始,也是内心期盼的起点。人丁兴旺五谷丰登恭喜发财,是春节各种礼仪式活动的基调——春节不就是向未来一年发出祝愿的礼仪吗?除夕聚会不就是以合家团圆的仪式,预演一年的人生平安吗?以年夜饭启动的系列大餐,岂不是对丰收与饱足的礼仪化祝愿吗?春联的火红和炮仗的响动,不正包含着兴旺与发达的祈求吗?

去国十几年,春节早就成为我不时从心底深处泛起的怀旧思绪。没有呛锅油烟与饺子蒸汽的衬托,没有七嘴八舌的评论和劈里啪啦爆竹的伴奏,由卫星天线转播过来的春晚,哪里还有除夕的味道?

即使到唐人街,领略了炸出几寸厚纸屑的鞭炮,那硝烟里面,总还是缺少故乡的气息——在北京,那得是火光映红了夜空的每一个角落,爆响将满城的睡梦剪得七零八落,才能在初一清晨的料峭春风中,隐约地闻到作为节日气氛底蕴的淡淡硫磺味道。

美国没有春节,圣诞节大概是最相近的节日了。它是在冰雪尚封盖大地时,就预先报告生命的气息。然而圣诞和春节又是不同的。春节是春天起始的庆典,它以礼仪化的形式表达了人类对来年的美好祝愿和善良祈求。然而,凭靠什么,美善的愿望才能够成为现实呢?吃了花生,就能生育吗?食过年糕,就会高升吗?桌上有鱼了,仓里也跟着有余吗?字倒置的魔力,就足以将福气诱惑到咱们家里来吗?一套套的吉利话儿,未见得招来运气;纷杂繁琐的禁忌,也不一定挡得住灾难的光顾。人的有限,就表现为活在当下——又有谁真能把握明天呢?

然而,圣诞节的盼望,却是建立在一个真实的应许之上。神的儿子降世为人,以十字架上的死担当了世人的罪,经由复活,为世人开通了永生之路。他进入时间,在历史中行过,又返回天国,就将进入永生的通道留在了人间。圣诞节是象征耶稣基督道成了肉身的日子,自这一天起,上帝的永生工程在这个世界上启动,人类才有了永恒生命的期盼。

为谁风露立中宵

他乡漂泊了十几年,比回家过春节更为向往的事情,就是回国庆祝圣诞,因为那才是真正传递春天消息的节日。

2007年圣诞前夕,我回到故土。在北京,圣诞已经是一个不输于春节的节日。大型商场和豪华旅店的耀眼灯光,映照着挂满装饰物的圣诞树;餐厅和酒吧里的喧嚣,流淌着圣诞歌曲;满城川流不息的人,进出着平安夜晚会;圣诞老人的白胡子和红衣服,不仅出现在大厅的装饰或电视屏幕上,也穿在旅店、餐厅里献唱圣诞歌曲的服务员身上。

“平安夜已经成为通用术语,街上、车上、办公室、电梯间、嘈杂的人声里面,频率极高地重复着这个词汇……圣诞成了一种时尚。单是圣诞卡和圣诞礼物,已经足以堆出一个商业季节。

但是,这就是圣诞吗?圣诞带来的春天消息,就是歌舞升平和灯红酒绿吗?

12月24日上午,北京的各个报纸,都在头版刊登了北京市公安局交通大队的通知:为了保证参加平安夜活动的群众安全,当晚8点以后,可能在西什库教堂、崇文门教堂等等附近的街道,实施交通管制,让来往的车辆绕行,以便将整条大道让给因人满而无法进入教堂的人。

据北京家庭教会组织圣诞福音工作的姐妹告诉我,仅西什库教堂一个地方,每年平安夜就有两万人以上在教堂外面聚集。

他们根本无法听到或看到教堂里面的庆典,却在北京寒冬零度以下的气温中,伫立几十分钟,到底是为了什么?

没有丰美的食物,没有亮丽的灯光,没有温暖的厅堂,没有悦耳的音乐,人们却在凛冽的寒风中感受着、领略着,期盼着。这就是圣诞节!真正的圣诞,将人带到一切有形之物无法企及的超越之处。这些尚不认识耶稣的人,就在圣诞的感召之下,将心敞开,向着自己尚不明了的圣地张望。这就是心灵的高度。在这个高度上,除了上帝,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将人的生命充满。

只缘流火如烈焰

小康的殷实,淤塞不住灵魂的追求。北京那些先尝了天恩的小小人群(相对于北美的大批信徒而言),完全浸泡在收获的浪潮之中。我到了北京,马上就被福音的热流席卷。各种圣诞布道的邀请,经由电话或托话,纷至沓来。一个东北的教会,竟然绕到北美教会,找到我太太,向我发出邀请。

结果是,预定的两晚布道,变成了晚晚布道。圣诞主日,从上午9点,我开始了主日崇拜(信息)、教会圣诞庆祝活动,接着是下午的主日崇拜(信息)、洗礼(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