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的男孩不再“阳光”

当我的男孩不再鈥溠艄忖 文/在心 和每个大陆人一样,我在学校里学到的,当然都是无神论。高中时,我非常向往入党。原因是,我身边有个很好的榜样──爸爸。我经常和爸爸交流思想,我知道,爸爸之所以可以那样努力工作,不为诱惑所动,不向坏人低头,都是因为他的信仰,“共产党员有钢铁一般的意志”,以及“为人民服务”。我感动了,愿意接纳爸爸的信仰。 高中生入党并非易事。到了大学,一些有目的的学生,削尖了脑袋,钻到预备党员课程中去。照顾我的老师也拉著我入流。然而,这种功利的做法,打破我对精神支柱的美好向往,我采取的行动是∶避而远之。就此,初期的信仰追求告一段落。 刚上大学的茫然感,很多人都经历过。以前我唯一的生存目的就是考大学,现在,我不知道该把自己定位在何处,不知道自己的实际目标在哪里,不知道自己的生活有什麽意义┅┅ 随著改革开放,人的观念也随之开放了。我这一代人,正是处於思想交替的当口。过去的道德理论不成立了,新的道德理念也建立不起来。说的简单点儿,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没有什麽不能做的。 我总是对自己的良心说∶“我也很无奈啊!我就是要先满足我自己的欲望啊!伤害了别人我也没办法,我以前也被人伤害过啊!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嘛!” 我没有人生的标尺,所有尺度都随著情况、个人感觉等摇摆不定。不论做什麽,我总可以给自己找到一个很合理的解释,安慰自己快要泯灭的良心。 带著这种“时髦的中国思想”,我始终觉得,自己虽然有些做法是怕见光的,但并没有什麽严重的。 到了德国留学,认识了一位无所不谈的朋友。他的阅历比较丰富,见识也比较深刻。只是,在我看来不过有点儿愧疚的事情,在他看来,却是极度的道德败坏,是不可原谅的。 我像在睡梦中被打醒了,心情非常沉重。我再也没法说服、安慰自己,说自己所做的事情是符合道德的。 我的心灵蒙上了一层阴影。我内心开始有一个声音,数落著我过去一切道德败坏的行为,使我不得安宁。我开始觉得,人生白纸上的那些污点,会成为我一生的黑锅。每每想起我就会觉得很沉重,只好像阿Q一样,暂时不去想。 一次看了一场专门放给中国学生的免费电影《耶稣传》,我初识了耶稣。他的思想深邃,使我觉得他像个哲学家。他的话语,更带给我震撼、惊异。 震撼之馀,我也觉得他的很多话难以接受,例如,你要爱你的仇敌┅┅ 更不可思议的是,他被那样残忍对待,钉上十字架,他却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等等。 不懂,不懂,实在不懂! 几个月後,我发现两个好朋友参加了教会的圣经课程,一个德国人讲圣经,一个台湾女孩当翻译。朋友邀请我去,理由是我应该找个德国人定期练习德语,顺便了解一下基督教──这个影响整个欧美大陆的信仰、文化。这样的理由,对於一向追求目的、利益的我,还是很有说服力的。这样解释给父母听,也是非常显出我的理性和成熟的。 於是,我就参加了这个圣经课程。不过,将近半年的时间里,除了每周参加上一次课,我几乎没有读过圣经。有时周末去参加教会的某个活动,也都是因为有好吃的,反正也没白去。 圣经课程中,“生命的意义”、“怎样去生活”这样的话题,渐渐吸引了我(其实,我多年来,内心一直想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而我提出的每一个小的或大的问题,基本都可以得到合理的回答。这使我更愿意讨论圣经问题。 圣经课程中另一个吸引我的地方,是有一位长我7岁左右、为我们翻译的台湾姐姐。她和我一样,不经常发言,不是活泼的类型。但是,她内心的那种平稳,不论回答任何尖刻问题,都具有的平和、耐心的语气,是我长这麽大从未遇见过的。 我向往有她那样的气质,有她那样可靠的圣经知识,有她那样温和的性格,和她从里到外流露出来的平静。她让我感到,她的精神世界中,有一棵参天大树,任何时候,都不会随著潮流弯曲或摇动。又像有一眼源源不断的泉水,不会枯竭┅┅ 我研究圣经的热情与日俱增。在其他人都开始忙於专业学习而不再参加圣经课程时,我便吃上了“单人小灶”,接受一对一的圣经教导。 半年过去了,我试著改变自己的观点,从有神论的角度去看圣经。於是,我明白了很多。 某天,我听到一句话“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死,我们的罪就得以赦免。”这句话正敲在我心口上,我问∶“真的是所有的罪,包括我犯的一切罪吗?”我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天哪!怎麽会有这样的好事呢?我还以为,我的过去会是背上永远的黑锅。可是,在神,竟然是可以去除的! 我从内心发出感激,愿意接受这位爱我、帮我去除心灵重负的耶稣(虽然我对他还知之甚少)。 一个多月後的礼拜天,我坐在教会的第一排,决定开始一个新的人生,一个虔诚信赖上帝、遵守他的诫命的人生。 没有人看到我奇特快乐的表情,但上帝看到了我的心,很奇妙的事情发生了∶第一,我感到所有的罪孽都离开我了,身心极其轻松。第二,以前一直怎麽也搞不明白的圣灵,那一时刻竟然充满了我,许多跟圣灵有关、我以往看不懂的经文,那一瞬间一下子就明白了──原来,以旁观的眼光读圣经,是永远无法明了的,你必须先有信心 趁热打铁,不久,我便和另一个姊妹一起受洗了。 受洗前的课程,非常严肃,教会的长老和姊妹要我再考虑考虑。可是热血沸腾的我,已经无法等待了,天天盼著受洗,正式成为神的儿女。 因为教会比较小,受洗是在一个非常浅的小池子里进行。那是我至生难忘、隆重的一天。我邀请了我的姑姑,表妹和好友。所有的弟兄姊妹和朋友也都穿著很正式。 那样热闹而庄重的场面,本来足以使我紧张,但从早上到达场地,到完成所有仪式、午餐结束,我的嘴都没有合上过,一直兴奋的笑著,是我自己都无法控制的。这对於一向表情严肃的我,实在太不同寻常了。过去,即使再高兴的场面,我一天也不会笑过一个钟头。现在却从早到晚合不拢嘴,不可思议! 这是我生命中唯一这样奇特的一天。大概是神特别赐给我的、喜悦难忘的一天。 洗礼过後的一段时间里,我认为,经过半年多系统的学习,我对基督教已经非常清楚了,没什麽再需要学习的了。所以,受洗後,我反而很少研读圣经。我也很少祷告,因为我总觉得,神无所]] >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