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驿动

文/王国才

当成英语角

十年前,在广州闹市有一个私人教会。牧师是澳门人,在当地相当有名。他白天用粤语布道,晚上则用英语,专门对年轻人。

当时,国内流行“英语角”,就是许多人聚在一起练习英文。我想,到教会听纯正的英语,学习效果可能更好。而且,我还想顺便到教会探探秘∶大家到底在教会做些什麽?於是我就跟一位信教的朋友去了教会。

到了之後感到很惊讶,人很多,一百来人挤在两层的小楼房中。有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也有乳臭未乾的小娃娃。人们大都只能席地而坐,甚至坐在楼道里。是什麽吸引人如此虔诚地信教?我禁不住问。

半小时後,我想退出,因为太累。但要挤出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不想扫朋友的兴,於是便坚持到了最後。离开时却有了意外的收获∶一颗平静的心!在这红尘滚滚心驿动的年代,平静是最难得的。

问终极意义

我不是完全不相信神,但也无法完全接受,因为很难说服自己。一颗自负的心,使我不愿人云亦云,总想在理智上完全明白。

我常对朋友或同事说,世界上最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只有两件事∶一是浩渺无垠的宇宙,一是生命的起源与归属。因此,每当我拿起圣经,就翻到《创世记》,对其它经文则无兴趣(那些复杂的人名、地名,也让我望而却步)。

但读《创世记》总觉得不过瘾,一件惊天创举,仅短短的几章就写完了。於是我又搜看有关的科技文章。当看到宇宙大爆炸理论时,心就凉了。根据这一理论,亿万年後,整个宇宙会归於一点,然後再爆炸,再收缩,循环往复。

尽管亿万年对人的一生而言,是无限遥远的,但人类的一切努力,终会变成徒劳。无论文明多麽辉煌,甚至太阳、星星,乃至银河,都最终归於无!

到底有没有永恒生命,成了我最大的困惑!

拒水中捞月

有一天,我带小孩逛购物中心,碰到一位素昧平生的姊妹,提到了教会。这再次触发了我心里对生命意义的追求。

自然科学探索的是人与物,及物与物的关系,社会科学研究的是人与人的关系,都是此岸的存在。而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约翰福音》14∶6),则架起了一座通往彼岸的桥梁,使人能够走向永恒。而这正是我所探求的。

我第一次到那位姊妹的教会恩雨堂参加主日崇拜,牧师说信神是一种顿悟,无法靠逻辑推理来完成。我从自己十多年的经历,深深地体会到了这一点。因为人的见识实在短浅,有些问题,如果我们只靠自己、不到神那里寻求答案,无异於缘木求鱼,水中捞月!

而且,要等弄清所有问题才信神,那是自我设限,划地为牢。信耶稣要由信心入门,而不是用科学证明,两者属於不同的范畴。理性可以帮助我们明白信仰,但真理却有超越理性之处。

“信”才是智慧的开端!我终於找到了所有问题的终极答案。

作者祖籍湖北,工学硕士,现住加拿大蒙特利尔,从事光电行业。

本文原载于《海外校园》第90期。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