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底的青蛙在告诉我们

文/王人义

“井底之蛙”是我上小学时的一篇课文,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如其说这个故事在讲一个狂妄自大,又愚蠢无知的青蛙的故事,不如说它在表彰我们民族的一种求知精神。它嘲讽了自以为是、以有限的知识为满足的、极端消极和保守的思想;鼓励和赞美了敢於认识自我,走出自我的探索精神。

当可怜的青蛙在有限的空间夜郎自大的时候,它所享受和得到的只是有限的空间,有限的阳光;当它鼓足信心跳出自己的樊篱,更看到了一片在它眼前不断延伸的希望的田野,一个无穷无尽多采多姿的广阔世界。也是本著这种民族的精神,我们的祖祖辈辈,冲破自我,开拓求索,几千年以来前仆後继,产生了无数的思想家,科学家,文学家,农业学家,医学家┅┅使中华文化像一座宏伟的丰碑,树立在世界民族之林。

人类的思绪活动应该是不断进步的,但是,自从西方的理性思潮,在中国用唯物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念表达出来的时候,却产生了极大的文化倒退。我们把唯物主义绝对化,把共产主义理念神圣化。进化论这个尚在发展中的新学科,也就成为了从唯物主义理念中,建立共产主义理想的强大支柱。不知不觉之中,当我们不断地完善唯物主义思想,和中国式的共产主义观念的时候,我们也用它在建造一个密不透风的思想壁垒。这个壁垒像一口井,一个民族文化、思想的井,坐在其中的是我们这些中国人。

不知道读者是否还记得,与青蛙失之交臂的大雁和轻风?是的,我国的改革开放使我们领略到西方“大雁”的雄姿,“西风”之风彩,像长久没有摆动的钟摆,一旦乘著“西风”恢复了生机,立即就矫枉过正,一时间在生活方式上全盘赶超西方了,科技上也是引进西方的先进技术“洋为中用”,可是我们在思想意识上依然恪守陈规,把遏制人肉体眼目情欲的西方基督教精神完全地排斥在门外。结果,色情、贪污、腐败逐渐成了中国社会中无法医治的毒瘤,成为现代中国无法移去的“三座大山”,让中国民族像一苹被囚禁的困兽,面对无法跳出自我之井的惨烈。

凭心而论,一个仅仅只在物质世界有追求的人,他除了金钱、地位、权利之外,还会有什麽盼望呢?人如果也是在“适者生存”的动物世界寻求生机,良心也必然成为生存的负担。所以,就有了像马加爵那样的时代牺牲品。记者在马加爵行刑之前采访他,问他人生最大的遗憾是什麽,他的回答是那样地让我震撼,让我心痛。他说∶“我人生最大的遗憾是没有理想。”

当我们这些曾经在“人类最美好的理想”之中失落的人,来品味马加爵的感叹的时候,我们深刻地感受到,他所说的理想应该是生命的追求,明白人生的现在与将来的意义,并在信心中的仰望与献身。正如圣经中曾经说过的∶“若死人不复活,我们就吃吃喝喝吧!因为明天要死了。”(《哥林多前书》15∶32)没有理想的心灵是空虚的,物质的追求只能使人的精神世界物质化,使神创造的有灵的活人成为一头物质之井中的困兽。

中国人从古到今五千年的文化就是五千年生命意义的寻索,五千年的历史就是五千年人生理想的追求。很遗憾,我们没有追求到。上帝并没有把自己局限在一个特定的文化之中,而是按他自己的心意来选召自己的万民。上帝是一位超越的灵,他像一束射向井底的光,呼唤著在阴暗中失落的人,我们只有承认自己的有限,才有勇气站起来迎接光明,我们只有从自己的有限之中站起来才能发现,原来在我们思想的地平线之外,还有更加美好的天地!

作者现居加拿大,从事福音工作。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